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老和白志明洪倩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不知不觉得,他们开始热血澎湃。

    尘封近百年的秘密真的要解开了么!

    庭院中央,夜明珠的光芒大盛,就像是一个小月亮一样矗立在韩青的手中,渐渐悬浮,然后屹立在空中。

    只是除了除了光芒,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满怀期待的白老三人也有点搞不明白了,这都过去一段时间了,怎么没有变化呢?这夜明珠的秘密到底在哪里呢?

    三个人顺势看向韩青。

    只见后者此时闭着眼睛,身子巍然不动,三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屏息以待。

    “竟然是神海”

    韩青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世界。

    一片朦胧。

    神海,神识强悍到一定程度才能酝酿出来的存在,而想要达到这种程度,没有融合后期的修为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么说来这白宗的祖师爷竟然是以为融合后期的高手!”

    韩青实在是太震撼了。

    虽然前世的他早已经突破了修真阶段,甚至修仙都已经到了顶峰,但是如今重生,在地球上想要见到融合期的高手,实在是太难了。

    之前,自己最近一次遇到修真界的高手,乃是那本金丹期高手的日志。

    但是现在,自己进入到了一个融合器高手的神海中!

    “呼”

    就连韩青都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想要将神识凝聚成神海,绝不是地球上的所谓修道功法可以做到的,唯有正统的修真之人才能凝聚出神海这样庞大的存在。

    “果然,百年前的地球上,还是存在修真之人的,至少可以证明,修真一脉并没有消逝的太早。”

    这样一想,韩青又有点心惊了,一九一二年宣统皇帝退位,当时的白宗在浙南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宗门,但是华夏之大岂是一个浙南可以相比的。

    “那个时候既然有融合后期的高手,那浙南之外,岂不是可能还有更强的存在”

    韩青心中一跳。

    但是此时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这位融合后期的祖师爷到底在他的深海中留下了什么秘密呢?

    韩青甚至比白老他们还要好奇。

    之所以白宗百年来无人能够参破这夜明珠的秘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的修炼方法出现了问题,甚至到了现在,别说是修道了,白宗甚至已经变成了一个武道门派。

    如何生出神识?

    就算是武道宗师的神识,别说和修真之人相比了,就是和同等级的修道之人比起来都有差距,也难怪当初最接近破解这个秘密的,只有白宗第二代掌门,因为那个时候的他,至少从祖师爷那里继承了比较正宗的修真功法。

    只是这功法伴随着岁月的侵蚀,已经变了味道。

    自然无人能够再练出神识。

    而想要进入这夜明珠的神海世界,就必须依靠强大的神识。

    这是一片朦胧的世界,韩青好奇这位祖师爷到底在这里塑造了一个怎样的场景。

    神识幻化人形,韩青站在这缥缈的世界中。

    这个世界没有灵气,可以证明当时这位祖师爷完全是自己的神识直接灌注到了这个夜明珠内,没有来得及做一点修葺。

    一个极其强大的神海世界是可以让任何人进入甚至在此修炼的。

    这里面会有超越外界的灵气和一切资源,完全是修真高人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

    修真之人,到了开光期就会有神识,而神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是修真之人的第二条性命,肉身虽然会毁灭,甚至是体内丹田莲花也会销毁,但是只要神识还在,就能再度幻化生命,只是想要到达这个层次,没有心动期的修为是不可能的。

    这神海世界,就是供神识修炼的地方。

    主人可以将自己的神识放置在这里进行修炼,甚至是允许别人的神识也进来在此修炼。

    毕竟高人自己创造出来的神海世界,拥有比外界更充沛的灵气和修炼资源,更加令人向往。

    “咚”

    突然,这片世界一阵钟声传来。

    韩青面色一紧。

    眼前世界骤然开始变化,只是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院落的模样,而眼尖的韩青立马就发现这院落分明就是白宗的后院!

    而眼前的这个院落看起来比之前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看到的院落更加恢弘,一切都是崭新的模样。

    “这是一九一二年之后?”

