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秋水长剑。”

    白老脸色一震。

    “师父,这秋水长剑很厉害么?为什么叫长剑呢?我看没有韩先生给师姐炼的白刃长呢。”

    白志明也看到了路遥手上的那把长剑,隐隐的,他能够感受到这把剑传来的灵气波动。

    白老啧啧两声解释道:“这秋水长剑很少有人知道,我能知道也是因为当年年轻的时候和路家一个内家长老相识听说了一点。”

    “秋水长剑,取名秋水,乃是因为它实在秋季锻造而成,而水的意思是,长剑炼制好了之后曾经在大明湖中浸泡数载,最终才出水而成,然名秋水。”

    白志明眼神闪烁,看向台上的秋水长剑也有些动容。

    一把剑,竟然还需要这么的门道。

    锻造,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掌握的啊。

    “北方的那位锻造大师据说和路家有过一段交情,所以才愿出手锻造秋水长剑,而那位大师在华夏的北方颇负盛名,很多人想要让他出手锻造一件兵器都被拒绝了,甚至有过一位宗师高手用三年护身来相求于他,依旧被拒绝了。”

    “这么厉害?”

    白志明惊呼出声。

    一位宗师的三年护身待遇,等于说请了宗师当保镖啊!

    这样的待遇,整个华夏能有几个人有呢?

    但是依然被那位锻造大师拒绝了,可想而知,这锻造大师的架子有多大了,同样的,架子越大,手艺越强。

    韩青听着二人的对话,心中了然。

    借助秋季天地灵气浓郁,加上大名湖水水中灵气的渗养,这秋水长剑确实比一般的武器要强很多。

    至少,对面莫邪的凤嘴刀就不是对手。

    而这也是韩青不认为莫邪胜券在握的一点,武器加持带来的差距。

    莫邪本身修为虽略高一筹,但是这差距,在秋水长剑一出,荡然无存。

    砰!

    正在众人还在为路遥的秋水长剑惊叹的时候,台上的两人已经再度交手!

    在秋水长剑的助威之下,莫邪的凤嘴刀开始渐渐不支,每一次的碰撞都能感受到浓浓的灵气交错,但是慢慢的,莫邪开始后退。

    直到到了擂台的边缘。

    长剑在路遥的手中如同她的手一般灵活,每一招一式都让莫邪眉头紧皱。

    “好!”

    终于,再退一步便要下擂台。

    当所有人都以为莫邪已经到了绝境的时候,甚至路遥可能要胜的时候。

    他大喝一声。

    令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路遥的背后,一张符文凭空出现!

    嗖!

    没有任何的犹豫,这张燃烧着火苗的符文朝着路遥的后脑勺冲去!

    面前的莫邪,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路遥师妹,大意了。”

    路遥脸色一紧,下意识的旋转身子放弃眼前的优势,但是符文好像长了眼睛一眼,始终紧紧追着路遥。

    “叱!”

    她秀眉一簇,食指在剑刃上划过,只见秋水长剑一阵白光闪耀,而路遥也强行转过身子,用长剑,击符文。

    滋

    烈火燃烧的声音。

    台下众人一片紧张,形势瞬息万变,刚才还是莫邪被逼到死角,转身路遥就被压制,一切都因为莫邪的暗度陈仓。

    “好手段!”

    “莫邪少主果然风姿卓越!”

    “这一招,路小姐难逃了”

    坐在台下的冯一山频频点头,脸上满是得意之色,而远处的路乘风则是面色铁青,显然他也没有想到莫邪竟然能想到这一步。

    那符文,根本就是六符之中的一符,在路遥第一次暴击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六符全部被打爆,但是事实上,电光火石见,莫邪隐下了这一张。

    而现在,突发奇效。

    嘶

    路遥一跃,终于摆脱了这张符文,而符文在秋水长剑的刺激下,也终于渐渐消失。

    但是这时,人们发现路遥的额头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

    “师妹。”

    就在路遥刚刚缓过神的时候,莫邪的声音再度传来,只见他一身白袍屹立在原地,口中念念有词。

    “遥儿!”

    台下路乘风感受到莫邪身上的能量,急忙叫喝了一声。

    “路老,看来这一次胜利者,依然是我们冯家了。”

    冯一山得意的笑着,欣慰的看向台上的莫邪。

    “法性咒!”

    莫邪眼睛猛的一瞪,只见一股淡白色的灵气在他周身开始荡漾!

    “道乾高手,在加上冯家的法性咒!绝顶高手亦不能相抗!”

    “路小姐!快躲!”

    台下众人惊呼。

    但是路遥却没有一点的退缩,她眼神清冷,虽然有些喘气,但是依旧撑起了长剑,在虚空中一划,她美妙的身子再一次腾空而起。

    “斩月!”

    她娇喝一声,只见秋水长剑光芒大盛,朝着莫邪直刺而去!

    “斩月,这是路老当年自创的斩月”

    “没想到路小姐年年纪轻轻竟然已经能够使出斩月,太强了。”

    “斩月对上法性咒,真是难说啊。”

    “冯路一战,在此一击了。”

    终于,在众人的注视下,长剑和那灵气幻化而成的符文碰撞在了一起,莫邪的眼神坚毅,而路遥也不遑多让。

    台下,就连冯一山和路乘风这样的高手都握紧了双手。

    远处,萧青松的直直的看着两人的交战,眉头紧锁,他自问,若是自己遇上两人中的一人,都不敢说能取胜。

    “还好,我的对手是她。”

    这样想着,萧青松看了一眼洪倩,松了一口气。

    不管冯路之战到底谁胜谁负,必然会消耗太多的精力,就算是能赢,也要自伤八百,而自己解决掉洪倩不费吹灰之力。

    这一场甲子决。

    自己想拿下,易如反掌。

    锃

    剑鸣声不断,只见站在地上的莫邪猛然后退了数步,脸上有着强忍的痛苦,捂着自己的胸口,能够看到,那里一丝丝的血迹开始弥漫。

    “难道莫邪败了?”

    “冯家输了么?”

    “莫邪怎么会败呢?浙南第一人的名声,要易主了么”

    台下观众呢喃着,看着眼前的一幕,虽然有人想过,但是当莫邪真正受伤的时候,又是那么的不可置信。

    但就在大家以为胜负已分的时候。

    莫邪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

    “师妹,承让了。”

    只见他松开了捂着胸口的手,看向空中手握长剑的路遥。

    倏

    她的眼神微弱,仿佛在拼命的维持着自己的神志,只是到了最后,终究无力的一松手,秋水长剑插在了擂台上。

    而她的翩翩身姿,也随风落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