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形意拳败了。

    浙南这个第三大宗门,败了。

    败在了浙南最小的宗门,白宗手上。

    没有人相信,甚至是白老,都震惊的看着台上自己的徒弟,眼神迷茫,不敢想。

    远处。

    冯三川凑近了冯一山:“大哥,这个洪倩不简单。”

    冯一山冷笑了一声:“这还用你说,这郝政虽然和莫邪还有很大差距,但是莫邪和路遥之下,谁敢言胜于他?”

    可是现在,洪倩赢了。

    这个自己最瞧不上的宗门弟子,竟然反胜了形意拳。

    “大哥还记得么?我之前和你说过,白宗这两个弟子去了一趟浙北,回来之后修为就大涨,当时还是三流呢,现在就已经能战胜一流的郝政了。”

    冯三川低声道,脸上满是不解。

    三流到一流,洪倩只用了短短半年。

    就算是当年莫邪,能有这么大的进展也绝不是半年可以做到的!

    “白宗要除。”

    冯一山冷冷的说。

    除了冯三川,没有人听到他的话。

    这饱含杀机的一句话。

    冯三川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大哥,白宗必须要除,而且斩草除根,白崇山还有他那两个弟子,一个都不能活。”

    任何上位者,都绝不可能坐视不管看到任何一个可能挑战自己的势力,将这份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才是他们应该做的。

    现在的白宗,俨然就是如此。

    不管未来如何,哪怕只是万一,万一白宗洪倩日后依旧有这个速度,白宗很有可能会出现宗师!

    对于他们这样的宗门来说,一个宗师意味着什么,冯一山再清楚不过了。

    两人耳语了几句,就已经定下了灭杀的行动。

    路乘风目光深邃的看着路遥。

    洪倩战胜郝政让他吃惊,但是现在更让他吃惊的是自己这个孙女似乎早就预料到了白宗之人不普通,提前将他们迎了过来。

    到底有什么蹊跷?

    路乘风也纳闷,为何洪倩的实力会提升的这么快,白宗他是知道的,浙南的老宗门了,曾经有过荣光,但是现在已经没落了。

    这样的宗门,是不可能培养出洪倩这样实力的弟子的。

    而且白老本人也不过是绝顶境界而已,怎么可能调教出这么年轻的武道一流弟子来?

    自己这个孙女,到底知道些什么。

    一种预感让路乘风看向了远处的韩青。

    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一个锻造大师,所以之前路乘风想可能是路遥想要结识这样以为锻造大师,这样也说得通。

    可是,锻造大师怎么可能一点修为都没有?

    是,锻造大师可能技艺了得,但是修为却并不高。

    但是绝对不可能一点都没有!

    除非,他在隐藏。

    想到这里,路乘风就不淡定了。

    能在自己眼下隐藏,那他必须具备比自己还强的实力,可自己是什么实力路乘风再清楚不过了,就算是冯一山在自己眼中都要露出马脚,更何况韩青呢。

    百思不得其解,路乘风并不相信这个年轻人会有比自己还要强的实力。

    洪倩走下了台。

    郝政瘫软在台上。

    悲喜两重天。

    悲是真的悲。

    喜却不怎么喜。

    洪倩脸色淡然的走到了白老的身前:“师父。”

    白老看着眼前陌生的徒弟,但是现在的他也知道定然是韩先生给她的指点发挥了作用,否则就算是祖师爷的传承功法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见笑。

    他苍老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倩儿,好样的。”

    这时,洪倩才展露笑颜,她轻轻的说:“师父,以后再不能让人辱我宗门!”

    眼神坚定,白老老怀欣慰。

    “哼!白宗!你给我等着!”

    一道暴喝传来。

    只见谢老脸色阴沉的看着白老,然后又杀机毕露的看向洪倩,恨不得现在就亲手要了洪倩的命。

    “谢存忠,小辈之间比试,你犯得着如此动怒么!”

    听到谢老的咆哮,白老不悦的说道。

    谢存忠冷哼了一声:“行,你这徒弟将我徒弟打伤,简直就是无视我形意拳宗门的威严,好!过两天你我交手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说着,谢存忠一抖长袍气吁吁朝外面走去,而形意拳的弟子们则是扶着已经神志不清的郝政赶忙跟上。

    白老吞了吞口水,心头有些百感交集,过两天就是各大宗门师父之间的切磋了,任何上了甲子决的弟子,宗门都必须有长辈上台切磋。

    和洪倩战胜郝政比起来。

    自己想要战胜谢老,无异于登天。

    那可是宗师实力的高手啊,宗师,华夏武道顶尖的存在,拥有了宗师实力就可以雄霸一方,而形意拳这些年之所以能够快速成为浙南第三大宗派,就是因为谢存忠前些年竟然突破到了宗师境界。

    自然的形意拳也水涨船高。

    想到这里,白老心中叹息了一声,不知过两天的交手白宗该如何是好。

    “白宗!我要你不得好死!”

    “白宗!我要你不得好死!”

    “白宗”

    被夹着的郝政依旧在不断的咆哮着,神色狰狞的看着洪倩和白老,这一次的刺激对于高傲的他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神志不清。

    整个大棚的人都看着形意拳的离开,当最后一个弟子的背影也消失之后,他们纷纷摇头。

    “白宗麻烦了。”

    “是啊,得罪了形意拳,这梁子算是结下来了。”

    “唉,就算是弟子能够战胜郝政,可是白崇山那老头怎么会是谢存忠的对手,谢老可是一个宗师啊!”

    “是啊,弟子资质上佳,年纪还能够有所突破,但是白崇山一把老头了,据说也只是绝顶境界,想要突破是不可能了,就算是突破了,也不过是先天境界,远不是谢老的对手。”

    “啧啧,过两天有好戏看了。”

    “反正我看这一次洪倩赢,就是白宗最后的回光返照了,得罪了形意拳,白宗从此在浙南算是没有立足之地了。”

    大家交头接耳。

    但是这个时候。

    但是此时,除了凡字台,每个擂台上的第二场比试并没有停下来。

    “呼”

    “这怎么可能!”

    “天啊白宗这是闹哪样?”

    白志明双手抱歉朗声道:“承让!”

    说完,他潇洒摆手,转身下台。

    “师父!”

    远远地,他就冲着白老招手:“弟子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