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城,崇山峻岭中。

    冯宅。

    此时坐在堂中的,只有两个人了,而上一次,还有三人,只是冯二水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下冯一山和冯三川了。

    冯一山的脸色并不好看。

    冯三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了许久之后,冯一山才饮了一口茶看向冯三川:“老三,莫邪怎么样了?”

    说到莫邪,冯三川心里也舒畅了一点:“大哥放心,莫邪进度很顺利,炼精化气这个阶段已经多了,现在已经到了道乾境界。”

    “已经突破了?”

    冯一山的脸上也露出了喜色,随即追问道:“你确定?”

    冯三川得意的一笑:“大哥,我难道还能骗你不成,待会你尽可以去修炼场上看,莫邪现在的实力,可比你我同年纪的时候强上太多了。”

    得到了冯三川的肯定,冯一山嘴角露出了笑意:“不到二十岁,就已经突破了道坤境界,自然是比你我都要强的,否则这孩子日后怎么有资格继承我冯家基业!”

    冯三川也是点点头:“大哥说的没错,莫邪这孩子日后必成大器,等到他真的到了道乾后期的时候,将我家族的传承功法传给他,这孩子日后前程不可限量!到时候别说浙南了,就是整个浙省,他都能一统!”

    听到冯三川的话,冯一山微微颔首:“不想那么远,修道一共四层境界,道坤,道乾,道心,道法自然,每层境界三层小境界,现在莫邪到了道乾前期,至少也有武道决定高手的实力了,甚至是一般的决定高手都不能奈何他,再加上他现在已经修习了冯家功法的前半部,就算是面对先天高手都能全身而退。”

    说着,冯一山舒了一口气:“前段时间听说路家那姑娘到了绝顶境界了,可把我好一阵愁,这一下好了,道坤境界的莫邪,定然能战胜她了。”

    冯三川深表赞同,不过他眼睛一闪想到了什么说:“大哥,听说前段时间形意拳的郝政在军区被人打伤了,咱们又少了一个对手。”

    冯一山冷笑了一下:“郝政?别说我,想来莫邪都没有将他放在眼中过。”

    冯三川也觉得自己想的多余了,刚准备自责两句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一事:“大哥,白宗那两个徒弟你听说了么?”

    “白崇山那个老东西的弟子?”

    冯三川点点头:“之前就有小道消息说这两个弟子似乎在浙北有一趟奇遇,之后修为大涨,说不定这一次会给我们造成麻烦。”

    “哼,白宗?”

    冯一山不屑的笑了一下:“要是百年前的白宗,也许我还要忌惮三分,但是现在的白宗是什么东西?一个门派下来才三个人,要不是有点历史,谁还记得他们?”

    “也是,是我多心了。”冯三川笑着说。

    冯一山摆摆手:“到时候别说给我们造成麻烦了,他们就是能闯过第一轮,估计都要回去烧高香拜谢他们的祖师爷在天保佑了吧。”

    “哈哈哈哈。”

    冯三川肆意的笑了出来:“是啊,我还记得之前有一届师辈只见比试的时候,我还对上过白崇山那老头呢,当时我一掌下去,要不是这老头有点经验,骨头都要断三根了,后面要不是我手下留情只要了他一根胳膊,估计现在还停在一流境界呢。”

    “这种人,也能当师傅,真是好笑了。”

    说着,冯三川自己都摇起头来:“更别说他两个垃圾徒弟了,也是瞎了眼了跟了他。”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不以为意。

    白宗,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个校花。

    “对了,灵寂洞的人来了么?”

    冯一山出声询问,之前他一直在担忧路家那个女娃子的实力会不会超越莫邪,但是现在得到莫邪已经突破的消息,他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有莫邪在,这一次弟子辈的头魁跑不了了。

    冯三川点点头:“已经到温城了,之前去请他们过来我们冯宅休息,但是据说这一次领头的是一个年轻弟子,好像也要参加我们浙南的甲子决,为了避嫌就没有过来。”

    “哦?”

    听了冯三川的话,冯一山有点出乎意料。

    “不过大哥放心,灵寂洞那边的人说了,只是切磋而已,绝对没有搅局的意思,不会影响莫邪拔得头筹的。”

    听到冯三川这么说,冯一山才平静了下来:“就算是他们真的对上莫邪又如何,难道我儿还会惧他?说白了,我们冯家之所以和他们灵寂洞交好,还不是看在他们那一手炼丹的本事上,要不然,我也绝对不会做他们灵寂洞的客卿。”

    冯三川笑了下喝了口茶:“大哥说的是,不过现在我们毕竟和灵寂洞也交好了,灵寂洞乃是徽省最大的炼丹门派,就算是在整个江南也是前三甲的存在,有了灵寂洞这根线,我们想要动那个韩先生,就有把握多了。”

    韩先生。

    提到这个名字,冯一山脸色阴沉了下来。

    “没错,若不是这个姓韩的要了我二弟的姓名,我怎会委身做他灵寂洞的客卿?还不是为了能够联合灵寂洞以防万一!”

    冯一山咬牙切齿的说着。

    冯三川也是脸色冰冷,韩先生,这个名字,和冯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是他,让冯二水死的不明不白,让冯家成为浙南的笑柄!

    “哼,当初实在是小瞧他了,也是我太大意,让老二没有任何准备就过去赴死!但是历史不会重演,我冯一山不会在一个地方跌到两次,只要有了灵寂洞的支持,到时候绞杀姓韩的必然万无一失!”

    冯一山阴狠的说。

    冯三川频频点头:“宰了这小子,到时候整个浙北都会臣服在我们冯家的脚下,莫心寒那个婊子还能往哪里逃?现在不过是让她一时快活罢了,到时候灭了姓韩的,她再没有靠山,抓来给莫邪当个小妾有何难?”

    “小妾?”

    冯一山冷哼了一声:“她还配不上我儿!”

    “没错!”

    冯三川赶忙说道,此时,两人的目光看向堂外,冯一山低声呢喃:

    “还好这小子是在浙北不知道我浙南的甲子决,否则我在甲子决上就能斩杀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