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今天大棚内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韩青和白宗的人来了之后发现守门的两个小哥已经换人了,这一次见到白老之后立马点头哈腰的迎了进去,韩青猜测应该是莫邪回去打了招呼。

    原本只有两个擂台的大棚,现在有四个了。

    分别占据四个角落,每一个擂台都有几十平方那么大,在上面斗法绰绰有余,而且又不是上来拼命的,甲子决的本意,是浙南各大宗派切磋的场合,点到即止。

    韩青几人进来的时候,大棚内已经是熙熙攘攘的人潮了。

    用摩肩接踵来形容也不为过。

    “先生,这甲子决乃是浙南的盛事,而且这一届因为冯家少爷以及路家小姐的出现更加备受关注,不少人都想来看看这两位未来最有可能成为浙南龙头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水平。”

    白老在一旁解释道。

    韩青点点头神识开始散步。

    果不其然,这大棚内至少有上百号修炼之人!

    而现在,浙南的名门大派都还没有出场,就已经有这样的规模,浙南的修炼势力果然远在浙北之上。

    韩青摇摇头,好在现在是现代社会,要是放在一起,怕是浙北早就已经被浙南收服了。

    “甲子决一共是三轮比试,据说这一届参赛的一共有三十二家宗门,分为四个擂台进行比试,每一个擂台八个人,第一天八人全部出战,两两对抗,胜者进入第二天的第二轮,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每个擂台上也就只剩下四人了,依旧是决出两个胜者,参加第三天的最终比试。”

    白老继续解释道,一脸的严肃,看得出来,甲子决的氛围浓厚,连白老都有点激动了。

    “最后一天能够站在擂台上的,只有一个胜者,而这四个擂台上的独苗,将会为最后的头魁进行争夺。”

    “所有比试的对手,都由抽签产生。”

    白老一口气说完了甲子决的规则,然后吞了吞口水看向身旁的洪倩和白志明,语重心长的说:“切记,点到即止,千万不要受什么重伤知道么?”

    虽然很想取得好成绩,但是对于白老来说,白宗这些年不断刷新底线,成绩已经是次要的了,只要人没事就好,而且现在白宗有了新的转机,没有必要争一时的胜负。

    听到白老这么说,洪倩和白志明心头一暖,更加觉得这次甲子决一定要给白宗争光!

    随着时间流淌,大棚内的人越来越多,除了四个擂台现在还是空的,其他地方都已经站满了人,每一个擂台旁边都有一些桌椅,上面放置着一些简单的点心。

    白老看了一下笑着说:“先生,不管怎么说,咱们白宗也是浙南的老宗门了,看到那些桌椅了么?那些就是给正统宗门的长辈落座的地方。”

    “倩儿和志明的比试也不知道在哪个擂台,咱们随便找地方坐就是了。”

    白老说着就带着众人朝凡字台走去。一边说还一边介绍着擂台:“这四个擂台分为,天,地,人,凡,四台,每一台都会有一个名门大派坐镇,天字台乃是冯家坐镇,地字台乃是路家坐镇,而人字台据说这一次是灵寂洞和三十三天宫的人坐镇,至于凡字台嘛好像是形意拳一脉的人坐镇。”

    说着,白老解释了一下:“抽到他们四家弟子的人,将会直接到他们的擂台参加比试,其余的会按照主办人的意思来安排擂台。”

    韩青点点头,这样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避免强者之间提前相遇,也可以理解。

    只是让韩青觉得好笑的是,形意拳竟然也能单独坐镇一个擂台。

    想想那个在逆羽被自己随手甩飞的郝政,韩青嗤笑了一下,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再见到他们,当时虽然甩出去让他受了点伤,但是自己也没有下太狠的手,想来以形意拳的资源,应该已经痊愈才是。

    “先生,不管是冯家还是路家,亦或是灵寂洞三十三天宫和形意拳,他们之所以能坐镇一方,关键就是他们的宗门中,都有宗师压阵。”

    白老小声说道。

    原来如此,韩青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冯一山是宗师实力韩青知道,而和冯家齐名的路家有宗师坐镇也不奇怪,灵寂洞和三十三天宫客卿无数,有个宗师很正常,而形意拳当时那个四叔也说他们有宗师。

    “不愧是浙南啊。”

    韩青感慨了一下。

    在浙北的时候,他苦苦寻觅的宗师高手,在这里竟然能够遇到这么多,不算灵寂洞和三十三天宫,一个浙南就有三个宗师了。

    远不是浙北可以比的啊。

    只是身旁的白老却并不在乎韩青的感慨,他深知自己旁边的这个年轻人有多么强悍。如果现在他站出来大喝一声浙北韩先生在此,估计震撼绝不比冯家路家等宗门来的小吧。

    更何况,隐隐然的,白老总觉得韩先生的实力,甚至比一般宗师更强。

    到了凡字台,白老等人直接坐了下来,一旁也有不少人落座,大家都在互相寒暄,毕竟都是浙南的宗门,也都是同道中人,交好总比交坏强。

    只是见到白老等人坐下,却没人找他们寒暄。

    不少人疑惑的看了白老一眼,就转过头去,明显不认识这些人。

    也有一些之前参加甲子决的人认出了白老,但是也都选择了无视,毕竟,白宗这种宗门在他们的眼中毫无价值。

    洪倩和白志明两人不时的将眼睛看向周围的宗门,尤其是他们的弟子,一个个丰神玉朗,看起来修为不低的样子,不少人注意到洪倩和白志明的眼神,都不屑的摇摇头。

    显然,他们不认为这两人会是他们的对手。

    也是,白宗这些年甲子决除了白老在师辈切磋中闯进过第二轮,弟子通通都是一轮跪,谁将他们当做对手,那就注定走不长远。

    白老有些尴尬,洪倩和白志明却并不在乎自己被看低,这些人嘲讽的眼神只会让他们坚定待会让人刮目相看的心。

    正当大棚内到处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惊呼声传来。

    “快看!冯家来了!”

    所有人瞬间朝着门口忘了过去。

    只见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为首的人鹤骨仙风一脸笑意,行走间左顾右盼,每一个人都热情讨好的向他弯腰行礼。

    赫然正是冯一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