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白老他们回来之后,躺在床上的白志明已经平息了下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脸上没有了之前的痛苦。

    “先生,药材。”

    将药材递给韩青之后,白老和洪倩就在韩青的指示下离开了房间。

    关上门。

    韩青要炼丹了。

    喝一口茶,清一清心,他盘坐在客厅中央。

    丹药,又分为内丹和外丹,通常来说,内丹对于修炼之人更加重要,因为他是滋养身性,衍化万千的绝好帮手,是由内而外的一种改变,好的内丹,可以让人修为大增,继而帮助修炼之人突破瓶颈,修为再上一层楼。

    固基,突破,内丹皆可。

    但是这并不是说外丹就不重要了。

    炼丹,为炼制外丹与内丹的统称。地球上的外丹术源于黄老道,是在丹炉中烧炼矿物以制造仙丹。其后将人体拟作炉鼎,用以习炼精气神,称为内丹术。外丹术指道家通过各种秘法烧炼丹药,用来服食,或直接服食某些芝草,以点化自身阴质,使之化为阳气。曾有云:道家以烹炼金石为外丹;龙虎胎息,吐故纳新为内丹。

    可以看出,其实炼丹最早开始,是从外丹而来,之后才渐渐衍生出档次更高的内丹。

    相比较内丹,外丹的实用性更强,这一点体现在他的见效快上。

    内丹,通常是养。

    外丹,通常是治。

    就像是中医和西医的区别一样,中医讲究养生,任何病通过调理都可以治愈。

    西医讲究临床,上来就是大刀阔斧的治病。

    不能说谁好谁坏,只能依据当时情况来看需要哪种更好。

    若是一个人遇上车祸,你这个时候跟他说慢慢养着,调理一些,身体会自愈的,怕是你话没说完,人家就已经西去了。

    外丹,就是治病疗伤,再高一层的外丹,甚至可以在修炼之人和对手交手的时候,作为一种即时的战力,服用之后立马修为大增,只为一时,虽比不得内丹的实在,但却是解燃眉之急的不二之选。

    前世的韩青,是个炼丹高手,但是距离最强的炼丹境界,还有距离。

    和锻造武器一样,炼丹之人也有自己的品级之分。

    而这分别,就是依旧所能炼制出的丹药档次来定。

    丹药共分九品。

    一品丹药,二品丹药,以此类推,品级越高,丹药的效果越强。

    而丹药的神奇在达到七品之后,有了充足的体现,这个时候的丹药具有十分强悍的能量,甚至能够引来雷劫,这也是炼丹师需要度过的,就如同修炼之人有天劫一样,炼丹之人也要度过雷劫,以个七品丹药,它本身甚至已经初具了灵识,甚至会炼丹师的手上溜走。

    进而自己修炼,以药成身,最终幻化成人,潇洒世间,好不神奇。

    八品,九品丹药,则早已经不是丹药应该有的样子,他们拥有人类的灵智,可以随意转化自己的形态,并且拥有极强的实力,甚至很多修仙之人都不是它们的对手。

    韩青前一世曾遭遇一劫,结果在极寒之地遇到了一枚幻化成人形的八品丹药,最终在她的帮助下才最终恢复,而那枚丹药原本已经修炼到了极强的实力,因为自己最终只能再度蛰伏,从新修炼。

    至于九品之上的丹药,还有一种。

    帝丹。

    但是那样的丹药,已经不是炼丹师能够练出来的了,而是八品乃至九品丹药自己修炼,它的意义已经不仅仅是一枚丹药了,更多时候,他就是一个人,一个实力足以比肩大罗金仙的存在,非圣人和至尊不能降服。

    “帝丹别说现在了,就是前世数万年,我也没有见过一枚帝丹,若是当年有见到帝丹的机遇,我还何尝会陨落?”

    帝丹。

    只存在于传说中,传说,三千世界的第一任霸主逍遥天帝平生炼制出过一枚帝丹,原本他准备依靠这枚帝丹突破至尊境,从而踏破修仙一途。

    但是最终,这枚帝丹在帮他度三千劫的时候,背叛了他。

    以至于最终逍遥天帝被三千劫击败,陨落于三千世界中,而那枚帝丹,从此不知所踪。

    这也是韩青唯一知道的真实帝丹存在的记忆。

    “想太多了,前世的我,最强也不过是一个六品炼丹师,别说帝丹了,就是七品八品都不敢想,九品就更别说了。”

    与自己本身的修为甚至是锻造实力比起来,炼丹确实是自己的弱项。

    这样想着,韩青就不在奢求,而是看向了眼前的药材。

    修为不够,丹药来凑。

    修为若够,来凑丹药。

    如今自己虽然只是开光期的修为,但是炼制一枚普通的一品丹药还是没有问题的,就像是之前帮助洪倩锻造白刃一样,在自己如今的修为之下,低级的锻造和炼丹是完全可以依靠灵气来实现的。

    “叱。”

    低声一念。

    符文再现。

    只是这一次,却不是几张符文同时出现,而是一张符文落在了地板上,韩青手一点。

    青色的火苗开始攒动。

    药材开始逐一朝着火苗上面移动,每一道药材在火苗上都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实体的药材似乎变成了虚幻,闪烁着各式各样的光芒,虽然不甚明亮,但却倍感奇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药材也在不断的融合,就像是一个透明的锅炉一样,在其中翻滚,纠缠,最终形成一团。

    青色的火苗跳动的更加猛烈,韩青的气息也有了微微的颤动。

    和炼制武器比起来,炼丹需要的灵气更加多,而且这种低级丹药炼制的时间很短,这么久没有炼丹,韩青还是有点生疏的。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白老和洪倩焦急的在门外徘徊,刚壁斜靠着墙壁闭目养神,在他的眼中,没有韩青不能完成的事情。

    “好香”

    突然,洪倩站住了脚步嗅了嗅鼻头。

    白老随即猛吸了几口,脸上露出了惊喜:“这是丹香!韩先生,真的炼出丹药了!”

    “师姐,你说那个年轻人真的能够炼丹么?”

    小师妹站在黄灵儿的身旁说道。

    庭院中,两人坐在榕树下品茗。

    “我相信。”

    黄灵儿淡淡的说。

    小师妹沉吟了一下:“现在浙南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看白宗的笑话,昨天萧青松那手段,分明就是想要了白志明的命,虽然最后没有当场出手,但是那伤势还有修为的受损程度,不是一般的丹药就可以弥补的。”

    听到小师妹的话,黄灵儿轻笑了一下。

    她何尝不知道,白志明的伤势,别说是治愈了,就算是能保住一点修炼的根基都极其困难。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黄灵儿总觉得那个韩青看不透,也许,他真的能做到呢?

    “师姐,不知道明天的比试有多少人等着看白宗的笑话呢,我看白志明出了这事,白宗现在应该已经回宗门给他养伤才是,要不然,他算是毁了。”

    小师妹喝了一口茶分析道。

    “是么?”

    黄灵儿微微摇头:“那明天的甲子决,就看看白宗之人是反击,还是已经回家了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