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多会,弟子就拿着一个红色的宾客单跑了上来,在冯一山的示意下,他站在天字台的正中间开始念了起来。

    “归一门,十三人。”

    “凌晓宗,十九人。”

    “八卦派,十四人。”

    每念到一个门派,都有人站起来,当然,人数多的大派弟子扫了一眼就没有念出来,毕竟也都熟悉,一眼就能认出来。

    被念到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小门派,他们势单力薄,虽然这样被点名有些不受尊重,但是面对冯家的威压,他们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终于,弟子念到了最后一个宗门。

    这个时候,白宗三人已经是汗如雨下了。

    “师父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有念到我们”

    洪倩担忧的问道。

    白老也是一种紧张的尴尬,他轻咳了一声:“这不是还有一个呢嘛咱们白宗人少,肯定是最后一个”

    “青草门,六人。”

    白老身旁的六个人站了起来挥挥手。

    白老如坠深渊!

    洪倩和白志明更是脸色通红,心中一阵憋屈。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白宗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

    早就有人一直注意他们了,别的门派再也有六七个人了,但是白宗却只有五个人,而且还只有白老洪倩和白志明三人穿着白宗的衣服,韩青和刚壁甚至一身便装,看起来都不像是修炼之人。

    当答案揭晓的时候,郝政和吕欣怡也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只一眼,两人的眼中就不满了惊讶,随即,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狠,尤其是郝政,他直接大步走到了韩青的面前:“是你!”

    韩青淡淡点头:“是本尊。”

    郝政不可置信的摇摇头,随即脸上露出了一抹杀意:“你怎么进来的,这里是甲子决,是浙南宗门的盛世,关你屁事?”

    见到郝政似乎认识韩青,谢老等人也朝这边看了过来,就连远处的冯一山路家都看了过来,大家纷纷不解,这年轻人是谁?

    为何郝政认识他?而且看起来还有一番恩怨。

    但是所有看过来的人中,只有两个人陷入了深深的震惊。

    一股凉气蔓延,路遥怔怔的看着远处的那个男子,而后,她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迅速走到了她的身旁:“遥儿,你还记得他么!”

    路遥缓缓点头,轻声说:

    “浙北韩先生”

    “三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他想要做什么?”

    想到上一次在长杏镇见识到这个韩先生的伸手,路遥就感到一阵后背发凉,当时三伯就跟她说,这个年轻人怕是已经有了宗师的实力。

    浙北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宗师。

    “遥儿,怎么了?”

    坐在路遥不远处的路乘风看到了路遥的异常,出声询问道。

    路遥长舒一口气摇摇头:“爷爷,没事。”

    嘴上这么说,但是路遥却眼睛死死的盯着韩青,心中惊涛骇浪丝毫没有停息的意思。

    “韩先生他来做什么”

    萧青松和莫邪也看到这边的情况,甚至黄灵儿也眉头皱了起来。

    大棚内此时不少人也都认出了韩青就是前两天被灵寂洞和三十三天宫争相抢夺的锻造大师,只是没有想到,原来他竟然是白宗之人。

    “堂堂一个锻造大师,竟然在白宗待着,真是好笑。”

    “是啊,这家伙是脑子有问题么?白宗是什么宗门?我都没有听说过。”

    “算他倒霉了,小小年纪估计是被这老头蛊惑了吧,两个没出息的人在一起,总能有更多共同语言嘛。”

    看到之前让萧青松和黄灵儿都低头的韩青竟然选择了白宗,一时间幸灾乐祸的人都冒了出来。

    有些人,就是喜欢看到比自己好的人落魄。

    这样,他心里才觉得这个世界平衡一点。

    “听到了么?这里没有你们的位置,赶紧起来让座!”

    郝政阴笑着说。

    当初,自己被韩青一甩甩了数十米远,断了三根肋骨,要不是回来之后用了门派的各种灵药,自己怎会康复的这么快。

    当时他们之所以没有对韩青的还手,就是忌惮他的实力。

    可是现在,这里是浙南,不是他的逆羽,是自己的底盘,而且,门主也在此,要知道他们门主谢老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宗师。

    可以说,此时天时地利人和都在自己这边,这个时候不要回这口气,什么时候要回来?

    “为什么没有我们白宗的位置!”

