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怎么做到的”

    “灵隐三式就算是一流高手都要暂避风忙,他居然挡住了。”

    “白宗这是要翻身了啊。”

    “这白志明的实力,莫不是还在洪倩之上吧!”

    不少人凝视着台上的一幕。

    “师兄!好样的!”

    这个时候,一道悦耳的女声传来,只见洪倩身背长剑,屹立在白老身旁,脸上满是骄傲神情,她握紧拳头,不断为白志明呐喊助威。

    全场,只有她的声音,坚定的支持着白志明。

    萧青松没想到白志明竟然可以扛下自己的一击,心头有些意外,不过他不准备让这样的事情第二次上演。

    “小子,你行啊。”

    他冲着白志明笑着说。

    大气不喘。

    而再看白志明,额头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胸口更是剧烈的起伏着,看得出来,刚才那一招,他已经动用了不少力气去抵抗了。

    这个时候,任何人都觉得萧青松只要再来一击,这个白志明就要倒地了。

    说来来。

    萧青松冷哼了一声,低声道:“灵隐三式,第二式。”

    再一次,符文出现在半空中,蕴含着强大的能量,盘旋着。

    只是这一张符文和刚才的第一式看起来有所不同,符文大了很多,而且周遭还有灵光在闪烁,夹杂着令人窒息的力量,似乎随时准备给白志明致命一击。

    “第二次,你是第一个,第二次听到我劝说的人。”

    萧青松冷冷的说。

    白志明下意识的抬头:“什么?”

    “认输吧。”

    萧青松的声音淡淡的传来,没有一丝的波动。

    波动的,是他的符文。

    “同辈之人,除了你们浙南的莫邪和路遥之外,没有人能够地方我这第二式,我现在告诉你,是给你留下一条活路。”

    说着,他五根手指不断揉搓。

    “甲子决终究是切磋,你要是在这上面丢了性命,我会不好意思的。”

    “毕竟,别人会以为我下手太重,而不是你修为太烂。”

    你修为太烂。

    你修为太烂

    只有这句话,久久的盘旋在白志明的脑海中。

    “甲子决,不是你们白宗这种阿猫阿狗可以参与的地方,向你们这种小宗门,在家里自己过家家就可以了,出来,就是给别人添麻烦,懂么?”

    萧青松不屑的说着,眼神看向白志明充满了无趣。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一次竟然被白宗逼出了灵隐三式的第二式,要知道这一招他本来是准备留在明天的决赛中的。

    只有面对莫邪和路遥,他才准备用这杀招。

    没想到今天被这个无名小卒给提前用了,越想心里越不高兴,他灵寂洞是什么样的存在,这白宗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怎能相提并论?

    “雷。”

    寂静中,一声隐忍的声音传来。

    众人看向了擂台角落的这个男子,只见他闭着眼睛,手上不断的做着奇怪的动作。

    萧青松嗤笑了一下:“冥顽不灵,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这一招,废你三五年修为不在话下。”

    说完,他手指一捏。

    滋

    符文开始在空中跳跃,那是力量在爆发,周遭的一切都静谧了下来。

    整个人字台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一道符文。

    “若是我,现在就估下求饶。”

    “我也是”

    “这符文的力量,非绝顶高手不能硬扛,这个白志明若是还不求饶的话,今天怕是要”

    “甲子决只是切磋,这萧公子的手段实在是太狠了,不过也不怪他,人家都给了两次机会让他认输了,这小子还是一根筋,他不跪谁跪?”

    “白宗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哼,可笑。”

    人们嘲讽的声音不断传来。

    洪倩站在人字台下,心中一阵哀凉和担忧,她何尝不能感受到那道符文的力量,平心而论,若是自己站在那里,面对这一招怕是也要暂避风忙。

    而白志明自从这两天踏入修真一途之后,进展并没有自己快,而且得到韩先生的指点也没有自己多,想要正面扛下这一招,如蜀道般艰难。

    “雷”

    只是白志明却依旧无视这些,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一人,他低着头,不断的重复呢喃着这个字。

    “雷”

    而萧青松似乎也想知道白志明究竟还有什么底牌,虽然空中符文已经能量爆炸,但是他依旧没有挥手朝着白志明袭来。

    “师兄”

    洪倩看着白志明苍白的脸,她明白,自己这个平日里爱唱歌的师兄,这一次,要唱一首悲歌,一手她也拦不住的悲歌。

    白宗传承功法起步阶段后四式。

    风火雷电。

    引灵气幻化天地四种能量,对抗不同的对手法术。

    至少需要筑基中期的实力,才能够将这四式完全的施展出来,现在的白志明,才刚刚迈入修真一途,想要使出这样的法术,几乎等于燃烧自己的丹莲。

    “徒儿!”

    白老大声叫到。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这个宝贝徒弟现在正在做什么,此时,他们都是修真之人,丹莲的躁动清晰可闻,那是要拼死一搏啊!

    用生命,去燃烧雷电之力。

    “师父。”

    白志明抬起了头,眼眶满是血丝,但是脸上却有一股无所畏惧的力量,那股力量,就算是死到临头,也依然无悔!

    “今天徒弟,要为白宗争名!”

    他坚定的说。

    嘴角鲜血开始溢出,那是**扛不住丹莲燃烧之力的表象。

    “傻小子!你知不知道,在师父眼里,你们两个比什么都重要!比试可以输,但是修为毁了,一辈子都难翻身了啊!”

    白老痴痴的说,身子剧烈的颤抖着。

    整个人字台,鸦雀无声。

    大家或看热闹,或好奇,或不解。

    这个白宗的无名小卒,还能焕发怎样的能力?

    但是没人想关注,哪怕他们都知道,这白志明已经在用生命相搏了。

    “先生”

    洪倩泪眼婆娑的转过头看向韩青:“先生你拦住师兄吧求你了他这是要拼命了啊”

    听到洪倩央求韩先生,白老似乎也抓住了救命稻草,只见他疯狂的拉着韩青说道:“先生,你出手吧,志明这孩子傻啊今天他要是拼了,他的明天就黑暗了啊”

    “雷来!”

    白志明吞咽着涌上喉咙的血,挣扎着念出了指令。

    “黑暗之后,便是光明。”

    韩青看着台上的这个青年,目光深远的说。

    “死!”

    萧青松大喝一声,符文从天而降朝着白志明飞速冲去!

    “雷!”

    白志明昂首挺胸,意气风发,虽衣衫不整,但却怒发冲冠!

    空中,一道道雷电之力开始闪现,噼里啪啦的响彻在擂台之上。

    砰!滋

    嘶

    符文几乎是穿过了雷,终究还是突破了一切障碍,在所有人悲悯的眼神中,在洪倩和白老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中。

    狠狠的,击在了白志明的胸口。

    一阵灵光大盛,白志明周身都被这符文蕴含的能量包围,只见他浑身斑斑血迹,眼睛紧闭,唇角溢着坚毅,巍然不动。

    萧青松微微摇头低声吟道:“小宗派就是小宗派,不自量力。”

    说完,他手一挥。

    砰!

    符文炸裂。

    噗!

    一口鲜血,染红了白志明的衣襟。

    这个坚定如山一般的男子,轰然倒地,,染红了擂台的一角血色。

    萧青松淡然转身,走下擂台。

    全场寂静无声,目睹着甲子决开赛以来,最悲惨的一幕。

    人字台上洒热血,不负平生,不负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