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宗。

    四处是山林掩映,到处是鸟语花香,春已到尾声,夏正隆隆而来。

    浙南本来就是南方,天气炎热潮湿,但是在这山林中,少却了城市的污染,多了森林的保护,气候倒正常很多。

    虽然也炎热,但却是夏天本来应该有的味道。

    厨房里面,白崇明蹲在地上烧着柴火,嘴里还哼着小曲,一旁的角落是他从自己房间提过来的音响,里面正放着悠扬的民谣音乐。

    “再不见风样的少年,格子衬衫一角扬起。”

    “从此寂寞了的白塔后山今夜悄悄落雨。”

    “未东去的黄河水打上了刹那的涟漪。”

    “千里之外的高楼上的你,彻夜未眠”

    “欧咦耶”

    “喂喂喂!别唱了好不好,能不能好好炖猪肉?”

    白志明唱的正开心的时候,门外一道娇喝声传来,他委屈的哼了一声,关掉了音响,门外,洪倩插着腰走了进来。

    看了一眼厨房,闻了一下味道。

    洪倩指着白志明说道:“师兄啊!不是我说你,做饭就是做饭,修炼就是修炼,你一天到晚天天唱歌,不知道的人以为你是个歌手呢。”

    “我看,你倒不适合待在这里,而是应该去参加华夏好声音去。”

    听到洪倩这么说,白志明眼睛一亮:“师妹,你也是这么觉得的么?我也一直觉得自己很有音乐天赋呢,当初要不是被师父拐过来,说不定我现在已经是红遍华夏的歌神了呢。”

    看到白志明竟然接上了话茬,洪倩一阵无奈,她声音提高了三个分贝说道:“那你现在就去吧!”

    白志明轻咳了两声,用烧火棍捣了一下柴火:“人家不就是随便哼哼两句嘛,再说了,要是我走了,师父年纪那么大,你还是个姑娘,谁照顾你们呢,我怎么可能放心呢,真是的。”

    洪倩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师兄。

    摇摇头,她走到了白志明的身旁看了看大锅里面的肉说道:“师兄,比起你唱歌,你还有另一个强项。”

    白志明眼睛一亮:“哦?没想到师妹的眼睛比我还雪亮,快快说来。”

    洪倩好看的唇角一扬:“你还适合做个厨师。”

    白志明脸上一阵尴尬,然后摆摆手:“我五星级大厨的手艺就不要再说了,只是可惜一直只有你们两个食客,不过这次好了,神秘宗师要来了,之前文师父师父一直不说,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说到宗师这两个字,洪倩的脸色也严肃了起来,心中也有着浓浓的期待。

    “以宗师的实力,不可能没有威名或者势力,但是师父却说这位宗师是位孑然一身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路。”

    白志明笑了笑拍拍手,掀开锅盖看了一下里面接着说道:“师妹,你可还记得我们之前在黄毛尖上遇到的那位高人?”

    此话一出,洪倩眼睛一闪:“那当然,高人之恩,没齿难忘。”

    白志明点点头:“自从那一次为高人护法之后,感悟颇多,而且那一夜修炼竟比的上往常半年,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感悟,从那之后,咱们回来就进度大增,说真的,都是高人之恩。”

    洪倩深表赞同:“是啊,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那位高人了。”

    二人一阵怅惘,想起黄毛尖上的奇遇,到现在都令他们日思夜想。

    那山巅爆射,拯救空难的威武,令人神往。

    “再过两天就是甲子决了,这位宗师来了之后,说不定这次甲子决我们白宗不再是炮灰了。”

    洪倩笑着说。

    白志明也有几分悦色:“是啊,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这位宗师是不是会帮助我们白宗出手,不过看师父样子,好像和宗师很熟一样,说不定真能帮我们呢。”

    据说这位宗师乃是无根浮萍,也许真是白宗的一种机缘呢。

    “师妹,等宗师来了之后,我们这段时间的修炼成果刚好可以让宗师指点一下,这一次甲子决你我都要上场,主要是你,还是第一次登台,千万不能辱没了我们白宗的门面!”

    白志明看着洪倩慷慨激昂的说。

    洪倩冷笑了一下:“上一届你不也是第一次代表白宗么?结果师父走到第二轮,你一轮跪,也不见你说自己辱没了宗门。”

    被洪倩无情的戳穿,白志明脸上一点尴尬都没有。

    “以前咱们白宗算什么,现在不一样了,咱俩修为突涨,再加上说不定有宗师坐镇,这次甲子决,死都不能当炮灰!”

    虽然白志明脸皮厚,但是洪倩内心其实也是想为宗门争光的。

    这些年,白宗太尴尬了。

    被人瞧不起还好,最怕别人连瞧都不瞧你,直接忘记了你。

    以前的白宗,就是这样的存在,作为浙南最小的宗门,若不是有着百年的容颜,以现在这个规模,怕是连参加甲子决的机会都没有了。

    甲子决,浙南修炼界的盛世。

    每个宗门都会为了这个盛世精心准备。

    但是白宗不需要。

    别人精心准备,那是因为一个宗门参加甲子决的只能有三个人,师辈出一人,弟子辈出两人。

    别的宗门都是精挑细选最后选出两个弟子一个师辈,但是白宗从来不需要选。

    总共就三个人选什么选,甚至洪倩没有成长起来之前,白宗一度只有白志明和白崇山两人参赛。

    最好成绩就是上一届的师傅第二轮了。

    至于弟子这一辈的最好成绩没有最好,只有最差。

    洪倩到现在还记得,之前陪着师父还有师兄去温城参加甲子决的时候,那种没有一个人愿意和他们说话的感觉,甚至他们进入擂台的时候,还被拦在外面,后面还是冯家的一位老先生出面才让三人进去。

    时至今日的白宗,早就从当年的辉煌落到了谷底。

    能记得的,都没几人了。

    看着眼前的白志明,洪倩看到了他低垂的眉角有一丝坚韧,这一点和他们的师父一样,包括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看似乖张的表面,实则都深刻着振兴师门的决心。

    “再杀只**,人家好歹是宗师呢,一只猪我怕不够吃。”

    白志明笑着说,然后丢下烧火棍朝外面鸡圈走去。

    厨房里,洪倩看着师兄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师兄,我知道你心里有多么的爱师门,若非如此,以你的性子,怎么可能这么看重别人呢,还不是想要得些指点,让白宗,让师父脸上有光么?”

    这样想着,洪倩提起自己的裙子赶了出去。

    “师兄,我们一起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