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飞蛾扑火,明知赴死而无悔。

    当萧青松走下台,当冯家执事宣布这场的胜者是萧青松之后,白老和洪倩冲上了台。

    抱着浑身血迹的白志明,白老心中一片痛苦,老泪纵横间,不断的抚摸这已经昏迷的白志明的脸。

    沾了一手的血迹。

    洪倩跪坐在擂台上,双手不断替白志明顺畅着胸口的气息,她泪水打湿了脸庞,悲伤中夹杂着仇恨。

    “萧青松!”

    突然的,就在萧青松准备离场,就在全场人都鸦雀无言中,洪倩饱含愤怒的声音响彻全场。

    走到门口的萧青松身子一顿。

    轻笑了一下,他转过头看向洪倩:“何事?”

    洪倩死死的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我定会让你,血债血偿!”

    “哦。”

    萧青松点点头,身旁的姜老也冷笑了一下:“青松,不要和这种没有意义的人浪费时间了。”

    萧青松笑了一下:“姜师叔说的没错,我们走吧。”

    说完,灵寂洞众人在二人的带领下离开了大棚。

    “先生,如果需要什么帮助的话,我们三十三天宫愿意提供。”

    黄灵儿看了一眼台上,走到韩青身旁轻声道。

    韩青摇摇头:“不用了。”

    黄灵儿眉头一皱点点头,白志明的伤势不轻,绝对动及了修炼的根基,像白宗这种小门小派是不可能有资源供他修养的。

    但是三十三天宫可以,只是黄灵儿没有想到,韩青依然不需要帮助。

    难道,他真的会炼丹?

    这种伤势,想要痊愈,就想普通人生病一样,感冒发烧尚且需要吃药,更何况大病呢?没有丹药,也许可以慢慢恢复,但是日后修炼必然受损。

    黄灵儿带着三十三天宫的人离开。

    莫邪走了上来,他看一眼擂台招招手,有个弟子走了上来:“少主。”

    “去拿两枚丹药送给白师弟。”

    “可是少主家主说不能给白宗任何帮助他们得罪了形意拳,现在又和灵寂洞结下了梁子”

    莫邪脸色一冷:“我让你拿就拿!”

    弟子身子一颤,脸上满是犹豫。

    “不用了。”

    这时候,韩青摆摆手,莫邪看了韩青一眼:“韩先生,白师弟这一战受损不若是没有丹药,想要痊愈是不可能的,刚好,我冯家虽然没有灵寂洞会炼丹,但是一般丹药也还有点,不能说让白师弟痊愈,但总是聊胜于无嘛。”

    韩青依旧摆摆手。

    莫邪犹豫的看了一眼擂台,还是离开了。

    看着远处投向自己询问目光的路遥,韩青微微摇头。

    “刚壁,上去带着小白,我们走。”

    对着身后的刚壁招呼了一下,韩青潮镇大棚外走去。

    刚壁走上擂台将白志明背在身上,白老和洪倩在两旁扶着,四人跟在韩青的身后,默默的离开了大棚。

    “这太惨了吧”

    “那小子活该好吧,人家萧公子都给他认输的机会了,还能怪谁?自作自受。”

    “可笑的是那女弟子竟然还叫嚣萧公子,我看她麻烦也大了。”

    “再加上之前得罪形意拳,白崇山过两天也要完蛋。”、

    “白宗啊真是个笑话,丢人丢到这里了,以后不用在浙南混了,一个个都没有长脑子一样”

    “这个白志明,一年之内别想下床了,五年之内,修为想要恢复都成问题,更别说再进一步了。”

    回到宾馆,刚壁将白志明放在了床上,白老和洪倩赶忙打水找药膏。

    “咳咳!”

    剧烈的一声咳嗽,伴随着血水从白志明的口中吐了出来。

    白老脸上一阵焦急,洪倩端着的水盆直接掉在了地上,她赶忙冲了上来:“师兄,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么?告诉我”

    白志明的身子颤抖着,肌肉紧绷,尤其是小腹部那里,一阵凹陷。

    痉挛的痛苦在他身上体现着,虽然神志不清,但是依旧被痛的蜷缩在一起,嘴角的血还在溢出。

    “灵寂洞!我白宗和你世代为仇!”

    白老撕心裂肺的呐喊。

    这哪里是切磋!根本就是要命,点到即止?这是点到即止么?自己的徒弟眼看都要死了,对于修炼之人来说,毁了修为,和要了命有什么区别?

    洪倩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他能够感受到师兄身上灵气的迅速流失。

    噗通。

    白老狠狠的跪在了韩青的面前。

    没有一点犹豫,他重重的将头磕了下来:“先生,您神通广大,救救我家孩子吧”

    见到师父如此,洪倩方才回过神来,如果说此时白志明还有一线希望的话,那这一线希望,就只能是韩先生了!

    噗通。

    洪倩直接匍匐在地上不再抬头,不停的求着:“先生,求您了,您一定有办法的是么!先生”

    韩青看着这两个人挥挥手。

    刚壁上前准备将两人扶了起来。

    洪倩说什么都不愿意起来,要一直跪到韩青同意。

    “我说过,我们有缘。”

    韩青淡淡的说。

    白老和洪倩眼睛一亮,抬头目光闪闪的看着韩青。

    “小白,我来救。”

    他轻声道。

    听到韩青这句话,白老和洪倩甚至都没有想到韩青到底要怎么救,虽然宗师只是修炼实力的一种代表,虽然韩青是锻造大师,虽然他只说他略懂一点丹药。

    但是,他们不会怀疑韩青说的每一句话,他说能救,那就能救!

    韩青轻笑了一下:“你们真觉得这一场比试对小白来说是一场坏事?”

    白老和洪倩一愣。

    修为都被损了,人都快废了,还不是坏事?

    只见韩青从容一笑,走到客厅中央:“俗世上有一句古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说着,他点点手:“还有一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先生的意思是?”

    听到韩青的话,白老疑惑的说。

    韩青转过身来:“修真者,只要丹莲尚在,就永不言死。”

    说完,他手一挥,纸笔落在桌上:“我说几种药材,你们记下之后就去找三十三天宫的黄灵儿,我想她应该会给你们。”

    “我无量天尊的人情,没人不想要。”

    韩青淡然一笑催促两人速去拿药,而自己,则走到了白志明的床边。

    手一挥,灵气顷刻荡漾,弥漫整个房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