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住手!”

    台下一声暴喝!

    姜老猛然站起就准备朝着台上奔去。

    但是他还没有走两步。

    洪倩的手从空中一挥。

    呲

    长剑贯穿了萧青松的胸膛,鲜血弥漫在他的胸腔,他的脸上满是可可思议,继而是痛苦,最终幻化成了绝望和仇恨。

    “孽畜!”

    看到眼前这一幕,姜老脸色大变,他横空出手,只见一阵强风朝着洪倩袭去!

    “爷爷!”

    路遥急忙催促身旁的路乘风。

    路乘风犹豫了一下心一狠站了起来。

    “弟子过招,生死由命!”

    说着,路乘风大手一会,一股完全压制姜老的力量将他的狂风击退。

    韩青刚刚握紧的手松了下来,朝着远处路遥望去,后者也正看着自己,韩青微微点头,后者轻笑了一下。

    “路乘风,你敢拦我灵寂洞?”

    见到自己的招数被路乘风化解,姜老脸色暴怒。

    路乘风冷哼一声:“这里是浙南,还不是你们徽省,想要在这里嚣张,你要问问我同不同意!”

    姜老一阵气结,立马说道:“甲子决只是弟子切磋而已,点到即止,这个女人要了我灵寂洞弟子的命,难道我不能治她?”

    “点到即止?”

    路乘风冷笑了一下:“昨天这萧青松下狠手的时候,你为何不说这些?”

    “白宗之人能和我灵寂洞相提并论?”

    姜老心中一阵急躁,看着台上的萧青松,后者已经断气。

    死了。

    “萧青松死了!”

    “萧公子死了真的死了”

    “这个女人杀了灵寂洞的弟子”

    姜老袖袍一挥,脸色冰冷,萧青松那是洞主喜欢的徒弟,除了大弟子之外,萧青松是他最喜欢的徒弟了。

    可是现在,这个弟子就这样死在了浙南的甲子决,若是洞主知道,定要降罪于自己,姜老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但是对面路乘风依旧坚定,他虽然年老,但是脸上的威严却不弱分毫:“无论如何,白宗都是我浙南宗门,我路家自持浙南武道领袖,若是让你这样欺辱我同门,以后我路家还有和威信?如何对得起浙南同门的敬重?”

    “好!”

    “路老说得好!”

    “路老乃是真英雄!”

    “这里是浙南,不是你们徽省!”

    路老一席话,群情躁动!

    虽然大家都看不上白宗,但是路老这一番话却尽显浙南修炼之人的风采,灵寂洞虽强,但这里是浙南,不是他们可以随意烧杀的地方!

    姜老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但是他也深知路乘风的实力,堂堂宗师绝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此时,他只能看向冯一山大喝:“冯家主!难道你不说点什么吗?我灵寂洞弟子死在你甲子决台上,若是没有个说法,我洞主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路乘风出手的时候冯一山就知道事情已经失控了。

    现在,他恨不得亲手将白宗灭门!

    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脸色一冷,他站了起来看向路乘风:“路老,这事是灵寂洞和白宗的恩怨,你就不要插手了吧。”

    “父亲!”

    听到冯一山这么说,一旁的莫邪急忙劝说道。

    “闭嘴。”

    冯一山一甩莫邪的手,他何尝不知道现在民心所向,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

    和台下这些所谓的民心比起来,灵寂洞对自己更加的重要。

    “不是我要插手,而是他一个老辈,对小辈出手,我看不过去,更何况这里还是浙南,我若是坐视不理,以后怕是无人服我路家。”

    说着,路乘风撇了冯一山一眼:“难道,冯兄要亲眼看着灵寂洞灭我浙南同门么?”

    冯一山脸上一阵青,几句话,路乘风这老狐狸就把自己放在了浙南的对立面,但是此时他已经站了起来,既然已经选择了灵寂洞,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要力撑他。

    “路老,听我一句劝,莫惹这是非。”

    冯一山背负双手劝说道。

    路老冷哼了一声,原本他是不准备管这些事情,但是耐不住路遥不停的对自己使眼色,他极宠自己这个孙女,再加上他年事已高,对浙南感情极深,坐看白宗这样的没落老宗门被外省宗门所欺,怎能坐得住。

    “我若是不听呢?”

