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莫邪!下手不知道轻重,怎么能路遥姑娘这么狠呢?”

    冯一山站起来轻叱道。

    路乘风的脸色阴沉,冯一山的话停在他的耳中就像是莫大的嘲讽一样,但是自己孙女败了这是真的,技不如人又能怎样。

    老人走上台将路遥搀扶着走了下来。

    莫邪脸上有几分愧色,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刚才两人都已经用出了最强杀招,稍有不慎败得的就是自己。

    “路师妹,待会我会让人送上好的丹药给路师妹疗伤的。”

    他抱拳歉意的说。

    路乘风冷哼了一声:“丹药我们路家也有,就不需要师侄的好意了。”

    莫邪一阵尴尬,但是站在台下的冯一山却毫不在乎,他招招手:“莫邪,快下来吧,下一次比试不要这么认真了,你这孩子什么实力你自己不清楚么,就会欺负人。”

    冯一山的话让整个路家之人都陷入了愤怒。

    但是成王败寇,胜利宣言永远属于胜利者。

    整个大棚内也是一片安静,当看到莫邪成为最终的胜利者之后,有人欢喜有人忧。

    冯家如今已经是浙南的第一世家了,原本唯一能抗衡的就是路家,现在路家的弟子也败了,而冯一山本身的实力据说就是路乘风都未必是对手。

    也就是说,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冯家的霸权,都无可取代。

    这一战,莫邪也受了不轻的伤,但是终究是胜利了,而且冯家肯定有丹药供他恢复,虽然时间短,但是依旧足够他恢复一些实力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现在莫邪少主也受伤了,虽然有丹药服用,但是待会萧青松和洪倩的比试肯定是一边倒,不知道莫邪少主到时候面对一个全盛的萧青松还能不能坚持得住。”

    “是啊,虽然灵寂洞是大宗门,但是这里毕竟是浙南,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灵寂洞要是夺了甲子决的头魁,说出去不是让别人看我们浙南的笑话么?”

    “我想应该不会吧,听说冯家和灵寂洞的关系不错,冯一山家主还是灵寂洞的客卿呢,应该不会窝里斗吧。”

    听着下面的喧嚣声,冯一山心里爽快,这就是他要的效果,浙南,是他的天下。

    给了站在擂台上的执事一个眼神,后者点点头朗声道:“那么,接下来便是下一组对决。”

    说着,他走下了这个擂台,登上了另一个擂台。

    此时,洪倩和萧青松已经站在擂台上一段时间了,刚才莫邪和路遥交手的时候,两个人就站在这里一边看一边等。

    如今,两人的比试一开始,人群就朝着这个擂台涌来。

    “虽然没什么悬念,但是也好看看这个萧公子到底什么实力,昨天的白志明完全没有逼出他的全部实力嘛。”

    “我看这个洪倩也悬,她和白志明的修为好像差不多,最多也就是资质好一点而已,但是白志明只能扛住灵隐二式,这个洪倩极限估计也就三式了。”

    “对啊,重点是灵隐三式还只是萧青松的前戏,谁知道他后面还有什么手段。”

    “白宗完了。”

    “凶多吉少。”

    萧青松听着下面的议论,心中也很赞成,他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洪倩,深处了自己的手。

    然后,四根手指收了回去,只剩下一根中指。

    摇一摇。

    “小师妹,还是昨天那句话,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你是女孩子,我这个人呢,最喜欢的就是辣手摧花了。”

    说着,他猥琐的笑了一下:“认输,完完整整的下去,不认输,昨天你师兄就是你今天的下场。”

    萧青松的话音落下。

    台下的人也跟着起哄起来。

    “小姑娘下来吧,这里不是你该站的地方。”

    “难道还想重蹈昨天的覆辙么?识相的就赶紧下来吧,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上来丢人现眼。”

    “白宗的人怎么都这么犟,也不想想他们的对手是谁,萧公子,这可是咱们浙南灵寂洞的骄子!”

    “别,别让她下来了,既然她想上去送死,那就让她消耗一点萧青松的灵气吧,待会也好给莫邪少主多点胜算。”

    “没错,上去当炮灰还是能拖延一点时间的,也好让少主恢复恢复。”

    百老站在台下脸上一阵青白,白志明拍了拍他的肩膀:“师父,师妹可以的。”

    听到白志明的安慰,白老才缓了一口气。

    就算是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徒弟,自己也会坚信,她可以。

    “出手吧。”

    看着萧青松的脸,洪倩只觉得心中一阵仇恨,这个男人,昨天曾经想当场斩杀自己的师兄,若不是最后收手,现在白志明已经不在了。

    而就算是他最后收手了,要不是有韩先生,白志明也不可能下得了床。

    听到洪倩的话,萧青松冷笑了一下:“我看你和你师兄是真的不知道灵寂洞的威严不可触犯么!”

    萧青松愤怒了。

    天地间的氛围骤降。

    一股不亚于之前莫邪和路遥的灵气开始酝酿。

    “你们白宗算是什么东西?江南的任何宗门,站在我萧青松,站在我灵寂洞之前,都要避让三分!你小小白宗惊人一而再的挑战我,要脸么?”

    萧青松的言语中充满了气愤。

    “要脸么?”

    洪倩笑了。

    “这三个字,是不是应该我来问你。”

    洪倩轻声说。

    萧青松脸色一沉:“小师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么?”

    洪倩面色如水:“对你。”

    比试还没有开始,火药味就已经十足。

    没有人能想到洪倩这个看起来柔弱性子也清冷的姑娘居然能说出这样的狠话,实在让人刮目相看。

    “那就死吧,你们这种小宗派,就不配存在。”

    萧青松愤怒化作寒冰,只见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在空中开始画符,一道道灵气在天地间乱窜,风声伴着指破虚空声音,他杀气昂然的盯着洪倩。

    “灵隐三式。”

    他低声呢喃,充满煞气。

    “你师兄死在第二式上,你又能坚持到第几式呢?”

    话音,落下,三符同时显现!

    更胜昨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