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推开门走了进来。

    虽然刚刚经历了狂风暴雨,但是他的身上一点雨水都没有沾。

    因为这个神海世界是虚幻的,它的主人已经死了,所以韩青的神识不会和这里有任何交集,但这也正是让韩青不解的地方。

    为什么这个祖师爷能够看得到自己。

    他是百年前的人物,而且照他自己的说法他走了之后就是九死一生,应该已经死了才对,为何还能够看到自己?

    这是相隔一百年的交汇。

    “你怎么可能看到我。”

    韩青低声说。

    祖师爷呢笑了一下招了招手:“小兄弟,坐。”

    哗啦啦。

    夏风吹过,洪倩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

    此时,白老三人已经站在这里两个多小时了,时间也从晚上九点来到了近十二点,而韩青自从逼出夜明珠的精光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了。

    就像是一尊石人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师父,你说韩先生会不会有什么事情?我们要不要叫醒他?”洪倩担忧的说,大眼睛写满了焦急。

    一旁的白志明也是点点头:“是啊师父,这太吓人了。”

    只是白老却不理会两个弟子的劝说,而是摇摇头:“以韩先生的实力,就算是这夜明珠真有什么我们不懂的地方,但是想让他困在其中并不容易,再等一下吧,若是一个小时后先生还是不动,我们就上去叫醒他。”

    听到白老这么说,两个弟子也只能点点头,继续聚精会神的看着韩青。

    衰老的祠堂,满是历史的忧伤。

    烛光闪烁,祖师爷的身影有些虚幻,甚至渐渐的开始朦胧了起来。

    坐在一旁椅子上的韩青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祖师爷正在恢复自己的一点点精气,刚才在夜明珠中创造一个神海的时候已经消耗了他所有的神识。

    而韩青也知道,自己眼前的一幕,在近百年前,真实的上演着。

    只是,他为什么能够看到自己。

    这样想着,韩青突然脑中一闪看向祖师爷,而此时后者也终于回过神真开眼来,看到韩青的表情,他露出了笑容:“想来你已经猜到了。”

    韩青皱了皱眉头点点头。

    “你肉身已死,如今之所以能够看到我,是因为你在神海之中藏了一丝神识对么?”

    祖师爷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韩青心下了然。

    正如自己所想,这个祖师爷已经死了,刚才外面他神海世界的雨没有落在自己的神识上,就证明他已经死了。

    之所以他能够看到自己。

    全因他在自己的神海,留下了一道神识。

    刚才,也是百年前,他在夜明珠中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同时也剥离了自己的一丝神识隐匿其中,如此,他才能再度苏醒,百年后还能见到自己。

    “只是,终究还是要消散了吧。”

    韩青看着祖师爷若隐若现的身影说道。

    祖师爷苦笑了一下:“没错,毕竟过去了百年,而且这神海建造的太仓促,其中甚至连灵气都没有,这缕神识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若是你再晚两三年进来,怕是见不到我了。”

    风吹,窗摆,故事徐来。

    “小兄弟,这夜明珠是你夺来的,还是白宗之人给你的?”

    祖师爷看着韩青问道。

    韩青自然明白他想什么:“放心吧,白宗还在,这夜明珠也是你徒孙们让我破解的,此时,他们正在外面翘首企盼呢。”

    听到韩青这么说。

    祖师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他闭上了眼睛摇摇头:“苍天不负我,白宗还能延绵百年,已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

    说着,他的面容开始苍老,身子开始佝偻,身上的气息更淡了:“小兄弟,我是行将就木之人了,这缕神识一散,我就要彻底消散在这天地之间,我那白宗,现在如何了?”

    韩青沉默了一下轻声道:“只剩下三人了。”

    一句话,祖师爷脸色一滞布满了哀思,许久之后他又展露笑颜:“也罢,我走的匆忙,没有留下传承功法,白宗能够传到今天,已经是侥幸了,小兄弟,还要多谢你,在白宗还有人的时候,找到了我。”

    说着,他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份泛黄的书籍。

    “这是我这一缕神识在此百年总结出来的白宗传承功法,百年前,我走的匆忙,不能给弟子们留下什么,但是这缕神识一直在此铭记我毕生心血,时至今日,这份功法再度出世,必然可以让我白宗重塑往日辉煌。”

    说着,他站了起来庄重的一鞠躬,然后将这份功法递给了韩青:“小兄弟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唯望来世还能报答小友之恩!”

    一缕神识在此缠绵百年,为的就是一份功法传承,这祖师爷,已经尽力了。

    怪不得他要将这夜明珠留下,为的留下一线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将这份功法传给有缘人,而今,他心愿已了,也算是善终了。

    接过这份功法,韩青轻声道:“放心吧,我与你白宗有缘,这份功法待会我出去便会传给你的后世子弟,而且你白宗虽然现任掌门已经年迈,但是两个弟子倒是资质尚可,而且对白宗也是忠心耿耿,你大可安心。”

    听到韩青的话,祖师爷露出了会心的笑容,那一刻,这缕神识终于开始消散,而这神海世界,也开始土崩瓦解。

    心愿已了,世间再无牵挂。

    只是眼看着祖师爷的身影渐渐消失,韩青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喊道:

    “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你刚才说华夏修真之人都要共赴此劫!那是一场什么浩劫?”

    时不我待,韩青必须问更多:“那一场赴会之后,华夏可还有修真之人!那场浩劫之后,可有人幸存!”

    轰隆。

    整个神海都在崩塌,韩青一脸的焦急,若是神海彻底崩碎之前自己没有出去的话,那自己的神识很有可能就要跟着这世界一起崩塌了!

    到时候别说这白宗传承功法,就是自己都会元气大伤,从新修炼神识!

    呜呜呜

    阴风嚎叫。

    韩青一跺脚就准备离去,但就在他刚刚想要撤离之时,祖师爷虚弱的声音传来,只一字。

    “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