    这时候,突然一声充满怒气的女声传来。

    只见洪倩不顾白老的阻拦站了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道!

    她这一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少人都可怜的看着白宗,这一下,他们算是摊上大事了。

    白宗本来在浙南都快要销声匿迹了,名单上没有他们很正常,本来,他们就占了形意拳的位置,现在又公然挑衅冯一山的安排。

    等于得罪了冯家和形意拳。

    除了路家,白宗算是把半个浙南都得罪了。

    吕欣怡好笑的看着洪倩,她走到了她面前冷笑着说:“为什么?因为没人知道你们白宗!”

    两个女孩当面对质,众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而且两女长相身段都是一流,美女吵架也是赏心悦目。

    “我白宗屹立浙南百年!当年祖师爷在的时候更是浙南龙头,你们有什么资格这样忽视我们?”

    见到吕欣怡站在自己面前,洪倩丝毫不示弱,小脸挂满了愤怒和委屈。

    但吕欣怡却不屑的摇摇头:“你也知道那是当年?”

    “呵呵,现在,你们白宗还有几个人?就你们三个废物吧。”

    士可杀不可辱!宗门大于天!

    洪倩一怒之下反手就要抽出自己的白刃!

    “倩儿!”

    白老暴喝一声,虽然心中万般苦痛,可是他也知道,这不是任性的时候,得罪了冯家和形意拳,白宗真的不用在浙南混了。

    “师父!”

    洪倩眼中含泪说道。

    白老叹息了一声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他苍老的脸上挂满了歉意:“这位姑娘,对不起了,小徒脾气暴了一点,您别介意,我们”

    “我们现在就走。”

    说着,他低沉的说,然后拉起了死都不愿动的白志明。

    “还有他呢?”

    就在这时,郝政却突然出声,指了指韩青。

    白老脸上一阵慌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名义上,韩青现在确实是白宗之人,乃是白宗客卿,可是韩青的实力白老清清楚楚,在场的有哪个人敢说能战胜他?

    让韩青也站起来,白老不敢。

    “父亲,白宗乃是我们浙南的老宗门了,而且祖上有过无上的荣光,这次是我们疏漏了,要不然再加些位置吧。”

    莫邪转过头对冯一山说道。

    但是冯一山却冷笑了一下:“吾儿,你还太年轻了,这些事情怎能说变就变,看起来是小事,但是闹大了却是会影响我们冯家在浙南的威望的。”

    说着,他眼中不屑看向白老等人:“当年是当年,如今白宗仅仅只有三人,说他们是一个宗门都是抬举他们了,若是他们都能落在,这在场这么多修炼之人随便站到一起说是一个宗门,岂不是也要给他们位置?”

    “可是父亲”

    莫邪还想再说,但是冯一山却挥挥手:“莫邪莫言,就让形意拳自己搞定这件事情吧,我们不插手最好。”

    黄灵儿看着远处的情形,她突然转头笑着看向萧青松:“萧师兄难道不上去帮韩先生解围么?这可是好机会哦,说不定这位锻造大师就真的成为了你们的人呢。”

    萧青松轻笑了一下。

    他正有此意。

    想来之前野修的事情韩青断然不知道是他们灵寂洞所为,当时自己只不过想着既然得不到韩青,那就要了他的性命,三十三天宫也别想得到。

    不过现在,只要自己上去邀请韩青过来这边坐,自然能够得到他的好感,野修的事情无人知,自己还能再度得到这个助力,真是再好不过了。

    至于会不会和形意拳结仇,他不在乎。

    在灵寂洞面前,形意拳完全不够看。

    但就在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身旁的黄灵儿竟然也站了起来,而且还对着他眨了眨眼:“刚好我也有此意,那就一起吧。”

    她笑着说。

    萧青松脸色一凝,冷哼了一声和黄灵儿并肩朝着凡字台走去。

    可就在两人都以为韩青已是他们囊中物的时候。

    一道轻妙的女生传来,声音虽轻,但因为蕴含着修为之力,整个大棚都能听清。

    “白宗诸位若是不嫌弃,我路家愿意腾个位置给几位。”

    众人一阵愕然,立马寻声望去。

    只见路遥面带微笑站在地字台下,凝视着韩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