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不喜欢的这四个人里面,闻人秋月还是选择了韩青,这个自己最不喜欢的学生,但是没有办法,他的身形看起来最适合跑步。

    当听到闻人秋月让韩青顶替狄云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阴萍更是走到了闻人秋月的身旁:“老师,要不然再考虑一下,我觉得韩青并不适合,他平时从来不上体育课,这种人跑不动的。”

    “是啊老师,我们宁愿退赛也不丢这个人。”

    显然,韩青在大家的眼中甚至连死马都算不上。

    只有狄云知道,这个平常低调的男人隐藏着多么强悍的实力。

    “走。”慕容冲走了过来冲着韩青招招手,最后又看向院所有人:“我第一棒会建立优势,大家放心就是了。”

    “你只需要跑起来就行,我的优势足够你挥霍了。”

    哗!

    霸气,慕容冲展现了绝对的霸气,这一刻,他就像是救世主一样拯救了绝望的院。每个女孩都迷恋的看着这个男人。

    闻人秋月赞赏的点点头:“慕容,这一次就靠你了。”

    “老师放心,我在国外经常参加各种体育比赛,对付这些对手足够了。”说完,慕容冲就朝着跑到上走去,身后另外两名运动员也赶忙跟了上去。

    “听到了吧,你只需要跑起来就行,有慕容在就够了。”阴萍走上来看着韩青冷冷的说。

    “老四,加油。”沙尘和歌答走上来拍了拍韩青的肩膀,柳辰飞也冲着韩青举了举拳头。

    本来韩青是想要拒绝的。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要上了,这个阴萍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已经让韩青有点不耐了,既然如此,何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呢?

    “历史系五班,你们班还缺一个人!”

    广播里面裁判员大声训斥,整个体育场躁动不已,怨声鼎沸,大家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加油。”

    就在韩青走进跑道的一瞬间,身后传来了闻人秋月的低吟声,声音细在山呼海啸的氛围中除了闻人秋月没人能够听到。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韩青,他回头给了闻人秋月的一个微笑,然后走向跑道。

    “难道她听到我说话了?”闻人秋月看着韩青的身影,心中回味着刚才那个突兀的笑。

    当韩青站在跑道前,全场安静了下来,高台上的裁判员看了慕容冲一眼,慕容冲用手比了一个的手势,裁判员又看向闻人秋月,后者也是点点头。

    屏息,整个体育场屏息期待。

    “我最后一棒。”就在慕容冲已经做好起跑姿势的时候,韩青对着身前的队友说。

    那人看了慕容冲一眼,慕容冲皱了皱眉头还是点点头,反正这一场完全看自己了,第四棒是谁也无所谓了。

    得到了慕容冲的首肯,队友让出了自己最后一棒的位置。

    “哼,还最后一棒,这小子想出风头想疯了吧,赢了还不都是慕容的功劳,他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么?”阴萍藐视的心中暗笑。

    “各就位!”

    “预备!”

    深呼吸,一个体育场的深呼吸,之后,就是窒息。

    砰!

    发令枪响起!七个矫健的身影迅速冲了出去!

    “加油!加油!加油!!

    此时整个体育场被加油声吞没!人们的疯狂来到了最巅峰。

    而其中最为紧张的,就是院了,他们可能创造历史,也可能功亏一篑,而一切的希望现在看来都在第一棒慕容冲身上了。

    阴萍不停的挥舞着双臂,所有院的学生都摇旗呐喊,就连闻人秋月都情不自禁的握紧了玉手。

    “第一!慕容冲到第一了!”阴萍歇斯底里的呐喊着。

    瞬间,整个院都沸腾了!为慕容冲加油的声音开始占据整个体育场,就算是其他学院的女生,这一刻也被慕容冲征服,纷纷投敌。

    出发的时候慕容冲并不是第一个,但是只是短暂的两秒钟的调整,他就冲到了第一名,而距离他最近的第二名已经被甩开了几个身位!

    半程过后,已经有了足足十几米的差距!要知道,这可是决赛,是有体育学院的高手参加的决赛!饶是如此,慕容冲依旧冲到了第一名,而且牢牢占据着优势!

    交棒!慕容冲最后加速,终于将接力棒交到了第二棒手中。

    “这个优势,说不定真的可以!”

