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孤山是独立的一座山峰,黑夜中山影绰绰颇有几分恐怖。

    孤山上人不多,但是却有几家酒楼,都是有背景的人在这里开的,能在这里开酒楼的,自然不怕事。

    荣鹏天在订了一家叫做孤山寒亭的酒楼,装修也算是清雅,但是明眼人看得出来这清雅是多少金钱堆砌出来的。

    “这里月黑风高,很适合杀人,但也很适合逃跑,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有利有弊啊。”丁典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说道。

    坐在椅子上,荣鹏天轻笑了一下:“杀人是我们的事,逃跑是他考虑的事情,有丁师傅在生杀大权都在我们手上。”

    “毕竟是内气高手,还是多留一个心眼。”丁典提醒了一下,但是心中颇为自得,自己在杭城开泰拳馆这么多年也算是有了名声,平日里战胜的虽没有内气高手,但是心气颇高,就算是内气高手来了,自己不也是内气高手?

    为了今晚好做事,荣鹏天把整个寒亭都包了下来,所有的服务员都换成了荣鹏天自己的人,门口两个魁梧的保镖守着,通往二楼包间的楼梯上更是站了两排人,各个携带着武器。

    而荣鹏天在二楼包间,稳坐泰山。

    混迹杭城十数载,他天哥可是刀山火海中走出来的人物,这么多人手再加上丁典甚至是韩青,还怕什么?

    亲自出阵带了自己所有的高手,若不是丁典说的什么内气,荣鹏天甚至不认为管狼能够走上二楼,一切都是为了以防万一。

    韩青喜欢安静,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品着茶看着远处的山和月心中舒畅。

    孤山之上一寒亭,举目四望皆远方。

    确实有几分意境。

    皎月越发灿白,繁星开始浮现,众人已有几分不耐。

    韩青耳朵一扯,过了一会丁典猛地睁开双眼:“来了。”

    果不其然,只听楼下一阵打斗声,忽的两声惨叫,亦或是呻吟,再就是寂静,荣鹏天的额头开始出汗,而丁典的脸色也肃然起来,如临大敌。

    咚咚咚。

    脚步声沿着楼梯走上来,就见包间的门口一个阴冷的男子从容的站定。

    “荣鹏天,我来了。”

    天哥强装镇定后退了两步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多年的大佬气息让他忍着惊恐,丁典给了弟子一个眼神,后者默默的站到了管狼的身后,将门观赏。

    韩青,依旧凭窗赏月。

    “怎么,不欢迎?怕了?”管狼悠然走到了天哥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天哥似笑非笑的说。

    荣鹏天心心理素质还是可以的,这个时候依旧镇定自若:“管狼,当年的事情是我做的绝了一点,凡事好商量。”

    “好商量?”管狼奸笑了一下继续道:“若不是我命大,今天怎会还有和坐在一起商量的机会?当年你对我赶尽杀绝,我逃亡海外修炼多年,就是为了今天。”

    说着,管狼阴测测的看着荣鹏天一字一句道:“你的命,我要定了。”

    “没得商量?”荣鹏天还在试图各退一步。

    “除非把你所有的产业都给我,你,去海外。”管狼敲着桌子念道。

    此时,天哥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善终了,心中的傲气也冲了上来:“你真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了?”

    “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么?”管狼戏弄的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自己身旁的丁典弟子。

    荣鹏天仰天长啸,大手猛的一拍桌子朝着丁典抱拳:“丁师傅,还是得看您的了!”

    丁典微微颔首给了弟子一个眼色:“昌平,上去给他点颜色。”

    身形魁梧的年轻人点点头朝后退了两步深吸一口气看向管狼,然后做了一个泰拳迎战的姿势。

    “昌平虽是华夏人,但泰拳却很精通,算是我的得意门生了,内气隐然成型,管狼未必是对手。”丁典胸有成竹的说。

    “这种货色算是什么东西?”管狼摇头笑着:“罢了,既然你上来讨教,那我就给你指点一二,全尸是我对你最大的敬意。”

