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冯家一出现就朝着天字台走了过去,一路上冯一山俨然就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接受着所有人的膜拜。

    而跟在他的身后的莫邪也吸引了全场的目光,今天的他穿着冯家传统的白袍,胸口上面绣着一个小小的冯字,脸上洋溢着自信。

    “这就是冯莫邪了,冯一山的儿子,据说实力很恐怖。”

    “什么叫据说?这个莫邪的实力已经不在很多小宗门门主之下了,你说恐怖不?”

    “看来这一次甲子决,冯家是势在必得啊。”

    “那肯定啊,听说冯家这一次只派了莫邪一个人,这自信摆明了就是靠他一个人就够了的意思嘛。”

    众人议论纷纷,但是毫无疑问都将莫邪当做了头魁热门。

    只是还有一部分声音道:

    “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早吧,毕竟浙南现在还不是冯家一家的天下,不是还有路家呢嘛。”

    “说的是啊,路家可是我们浙南武道的顶梁柱,这些年虽然浙南更重修道,但正是因为有路家在,武道才不至于衰落啊。”

    “没错,这一次路家也要排出他们的最强后辈了,听说是路遥小姐要出手了。”

    “路小姐天啊,一直传说她武道天赋极佳,只是被隐藏的很好,甚至对外还说她不通武道”

    “保护的很好啊看来这一次,路家也是势在必得了。”

    众人正说着,又是一阵惊呼声传来。

    大门处,一身青衣的美丽女子用将手拨开了门帘。

    长发流苏,青衣款款,腰间一柄长剑,她眉目含笑的看着每一个人,跟在她的身后,是一队不弱于冯家气势的人马,而走在中间的,则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路小姐!”

    “真的是路小姐!这一届她果然要出手了!”

    “后面那位是路家家主路乘风!”

    “真的是路老爷子!好些年没有见他亲自来甲子决了,看来这一次路家上下都很重视啊!”

    韩青自然也看到了那个女子,路遥。

    他有点印象,似乎当初在浙北长杏镇的时候,就见过这个女子,只是印象不深,隐约知道她背景极大,不在徐寒之下。

    如今看来,何止不在徐寒之下,俨然浙南的双龙头之一啊。

    不过韩青也不在意,倒是身旁的白老三人念念有词。

    “据说路遥小姐现在是绝顶高手的实力,这一次绝对是大热门啊。”

    白志明痴迷的看着远处的路遥,这样光芒的女子很难不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白老也是暗暗点头:“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绝顶高手,以她的资质再加上路家的传承功法,想必不久之后就能到达先天境界,到时候就是突破宗师都是随时有可能啊。”

    听着师父和师兄二人的话,洪倩的眼中闪着艳羡,但是脸上神情却越发坚定起来。

    同样都是姑娘,她凭什么就不如她?

    “这路家很强么?”

    韩青看着已经走到了地字台的路家人马说道。

    白老严肃的点头:“先生,路家在浙南是和冯家并驾齐驱的存在,不过因为这些年冯家在甲子决上一直是冠军,所以路家的风头有被压制的感觉。”

    说着,白老往远处看了一眼路遥:“不过这一次,路遥小姐亲自出手,而且路家家主路乘风也来了,摆明了是要跟冯家好好比一比,谁赢谁输还真不好说呢。”

    “哦?”

    韩青轻笑了一下:“那路家家主也是一位宗师么?”

    白老敬仰的点点头:“没错,武道宗师,路遥的爷爷,只是如今年岁大了,不经常出手了,这一次怕是少不了和冯一山较量了。”

    武道宗师,修道宗师。

    韩青饶有兴趣的看向这两个人,突然转头看向白老笑着说:“白老。”

    白老愣了一下,不知道韩青叫自己做什么。

    “难道你就没想过你们白宗也能拔得头筹么?”

    韩青淡淡的说。

    一句话,白老眼珠子都瞪大了,他结巴的说:“先生你不要开玩笑了别说我这两个徒弟了,就算是我自己上去,最多也就是第二轮了,甚至是第一轮都走不过去头魁,我想都不敢想。”

    听到白老的话,韩青笑了下,也不再多说。

    过了一会,大门那里又传来了惊呼声。

    原来是灵寂洞和三十三天宫的人到了,他们的人马显然就没有冯家和路家多,毕竟他们只是邻省的门派,过来凑凑热闹的,不过萧青松和黄灵儿在他们各自门派中地位显然也不低,身后都是跟着几位老者,能看出来两家还是很重视这场甲子决的。

    不过韩青的眼光则是直接锁定在了萧青松的身上。

    后者似乎也若有若无的看了韩青一眼,对视的瞬间,萧青松有些愣神,但是立马冲着韩青微微一笑。

    见到韩青的眼神离开,萧青松竟然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奇怪了,这小子看我一眼,我为什么会有一种紧张的感觉?”

    灵寂洞和三十三天宫的人明显不对路,虽然都是人字台,但是坐的远远地,不过这两家大触在此,人字台的气氛也高涨的不行。

    但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道埋怨的声音传来:

    “这位置这么少让人怎么坐?”

    这人声音不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女子站在那里满脸的不开心。

    而站在他身旁的一个男人也是面色不善的看着凡字台所有的人。

    韩青只一眼,就认出了这些人。

    在逆羽所见的形意拳一脉。

    不开心的正是吕欣怡,而站在她身旁的男人正是郝政,只是此时他们的旁边还围拢着不少人,看那统一的着装,不难猜测都是形意拳的人。

    “谢老,这是怎么了?”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天字台的注意,尤其是冯一山,他作为甲子决的主办人,自然要掌控全场,显示冯家的礼数。

    一个老人笑着摆摆手:“冯师弟客气了,小事情,位置不够,徒弟脾气上来了。”

    “位置不够?”

    冯一山招招手,立马有弟子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那弟子也很疑惑,脸上带着紧张说道:“家主,没错啊,三十二家宗门,都按照他们报过来的人数准备位置了,不可能不够啊。”

    “除非”

    他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除非有其他人坐了他们不该坐的位置。”

    听到弟子的话,冯一山脸色一冷。

    规矩,就是规矩,甲子决上有位置坐,这是对浙南宗门的一种尊重,被别人坐了,这事情说小也但是往大了说,也是伤面子的事情。

    尤其又是形意拳一脉。

    虽然这一脉实力不如冯家路家,但是作文浙南第三大宗门的位置还是没问题了,而这个谢老也是名副其实的宗师高手。

    占了谁的位置不行,占了他们的位置。

    冯一山脸上有些不悦,冲着眼前的弟子挥挥手:“去把宾客单拿过来,看看是谁乱坐了位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