    路乘风淡淡的说。

    整个大棚内瞬间冰冷了下来。

    冯一山,路乘风。

    浙南最强的两个人,此时,竟然因为白宗对上了!

    “路乘风!我再一次警告你,洞主若是责怪下来,到时候请一些客卿就能将你路家灭门你可知道?”

    姜老威压道,他虽然实力不如路老,但是背后灵寂洞才是他真正的依仗。

    “呵呵,老夫倒想看看,我路家真如你说的这么不堪一击?”

    路乘风傲然而立,老头子的脾气上来之后,什么都不管了,几个客卿就想灭我路家?那我路家在浙南经营数十年真是白搭了。

    冯一山看到事情越发不可控,只是轻咳了一声:“姜老,要不然今天的事情我们下去商量?今天的比试就暂且这样吧。”

    冯一山知道,自己虽然站在了姜老一边,但是路乘风这老东西现在却站在了浙南的道义这一边,自己若是此时和他翻脸,怕是日后整个浙南都会不服他们冯家。

    为今之计,只能是用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而且,现在这个形势,莫邪刚刚和路遥大战,内耗十分严重,而那洪倩完全看不出深浅,此时交手,怕是凶多吉少。

    暂且现将这边安抚下来,什么事情背后解决就是了。

    听到冯一山的话,姜老虽然还想再说两句,但是也知道现场人多,若是真闹起来,对他灵寂洞的口碑也不是好事情。

    “哼,路乘风,你给我等着,明天便是师字辈对决,到时候自然有你好看!”

    姜老冷哼一声,安排人激昂萧青松的尸首抬走,不再多说气哼哼的离场了。

    路乘风依旧站在那里,丝毫不惧。

    “老朽等你!”

    冯一山叹息了一声走到路乘风身旁:“路老,你这是何必呢,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就是了,何必趟这趟浑水呢?本来只是白宗一家的事情,现在上升到了整个浙南的高度,你太冒失了啊。”

    站在一旁的路遥冷冷的看着冯一山,这个男人城府极深,三言两语就把罪责放在了爷爷的身上,其心可诛。

    莫邪脸上有几分尴尬,见到冯一山还想再说,他硬拉着他离开了大棚。

    此时,大棚内也有不少人跟着离场,虽然路老刚才说得好,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站在白宗一边的路家,已经将自己置在了悬崖边缘。

    和冯家和灵寂洞比起来,一个路家,远远不够,更别说还有一个形意拳的谢老对白宗虎视眈眈了,要知道,谢老可也是一位宗师高手啊。

    “唉”

    不知道是谁叹息了一声,刚才还群情激昂的浙南修炼之人,逐一散去。

    感情归感情,对于他们来说,理智才是最重要的。

    十几分钟之后,整个大棚内就空空如也了。

    只有洪倩依旧站在擂台上,一脸无悔,血债血偿,说到做到。

    白老脸上有着浓浓的歉意,他朝着路老走去,还没到身边就深深一拜:“感谢路兄大恩!我白宗上下无以为报”

    路老看了一眼白老,摇摇头叹息了一声:“事已至此,就不要再说别的了,想想明日如何对付他们才是,到时候擂台上切磋,他们必然会对你下死手的。”

    说着,路老的眼光看向了一直坐在一旁的韩青。

    这个年轻人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从白宗被灵寂洞威压开始,若不是自己出手,现在洪倩怕是已经被姜老斩杀了,但是这个白宗的客卿却一直无动于衷。

    他,究竟是什么人?

    就在这时,除了他们之外,大棚内还有一家未走。

    三十三天宫。

    此时,在黄灵儿的带领下,三十三天宫的人马走到了韩青的面前。

    “先生,若是明日需要,我三十三天宫愿意出手相助。”

    黄灵儿客气的说。

    随即,一位老者从人群中走出,一股强悍的力量开始在他的周身波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