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荣鹏天的私宅很有点规模,比景老的景家老宅都还要大,不过韩青知道那是景老低调,若是他想要,怕是圈半个山建豪宅都不是不可能。

    一进大厅,韩青就看到了阿龙胸口的纱布,纱布上还有血晕。

    “不对,那一天我给的那一拳并不是奔着命去的,这些天了以阿龙的身体来说应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怎么会还在流血呢?”

    韩青心中不解,这样想着朝前走去。

    “韩先生莅临寒舍,实在是蓬荜生辉啊。”荣鹏天赶忙迎了出来,自从那天小柯亲自过来接韩青之后,荣鹏天就知道自己绝对惹不起这个小子了。

    “看来我这一趟来不是为了吃喝,天哥怕是遇上事了吧。”韩青跟在天哥身旁朝着宴厅走去。

    这宅子从外面看金碧辉煌,进来之后更是熠熠生辉,能够想到的,这个宅子应有尽有,可想而知这些年荣鹏天在杭城经营的不错。

    “韩先生火眼金睛,凡事都瞒不住您。”被韩青看出窘状荣鹏天也不尴尬,拉好椅子将韩青请坐了之后继续说道:“确实是遇上事了,想要请韩先生出手平复一下。”

    “不要兜圈子,有事说事。”韩青喝了一口白水,润了润嗓子。

    荣鹏天面露喜色挥挥手,阿龙走到门口将门关上,荣鹏天这才脸色正经起来:“韩先生有所不知,当年我整合杭城势力的时候有一个死对头叫管狼,火拼了不少次每次都是差一点弄死他,最后一次这小子命大,虽然被我端了老巢,但是人却逃到了海外。”

    说着,荣鹏天叹息了一声,他这个人最明白斩草除根的重要性,可惜当时就留下了这么个隐患。

    “没想到这个家伙到了海外竟然拜入了海外龙门宗师裘万山的门下,学会了一身的武艺,这一次回来挑我的场子,不少底盘都被他捣毁了,连阿龙都过不了他一招。”荣鹏天的语气中充满了愤恨。

    “一招?”韩青眼睛一眨。

    “没错,一招。”阿龙咬着牙说道,一说话似乎扯动了伤口,嘴角抽搐了一下,看来伤的不轻。

    韩青心中有了一点兴趣,一招能够战胜阿龙,这个人至少也是有地球上所谓武道之人的内气了。

    “若我交手,胜负任何?”韩青看着阿龙问道。

    阿龙犹豫了一下脸上有几分难色吞吐说:“只怕是比韩先生还要厉害,那人瞅准了我之前的伤口就是一击,威猛有力根本无法抵挡。”

    韩青转过头不再看向阿龙,一旁的荣鹏天以为韩青有点气馁赶忙接口:“管狼约我今晚孤山相见,若是韩先生愿意出手的话,定有重金酬谢。”

    韩青看着窗外松柏心中好笑,这个荣鹏天说的冠冕堂皇的,但是未必是真心靠自己,刚才阿龙都说不看好自己,那荣鹏天又怎么会只押宝在自己身上呢,定然是还有两手打算。

    不过韩青也不在意,那一晚自己对付阿龙,又何尝用了全力呢?

    韩青点点头:“我可以过去看看。”

    荣鹏天长舒了一口气:“韩先生果然英雄本色,待会还有一个师傅要来,今晚也会随我们一同前往,到时候有了双保险,韩先生毕竟是景老贵宾,能不让您出手最好。”

    虽然荣鹏天这么说,但是韩青却知道这套说辞的本意,看来那个师傅,才是荣鹏天的倚仗啊,自己只是一个备胎罢了。

    正如韩青所想,荣鹏天虽然知道韩青能打,但是毕竟是一个学生,就算是有景老的背景,还是不报太大希望,请他来不过是多一层安慰而已。

    正闭目养神间,门口仆人会意了下,两个人影随后出现。

    荣鹏天兴奋的迎到门口,甚至比刚才面对韩青还要热情。

    “丁师傅,您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丁师傅瞧不上我的场子呢。”

    韩青轻抬眼眉,见一个精瘦的男子身着干练的麻布长裤短袖,肤色黝黑但是眼睛却炯炯有神,仿佛一只狩猎的秃鹰一般,他的身后是一名身材比他高大的年轻人,但是气势比起他来远远不如。

    荣鹏天将他引到韩青面前介绍道:“韩先生,这位是咱们杭城泰拳馆总馆主丁典丁师傅,泰国人,在咱们华夏久了,有了华夏名字。”

    丁典眯着眼睛朝下看了看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韩青,眼中闪过一抹怒色:“这种小屁孩你叫他来做什么?过去找死么?”