    院的奇迹仿佛就在眼前。

    优势在被缩体育学院的三个系正在拼尽全力追赶,对院形成了围击,二十米的优势在第二段中被缩小到了十五米,每个院的学生都摸着自己胸口抑制着心跳。

    “小心!”

    哗!

    当那根棒子重重的砸在地上的时候,每个人的心仿佛也摔在了地上,粉碎。

    掉棒!

    院的第二棒和第三棒在交接的时候竟然掉棒!虽然飞速的捡了起来,但是原本十五米的优势,荡然无存。

    慕容冲双手叉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摇头叹息,这一掉,别说登上领奖台了,不是倒数第一就是万幸了。

    院的学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曾经,奇迹这么近,但是转瞬间,无影无踪。

    闻人秋月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心中惋惜,蓦然,她的心头浮现了韩青的那一个微笑,随即她抬起头看向那个站在最后一程的身影。

    “都快交棒了,他怎么还不助跑”闻人秋月疑惑的呢喃,她的声音虽但是因为此刻院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听到了。

    然后,一齐望向最后一个人,韩青。

    “丢人丢到全校了。”阴萍没好气的说,想到慕容冲辛辛苦苦赚来的优势就这样被三个笨蛋给毁掉了,她就觉得不值,尤其是这个韩青。

    而此刻的韩青,风轻云淡。

    身旁的对手一个个完成了交接棒,朝着最后的终点冲了过去,而最快的体育学院三个队伍则已经跑了四分之一的路程了。

    急什么?韩青摇摇头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眼前,自己的队友终于冲了过来。

    稳稳地,最后一个交棒。

    “辛苦了。”韩青轻声道,然后回头看向终点,抬起了脚。

    震惊整个杭城大学的一幕就这样在所有人眼前上演了,而历史,在这一刻刷新和改写。

    就像是一阵风一样,韩青从迈步到他抵达终点,没有人看清发生了什么,逆转,就在分秒间。

    扭了扭脖子,韩青将交接棒放在了终点线上,而这一刻,三个体育学院的学生才完成了比赛。

    凝固,气氛像冰一样凝固。

    闻人秋月痴了,阴萍懵了,所有人都不会说话了。

    但,韩青已经尽力了,尽力让自己放慢脚步,然后不至于太夸张的胜利,只可惜,对手实在是太弱小了,自己只是向前发了一下力,一百米的距离就在自己身后了,而对手,还在一百米内冲刺。

    你们的距离,是一百米,而我的距离,是整个星空。

    慵懒的伸了个腰,韩青走在万道目光中,如同山间的风,不着痕迹。

    当他掠过慕容冲的时候,站住回头,嘴角一抹轻松:“其实你不用那么拼的,我的优势,足够你走路了。”

    说着,韩青摆摆手,离开了体育场。

    而身后,是传说在酝酿。

    回到家里的时候秦梦瑶也不在家,韩青也不知道她去没去体育场,最好没去,否则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韩青端坐在自己的床上闭上了眼睛。

    “果然要到突破期了么?”

    整个房间的所有物件都开始无风摆动,不少东西叮当作响。

    九玄决开始运转,丹田内那一抹亮光越发明亮,开着的窗户晃动的最是厉害,外面天地间的灵气近乎实质化的开始涌入这个房间,最终灌输到了韩青的身体内。

    “怪不得当年练九玄决的人总是能够起死回生,原来可以将灵气最大化成这样,着实了得。”

    虽然地球的灵气稀薄,但是依靠着九玄决蛮横的汲取,韩青丹田内如同火炉一般,那颗莲子状的光亮更加旺盛了。

    睁开眼,韩青双手缓缓垂下转头看向前面的桌子,一秒钟过后,上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马上就要突破了,这个时候谁打电话来?”

    到了现在的境界,韩青甚至能够感受到电波,所以刚才虽然有了突破的契机,但韩青还是忍住了,原因就是感受到了电波。

    “荣鹏天?”

    来电话的竟然是之前和自己动手的荣鹏天,韩青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荣鹏天说明天想请自己到他郊区的别墅一叙,一方面是为上次的事情赔礼道歉,另一方面是想让韩青帮个忙。

    韩青斟酌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