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呼”

    宋艳摸着自己的胸口,喘着气。

    冯秋雯直直的看着前面,地上一具早就没有了呼吸的尸体。

    “这个弟弟太强了”

    她痴痴的说。

    只有莫邪,看到两道身影终于消失了之后,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长巷里,空无一人,昏黄的路灯下,没有人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怎样的一幕。

    莫邪静静的走到了小摊主的尸体前。

    脊椎断裂。

    剧痛而死。

    简单粗暴,蛮力斩杀。

    滋滋滋

    “莫邪哥哥”

    冯秋雯看着突然在莫邪手心中燃烧的蓝色火焰有些疑惑。

    莫邪微微摇头,火焰落在了这具尸体上,轰的一声,只剩下灰烬,夏风以来,烟消云散。

    “韩兄你到底是什么人物?”

    望着远处,莫邪低声呢喃。

    “莫邪哥哥,刚壁大哥的实力很强么?”

    冯秋雯小声问道。

    莫邪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叹息了一声:“我如果说,从头到尾这个刚壁都没有流露出一丝灵气,你相信么?”

    冯秋雯皱了下眉头点点头:“我信。”

    她虽然道行微末,但是也能隐约感受到一点天地间灵气的变化,刚才,除了这个肖哥施法的时候灵气浓密了一些之外,再无变化。

    “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不是么?”

    莫邪无奈的说。

    “一个不需要释放任何灵气就能战胜这两个野修的人,仅仅是依靠肉身,那他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呢?”

    肖哥几乎是一路狂奔。

    跑了十几分钟之后,发现后面没有人追,他才终于平静了下来,但是想起刚才的景象还是会心扑扑跳。

    “太恐怖了,这样的肉身难道那个家伙是武道先天高手么?”

    肖哥只能这样认为,修道之人想要有那样的肉身,基本上不可能,虽然自己实力也不强,但是怎么说也到了道坤后期,凝结自己所有灵气的一张符文,竟然不能损伤他分毫,就算是道乾后期的修道宗师级别人物,生扛下来也没这么轻松啊。

    只有可能是武道之人,而且至少到先天实力。

    甚至,肖哥觉得那刚壁已经摸到了宗师的边际。

    “还好我跑的快”

    大口喘息了几下,肖哥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发现之后他朝着另一道漆黑的方向走去。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他来到了一个建筑工地。

    绕了几栋在建楼房之后,在一个角落,他看到了等在那里的男人。

    “失手了?”

    萧青松看了一眼肖哥说道。

    肖哥恨恨的点点头:“王晨已经挂了,我也是跑得快才活下来的。”

    萧青松沉默了一下:“是那个韩青还是他身边的那个人?”

    “身边的。”

    肖哥叹息了一声:“太强了,我的符文竟然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而且更加恐怖的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展现出自己的真实实力,完全是凭借肉身生扛喜下来的。”

    “什么?”

    听到肖哥这么说,萧青松也惊呼了一声。

    “没错,我怀疑他应该是武道先天高手,甚至不排斥已经接近宗师实力了。”

    之所以肖哥不认为刚壁是宗师,那是因为他觉得如果刚壁拥有宗师实力的话,百步之内杀他们两人易如反掌,根本不会有刚才那些前奏。

    萧青松沉默了。

    许久,他缓缓摇头:“一个锻造大师身边跟着一个先天高手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们两个可以互补。”

    肖哥点点头想了一下,还是轻咳了一声:“萧兄之前说好的,这次任务难说成败,不管怎么说我都上了你看,之前咱们是说好的给我一颗三香丸的事情”

    萧青松轻笑了一下。

    “瞧您说的,我们灵寂洞做事一向是有一说一,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说着,他就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口袋:“喏,给你。”

    肖哥脸色一喜赶忙伸出手:谢谢萧兄!不愧是为灵寂洞办事,以后有什么事情,我肖老四还”

    肖哥的话还没说完,就说不出口了。

    他的口中鲜血开始喷涌,眼神充满了不解和恐惧。

    “额你你”

    砰的一声,他的身子最终摊到在了地上。

    一个老人的身子浮现在他的背后,手上一把锋利的钢针沾满了血迹,就是这根钢针,无声无息的插进了肖老四的喉咙中,要了他的命。

    “哼,事情没办好还想要报酬,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萧青松用脚踹了踹地上的肖老四,然后看向眼前的老人:“姜老,我们这样要了他的命,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野修帮忙,会不会不方便?”

    姜老脸色苍白,如同孤魂一般摇摇头:“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呢?”

    说着,他鬼魅一笑:“这是韩青杀的,不是么?”

    闻言,萧青松眼睛一亮,随即露出了笑意。

    周遭一片静谧。

    萧青松想了一下说道:“姜老,听说这个韩青这一次是代表白宗来参加甲子决的,身份是客卿,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上场的是这刚壁还是他自己了。”

    听到萧青松的话,姜老沉默了一下:“这韩青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炼之人,倒是他身旁的刚壁确实是个好手,能不跟他们对上最好,你要记住,这一次我们来的目的。”

    萧青松点点头:“吃掉冯家,握浙南于掌心之中。”

    姜老点点头,他佝偻着身子看向漆黑的爷:“浙南药材市场不在徽省之下,而且有待开发,只要解决了冯家,就只剩下浙北了。”

    “浙北?”

    萧青松嗤笑了一下。

    “不就是一个韩先生么?要我说,还没有冯家难对付,冯家至少是个大家族,而这个韩先生,不过是个年轻宗师罢了,也怪浙北这些年修炼之风微弱,要不是景家坐镇,我想冯家早就已经吞并浙北了,现在出来一个韩先生就以为浙北崛起了,真是好笑。”

    萧青松说的轻狂,但是姜老却没有反驳他,反倒是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和冯家比起来,这个韩先生不过是顺手时候罢了。”

    “我灵寂洞洞主乃是堂堂宗师,更别说他炼丹术更是江南少有,客卿遍布,想要搞定一个韩先生,甚至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

    回到宾馆之后,韩青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宾馆里一个女孩子微弱的呼吸声,似是睡着了。

    “咳咳”

    轻咳了两声,韩青推开了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