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城南川路四号。

    这是一个典型的江南水乡的庭院建筑,隐蔽在温城老城区,人迹罕至。

    此时,黄灵儿正坐在水榭亭台中,手上抓着一把鱼食,洒落在荷花遍布的池水中。

    一条条红色的锦鲤争相踊跃,想要品尝一下这诱惑的美味。

    “三师姐,外面来人找。”

    一个女弟子走到亭台中说道。

    黄灵儿撒完手上最后一点鱼食:“谁?”

    “上午在甲子决白宗的那个掌门和他的女弟子。”

    “他们?”

    黄灵儿楞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来访之客竟然是这两人。

    但是随即,她脸上就有了几分喜色:“我三十三天宫在温城的住处他们怎么会知道?”

    “据说是路小姐告诉他们的。”

    女师妹答道。

    “路遥?”黄玲沉吟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快请他们进来吧。”

    白老和洪倩有点紧张,毕竟三十三天宫这样的宗门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高了,这可是实力犹在冯路两家之上,和灵寂洞不相上下的存在啊。

    走过不少水景,穿过不少庭院。

    两人终于看到了坐在议事堂内的黄灵儿。

    而让两人受宠若惊的是,黄灵儿看到两人之后竟然面露喜色的迎了出来。

    “白老,洪倩师妹。”

    黄灵儿笑着说道,热情的挽住了洪倩的手,让洪倩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她虽然如今见了点世面,但是和黄灵儿这样的大门大派骄子这么亲密,还是第一次。

    “灵儿师姐好。”

    她腼腆的说。

    黄灵儿笑了一下:“师妹认生呢,跟姐姐在一起紧张什么?今天师妹在凡字台上的表现姐姐也很惊讶呢,以后还要和倩儿师妹多多讨教呢。”

    说着,三人走进了议事堂。

    “不知白老这次来有什么事情么?”

    有弟子将上号的茶泡好之后,黄灵儿举手示意二人饮茶。

    但是白老现在哪里有这个心思,自己的宝贝徒弟还在宾馆生死未卜呢,他怎么可能喝得下茶。

    “黄姑娘,这一次真是有事相求,我家客卿韩先生说找您准没错。”

    说着,他要出了韩青列的药材单子,马上有弟子承了上来。

    黄灵儿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动容:“韩先生这是要炼丹?”

    “应该是,黄姑娘也看到上午灵寂洞对我徒弟所为了姑娘今日若是愿意给我们这些药材,他日白宗必然仰仗三十三天宫恩情,报答于贵派。”

    白老急切的说,生怕黄灵儿会不同意。

    那些药材他都看了,全部都是上等的药材,有些甚至自己都没有听说过,想来也只有三十三天宫这样的大宗派才可能有。

    “白老客气了。”

    黄灵儿淡淡一笑,招招手,弟子走了上来。

    “将单子上的药材全部取来,另外,再拿几枚四方丹来。”

    弟子点点头退了下去。

    “白师弟今天的英姿让我折服,这些药材权当是我三十三天宫送给白宗以及韩先生的见面礼,四方丹乃是我宗门一个炼丹术士所炼,虽然不是什么名贵丹药,但是给白师弟养一下内伤还是有用的。”

    说完,弟子就提着一个古色古香的小盒子走了上来。

    黄灵儿打开,一阵药材的香味弥漫,盒子里还静静的躺着十颗褐色的药丸。

    “白老,倩儿师妹,速速去给韩先生吧,别耽误了白师弟的治疗。”

    说着,黄灵儿亲自站起来递给了白老。

    白老吞咽了一下,忍住泪水深深一拜,当下不再多说,匆忙和洪倩离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黄灵儿心头又惊又喜。

    最终,转化成了浓浓的惊喜。

    “竟然还是以为炼丹大师”

    她低声呢喃。

    那些药材黄灵儿都认识,虽然三十三天宫是以锻造武器为主的宗门,但是宫中也有一些炼丹术士,但是那些药材给宫中那些术士来炼,绝对无一人能够炼成。

    可是韩青居然要了。

    那个男人的性子黄灵儿还是多少能够感受到一点的,绝对不是会乱来的人,他能要那些药材,那就证明他能炼。

    炼丹大师。

    锻造大师。

    除了他的修为微末之外,这两项绝活,足够他在江南横着走了,想也不用想,若是江南各大宗门知道他有这本事,绝对会争破了脑袋啊!

    武器,丹药,一个人全会,能得到他,等于给了宗门一个双重加持啊!

    “这份人情,他居然送给了我,萧青松,这次你可亏大发了。”

    黄灵儿忍住心中的喜悦,坐在议事堂上久久不能平息。

    “姜师叔的意思是?”

    萧青松背着手看着远处青山,脸上有几分犹豫。

    站在萧青松身后的老人脸色阴森:“既然已经得罪了白宗,而且韩青也是白宗的客卿,可以说我们现在的矛盾已经在明面了,之前野修的暗杀没有成功,没人知道我们,完全可以嫁祸给三十三天宫或者冯家,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会成为他的怀疑对象。”

    “斩草除根?”

    萧青松沉默了一下说道。

    姜老点点头:“没错,白志明现在伤成这个样子,仇是没办法解开了,过两天宗门长辈切磋的时候,白崇山肯定会找我挑战的,那臭老头一身散架的骨头怎能扛住我一拳?到时候我用点手段要他老命也很轻松。”

    “最主要的,还是搞定这个韩青,要是我想的不错,现在路家和三十三天宫肯定会想办法交好他,白志明的伤是我们所致,对于他们来说,这却是个好事情。”

    萧青松沉吟了一下,自然明白姜师叔的意思。

    “既然这样,那就杀了吧,两个人而已,跳梁小丑。”

    听到萧青松这么说,姜老阴险一笑:“既然这样,那我这就联系一下冯一山。”

    “冯一山?他会帮我们么?”

    “怎么不会?”

    姜老胸有成竹道:“几颗灵丹就足够那老头卖命了,更别说他现在还是我们灵寂洞的客卿。”

    听了姜老的话,萧青松心里有了几分凉意。

    白宗和韩青,得罪了灵寂洞,都得死。

    今天擂台上的白志明,让他愤怒,虽然最终自己还是战胜了他,不过逼得自己用处了灵隐三式,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耻辱了。

    这样想着,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枚丹药放进口中。

    “青松?”

    看到那枚丹药,姜老眉头皱了一下。

    萧青松冷笑了一下:“提升点修为罢了,明天就是头魁之战了,天地二擂较量,就让莫邪和路遥厮杀去吧。”

    “而我对手,只有那个洪倩,我会让她以及她的师父体会到,什么叫做灭门之痛。”

    说着,他口中咀嚼,气息开始出现明显的变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