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志明那点伤势,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

    要看是谁来治,如果只是一般人的话,面对白志明的伤势必然是束手无策,唯一的选择就是帮他保命,之后的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但是对于韩青来说,一枚一品丹药足以。

    白志明如今的修为也就是刚刚摸到了筑基前期的门槛,丹莲初生,因为强行燃烧丹莲发动白宗的传承功法,再加上被萧青松一击,修为乃至根基都大损。

    但是这些大损,在一枚一品丹药面前,顷刻间化为乌有,韩青用了小半天的时间,终于炼制出了一枚一品丹药,但是这枚丹药要叫什么名字,韩青也不知道。

    他只是用了一些弥补根基以及恢复灵气的药材,然后依据前世的一些经验炼制出了一枚丹药而已。

    白志明服下之后,一个小时就活蹦乱跳了。

    他的丹莲很所有的伤在修炼之人还很弱的时候,都是最好弥补的,正因此,白志明刚刚踏入修真一途数天,几乎可以说不存在什么根基受损。

    一枚一品丹药不仅能让他恢复,甚至还能给他突破的机缘。

    “师父,我觉得我现在力大如牛,好想放声高歌”

    这是白老他们进到房间之后白志明说的第一句话

    白宗的出场给了所有人意想不到。

    尤其是灵寂洞的人。

    萧青松脸色阴沉,心头不断猛跳:“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身旁的姜老也是面色严肃:“难道说他们之中还藏着一个炼丹大师?”

    萧青松深吸一口气。

    炼丹大师。

    那可是比锻造大师还要强悍的存在啊。

    虽然武器和丹药都是修炼之人最好的加持,但是和武器比起来,炼丹的效果无疑更好,除非能够找到一件绝世神兵,否则相信更多人会选择丹药。

    毕竟,丹药带来的加成都是自己的,而武器只是一时。

    “大炼丹师”

    萧青松看向了站在韩青身后的刚壁,随即又摇摇头:“不可能是他,他本身的修为已经很强了,估计只是也是武道先天高手,若是他真的有这炼丹实力,估计早就到了宗师境界了,怎么可能还守着那小子难道”

    “是那个小子。”

    姜老低沉了一声。

    萧青松眼神一闪,果然姜老和自己想的是一样的。

    到了现在,他突然有些后悔了。

    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是锻造大师加上大炼丹师的话,自己为何要与他交恶呢

    同时身怀这两项绝技,整个江南怕是都找不到第二人了!

    “越是这样,这个人,必须除掉,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机会再后悔了。”姜老为人老辣直接说道。

    萧青松叹息了一声,知道此时确实没有回头路了。

    不除掉他,以他的热门,未来完全可能成为灵寂洞的心头大患。

    “查清楚了么?”

    冯一山看着走到自己身旁的冯三川说道,远处白志明的突然出现让他越发不安起来。

    冯三川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下:“大哥,还记得方世红么?”

    “方世红?”

    冯一山思索了一下:“浙北那个老头?这老东西现在不是在浙南了么?我记得还是我们帮他过度到这边的。”

    冯三川点点头:“这老头当年在浙北混不下去了,来到浙南,对我们也算是尽心尽力,给了他点好处让他身子熬了过来。”

    冯一山看向三弟:“这个时候说他做什么。”

    冯三川摸了摸喉头:“白宗的事情还有那小子一直没有查出什么来,不过昨天这个方老头突然说要见我们,说是有大事情要告诉我们,让我们提前做好准备。”

    “大事情?”

    冯一山楞了一下:“还让我们提前做好准备?这老东西嘴里能有什么大事情?”

    说完,他摇摇头:“今天他若是到了,让他直接来这里找我。”

    白宗的出现带给了所有人震撼。

    但是甲子决还是要照常进行的。

    冯家执事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白宗众人,朗声宣布:“甲子决,头魁之战,现在打响!”

    哗!

    台下众人一阵躁动,山呼海啸的呐喊声不绝于耳,这些修炼之人并非每个人都有宗门,也有不少山野之人,脾气性格都暴的很,这场面足够他们热血沸腾了。

    “抽签!”

    执事大喝一声,一个签筒被弟子端了上来。

    “一共是三个签,上面有这次甲子决进入到现在的四强名字。”

    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这四强是谁。

    “还是老规矩,冯家弟子上来抽签,也就是莫邪少主,这三个签就是路小姐和萧公子,以及白宗洪倩。”

    只是抚摸着胡须:“莫邪少主抽到谁,谁就会成为他的对手,而剩下的两人,自动成为对手。”

    说着,他后撤了一步。

    “少主,请。”

    莫邪淡淡一笑走上了擂台。

    而跟在他的身后,路遥和萧青松也走了上去。

    洪倩看了一眼上去的三人,心中有几分紧张,身旁白老拍了拍她的肩膀:“倩儿,上去吧,师父,师兄,还有韩先生和刚壁兄都在下面支持你。”

    听到师父这么说,洪倩心头一暖看向韩青。

    “不怕。”

    韩青轻轻一笑。

    洪倩瞬间觉得一起都不再恐惧了,有了韩先生的话,她无所畏惧。

    “师妹,血债血偿。”

    就在洪倩刚刚迈出步子的时候,白志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洪倩身子一顿,重重点头,眼神望向萧青松,一股杀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血债血偿。”

    当洪倩也最终站到台上之后,本届甲子决的四强就全部出现了,莫邪冲着三人一一拱手,然后让人不让的走到了签筒前。

    屏气。

    每个人都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一个长签被抽出。

    莫邪轻吸一口气,看了一眼,脸上闪过了一抹笑意,身后,冯家执事走了上来,将签接过看了一眼。

    “莫邪,路遥。”

    哗!

    “莫邪抽到的是路小姐!”

    “天!这是提前上演的头魁之战啊!”

    “冯路两家,终究还是要一决高下了么?”

    “太刺激了”

    “那岂不是说洪倩和萧公子自动成为对手了么?”

    “哈哈,刚好了一个白志明,小师妹又要卧病在床了,这一次,我看还能不能救好她。”

    两组对决,激荡人心,显然都是最好的安排。

    四个青年,昂首站在台上。

    各自心怀打算。

    莫邪面带微笑,看不出什么不同,而路遥依旧清冷的站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倒是萧青松脸上带着一抹得意,不时瞄向洪倩。

    “看什么看。”

    洪倩低声说道。

    “你忘记我说的话了么?”

    看到洪倩张嘴,大家瞬间安静了下来。

    “血债血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