    荣鹏天心中一跳知道两方都得罪不起,一个背后有大靠山,一个是自己一会的命根子,只能打圆腔:“丁师傅有所不知,韩先生可是华夏武学的高手,阿龙当初都不是韩先生的对手呢。”

    “荣鹏天啊荣鹏天,你的眼界实在是太小了,竟然完全不了解管狼,你可知道他现在什么实力?”丁典冷哼了一声继续道:“这不是普通人可以参与的战斗,是内气高手之间的比试。”

    “丁师傅这话是什么意思?”荣鹏天有点不解,内气是什么,他没有听说过。

    韩青只是冷眼旁观,这位丁师傅卖关子他也不戳破。

    内气,就是景老说的华夏武道中高手练出来的,其实放在修道中就是灵气,只是人体足够强大,可以超出普通人的身子去汲取灵气,这位丁师傅就是小有灵气的人,但是也就是一点罢了,距离景老都还有很大的差距,不成气候。

    丁典现在更是看都不看韩青一眼,在他的眼中,韩青和小孩没有区别。

    “内气,这是武道,天哥可懂?”

    “内气?我还真不清楚,还望师傅指点一二。”荣鹏天思索了一下摇摇头。

    倒是一直站在一旁的阿龙身子一震:“丁师傅的意思是,那个人体内有内气?”

    丁典轻轻点头:“你还算是有点见识,没错,正是内气高手,这种人已经不算是凡人,身体内有了天地的力量,搞定你很轻松。”

    荣鹏天惊讶:“阿龙,这么说你明白了?”

    阿龙严肃的点点头:“天哥,我当年曾经见到过一场地下黑拳的比试,有个家伙据说就是内气高手,只是简单的两手,就战胜了几个退伍的特种兵。”

    “这么厉害?”荣鹏天砸砸舌。

    “没错,这就是内气高手,他们的身体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媲美的了,普通人除非拥有武器否则根本难以匹敌。”丁典撸了撸袖子:“而且这还不是极限,内气之上还有更强的存在,但是那等存在已经不是我们可以谈论的了,,就算是武器又能如何?你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既然如此厉害,岂不是早就世人皆知了,为什么这样的高手我却没有听说过呢?”丁典和阿龙说的天花乱坠,荣鹏天百思不得其解。

    “哼。”丁典冷笑了一下,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门楣上。

    嘶

    荣鹏天和阿龙惊恐的看着门楣,原本完好的门楣就这样化成了一抹木屑!

    “丁师傅,这里是酬金,一共是五百万,只要丁师傅今天替我解决了管狼这个心头大患,还有五百万酬金我定登门送上。”荣鹏天再不怀疑,有这样的高手坐镇还有什么好怕的?

    丁典满意的点点头给了自己弟子一个眼神,后者将保险箱提在了手上。

    “三爷那边?”

    “丁师傅放心,事成之后我定将丁师傅引荐给三爷。”

    得到了这个保证,丁典才彻底满意,他一个内气高手参与这种争斗中,为的就是荣鹏天背后的三爷,那个人才是杭城乃至整个浙北的大佬,能盘上这个高枝,以后他的泰拳也好在杭城发展。

    韩青微微摇头,果然,这个荣鹏天心中真正依靠的还是这个丁典,自己只不过是过来冲个门面的,只是刚才那一手实在是不值一提,却能将荣鹏天唬的团团转,若是自己出手,岂不是要跪下叩拜了?

    接下来的晚宴中心都在丁典的身上,为了讨好他荣鹏天准备了一桌泰国菜,还找来了几个美女作陪,不过这丁典似乎对美女不是很在意,饭桌上都在和荣鹏天了解三爷的情况。

    吃完饭后,众人准备出发,荣鹏天叫了不少保镖,而丁典只是带着自己的徒弟,当韩青出门跟上的时候,丁典拦住了他。

    “我已经说过了,你去就是送死,乖乖回家吧。”

    荣鹏天赶忙咳嗽:“咳咳,丁师傅,韩先生也是我请来的朋友,还是让他跟着去吧。”

    丁典冷笑了一下:“我只是怕他死而已,既然你坚持,那就看他自己造化了。”

    荣鹏天皱了皱眉头,刚才的内气实在是震撼到了他,本来请韩青来是双保险,但若是韩青真出了什么事,景老怪罪下来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想到这里,他为难的看向了韩青。

    “内气高手,何惧之有。”韩青漠然道。

    丁典心中对韩青更是印象不佳:“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待会我不会加以援手。”

    韩青全不在意朝前走去。

    内气高手?弹指间,灰飞烟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