    韩青低声呢喃了一下。

    此时,只见眼前院落开始有弟子不断进进出出,他们身上穿着传统道士的衣服,女子则是身穿白色道袍头上挽着发咎,当年的模样,就这样展现在眼前。

    匆匆忙忙,但却一片兴盛。

    天色渐晚,忽的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弟子们四处躲避,回到了自己的偏房中,而整个院落此时变得惶无一人,大雨倾盆,伴随着夜色,此时一个年轻人冒着雨水从前院跑了过来。

    噗通一声跪在了祠堂外。

    “师父!徒儿来了!”

    他高声大喊。

    “徒儿快进!”

    祠堂里,一道有些急促的声音传来。

    那徒弟赶忙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雨水打开祠堂的门走了进去。

    轰隆!

    雷声大震,韩青皱了下眉头也靠近了这幻化的祠堂,然后轻轻的在油纸上戳开了一个洞朝里面望去。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高堂上,他的相貌威严,虽然穿着是道士模样,但是身上的气质却像是一个上位者一般。

    此时,他的跟前跪拜着那个弟子。

    “徒儿,为师要去了。”

    他声音中有几分无奈和留恋,但是一丝决绝的味道准却怎么也抹不掉。

    徒弟抬起头:“师父!您要去何方?”

    祖师爷端坐着说:“去捍卫修真一脉的尊严。”

    徒弟一愣:“那师父您还会回来么?”

    那祖师爷苦笑了一下:“回来?”

    少许,他叹息了一声:“我这一趟去,别说是回来了,就是能够留给你们的东西,都没有,还有比这更凄惨的事情么?我精心创办的白宗,刚刚有了兴盛的苗头,但我却要远走他乡,真是天意弄人啊。”

    徒弟的身子一震,能够感受到师父话中诀别的味道。

    “师父!到底是什么事情,就不能告诉弟子么?”

    祖师呀叹息了一声,疼惜的看着跪在自己眼前,这个自己最喜爱的弟子:“何止是为师,偌大的华夏,无数的修真之人,都要共赴此劫!”

    说着,祖师爷身上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荡漾,他站起来走到案板前,伸手在案板下面掏出了一个小盒子。

    赫然正是之前韩青见到的夜明珠的盒子。

    而当祖师爷打开盒子之后,夜明珠果然静静的躺在那里。

    这时,只见他突然脸色一紧,双手将夜明珠紧紧的合在手上,他的身上突然精光大盛,而跪在前面的弟子则是惊慌的看着自己的师父。

    “凝!”

    祖师爷大喝一声。

    只见所有的精光最终都朝着夜明珠汇聚而去!

    呼

    待到光芒散去,祖师爷脸上有几分疲惫,他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徒弟依旧跪在地上,诚惶诚恐。

    两个时辰过去了。

    窗外的雨水已经渐渐停歇,屋内压抑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一点,祖师爷抬起了眼皮,他的眼睛通红满是血丝,但是精气神也回来了一些。

    “徒儿,以我如今的修为,是可以留下我白宗的传承功法的,只是为师自己都没有想到事情这么急,竟然来不及让我将毕生所学提炼成功法给后世的你们,眼下,为师能留下的,只有这颗夜明珠,若是你真的有机缘能够靠自己突破到开光期,那为师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说完,祖师爷将夜明珠放在小盒子里递给了徒弟。

    徒弟还要再问两句,但是祖师爷似乎已经疲惫不堪,摆摆手就让他退了下去。

    嘎吱。

    房门观赏。

    油灯闪烁,韩青瞳孔中的光亮也随着这烛光不断摇曳,看了那疲惫的祖师爷一眼,韩青略显失望的准备离开这里。

    但就在这时,那祖师爷漆黑的瞳孔突然转向了韩青的方向。

    “小兄弟既然已经来了,何不出来一叙。”

    韩青身子一震,眼中骇然:

    “你能看到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