    “口出狂言!”昌平也是个急性子,再加上平日里被丁典夸赞不少,信心十足哪里听得下管狼这种侮辱,上去就是迅猛的一拳。

    只见坐在椅子上的管狼一抬脚,站都没站起来,咣当一声,昌平的身子就砸在了墙上,登时昏死了过去。

    “昌平!”丁典脸色大变焦急的看向自己的底子。

    腹部一个凹陷,脸上满是血迹,已然是奄奄一息。

    “该你了。”管狼嘲弄的说,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此时,丁典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镇定,昌平的实力他是清楚的,就算是自己这个师傅都不能一击战胜,可想而知这个管狼有多么强悍了。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到了这个时候,丁典也只能鼓足勇气上了,但是当他看到管狼瞳孔中的那一抹嗜血之后,心中还是发凉。

    “在下杭城泰拳馆总馆长丁典,请指教。”虽然心中没底,但是面子要做足。

    “这个时候要指教了?哼,怕死了是吧,动手吧!”管狼知道丁典心中已经发憷,无情的嘲讽。

    被如此揭穿,丁典终于是被激怒,就算是自信不足但是怒气一来内气运转,朝着管狼就扑了上去!

    砰!咚!咣当!

    顷刻间两人就纠缠在了一起,就像是两条长蛇一般辗转腾挪,空气之中阵阵破空声,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这就是内气么我算是开了眼了。”荣鹏天心里五味杂陈,现在他觉得自己叫丁师傅来实在是太明智了,这样的管狼,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对付的。

    想到这些,荣鹏天更希望今晚丁师傅能够斩杀管狼了,否则自己今晚必定是在劫难逃,自己在杭城终究是眼界窄了,如今的天下竟然有这样的高手,看来以后无论如何都要花大钱请来一个内气高手才不怕事啊。

    嘣的一声!中间的餐桌陡然劈成了两半,两道人影猛的分离,其中一个人影连着倒退了七八步,最终靠在了墙上。

    众人定睛望去,倒吸一口凉气,一手扶墙一手扶着胸口的真是丁师傅!

    而另一道人影管狼虽然也倒退了两步,但是气色却好很多,只是喘气粗了点,傲然道:“我师从海外龙门宗师裘万山之下,苦练多年内气已然一流,你还差些火候,杭城只是偏安一隅,天下英雄岂是你能懂?”

    丁典吞了吞口水拱拱拳:“原来是宗师门下,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在下甘拜下风。”

    此时在场最绝望的莫过于荣鹏天,当看到丁典已经认输之后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绝境,他迅速的后退了两步大手一挥,又是十几人冲进了房间内。

    “动手!”这些人是荣鹏天从外地请来的绝顶的打手,其中两个更是带枪,这是荣鹏天最后的希望了。

    但这最后的希望,也变成了最后的绝望,只见管狼一拍桌子,一个盘子瞬间粉碎,而管狼大手一挥,玻璃碎片朝着十几人激射过去!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两名枪手更是直接被射瞎了双眼,鲜血还在不断溢出。

    只是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管狼就解决了荣鹏天所有的人,这些人死的死伤的伤,有一战之力的人除了望月的韩青之外,再无一人。

    此时的荣鹏天面色惨白,他看了看窗户。

    “我劝你还是不要多想了,跑不掉的,你跳窗之前我就能手刃了你。”管狼阴冷的说。

    “狼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这样,我所有产业的一半!一半!全部给您可好!饶了我这条狗命吧!”荣鹏天双腿颤抖央求道。

    “全部。”管狼踏前一步寒声说。

    阿龙握紧拳头挡在了荣鹏天的面前,但是一脚就被踹飞了。

    噗通一声,荣鹏天跪了下来,满脸都是绝望,这一刻,他所有的尊严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不值一提,他想要的,只有命。

    “狼哥,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求您了,我错了,我错了求您了!”头就像是捣蒜一样,不停的敲击着地板,不一会地板上就沾满了血迹。

    “哈哈哈哈,荣鹏天,你也有今天啊,我实话告诉你吧,以我如今的能力,在杭城也能混出一片天地,何须你那点资产?我要的,就是你的命。”

    说着,管狼一只脚踩在了荣鹏天的头上,那种大仇得报的感觉酣畅淋漓。

    丁典站在一旁心有余而力不足,荣鹏天毕竟和他不是一条路上的,犯不着为了荣鹏天搭上自己的性命,而且就算是自己以死相逼也拦不住管狼啊。

    阿龙挂在残破的饭桌上,看着自己的老大就这样被人欺辱心中苦涩,但是现在的他动一下都不行,想拼命都不行。

    死,荣鹏天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字的威胁。

    突兀的,角落中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荣鹏天,你说我是出手呢,还是继续赏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