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崇山就是之前在沪市见到的那个白老,罗婉玉的客卿。

    看到这个电话,韩青就知道自己期待的事情来了。

    果不其然,电话里,白老盛情邀请韩青莅临白宗,并且到时候会举白宗之力来给韩青接风洗尘。

    想想白宗加上他和两个弟子也不过三个人。

    这举白宗之力,韩青就不期待了。

    让景老三放心回去之后,韩青就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正准备打电话的时候,电话率先来了。

    韩青一笑,刚才还觉得自己清修的有点久了,事情马上就多了起来。

    “先生。”

    刚壁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韩青点点头:“来杭城。”

    两个人的交谈简单明了,刚壁交代了一下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逆羽这三个月的成效不错,虽然最后只剩下二十号人了,但是这二十个人却绝对是以一敌十的精英之兵,而江南特种大赛也将不日开始,在这之前,韩青刚好有时间去一趟浙南。

    甲子决。

    想到这个比试,韩青心中就有了期待。

    下午六点多,已经夕阳浮现的时候,刚壁出现在了小区门口,他穿着一身黑衣,本来就高大威武的身子加上一身的戾气,周遭路过的人都情不自禁的避让三分。

    有了刚壁在,很多事情就不需要自己亲自出手了。

    这一趟真难甲子决之行,韩青料定事情不少,若是动不动就要亲自出手,堂堂天尊颜面何在。

    到了汽车站,韩青买了两张到处州的车票,原本景老三他们都准备叫车送自己的,但是韩青都拒绝了。

    豪车哪有班车坐着舒服。

    身旁跟着刚壁就是好办事,而且这家伙也很给力,本来就凶神恶煞的,再穿上一身黑衣,就像是杀手一样,一上车,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时,就有两三个人下车退票坐下一班了。

    太吓人了。

    也没看手里的票,反正人也没坐满,韩青和刚壁直接朝着最后一排走去。

    “你也是学生吧?”

    刚刚坐下来,旁边就传来了一道悦耳的声音,最后一排的位置是四连坐,右手边两个位置坐着两个女孩,韩青这才转过头看了一眼,和自己说话的是一个穿着民族服饰衣服的女孩,看起来应该是浙南那边少数民族的,不过长的倒是挺水灵,也算是中上之姿了,而让韩青眼前一亮的,倒是她身旁的另一个女孩。

    坐在靠窗的位置,也没有看向自己,好像看着窗外的风景,但是又一脸的淡然,挂着一丝淡淡的忧伤,算得上一个冰山美人了。

    “是不是被我们秋雯给惊艳了?哈哈,我告诉你,她可是我们金陵大学的校花呢,我看相貌普通,就不要多想了。”

    看到韩青没有理会自己,而是把眼睛放在冯秋雯的身上,宋艳有点不开心的说道。

    韩青轻笑了一下收回了眼光,他发现在这个叫宋艳的女孩取笑自己的时候,这个叫秋雯的女子依旧没有转过头来。

    “你好。”

    韩青笑了一下:“我是杭大的,叫我韩青就好了。”

    宋艳惊呼了一下:“哦,原来你是杭大的啊,这学校可不在我们金陵大学之下呢,没看出来你还是个学霸。”

    如果只跟宿舍的比的话,自己确实算是学霸了。

    “侥幸考上的。”

    韩青谦逊的说。

    宋艳摆摆手:“我叫宋艳,这是我舍友冯秋雯,咳咳,我告诉你哦,不要对我们秋雯动什么心思,她可是我们金陵大学的校花,而且秋雯的性子冷,你驾驭不住的。”

    宋艳也是个开朗的女孩,因为坐大巴车从杭城到处州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而且还要从深山中开过,还是挺危险的,再加上时间长路途险,看到韩青和他身后的高大的男人,宋艳就觉得应该结交一下。

    万一待会路上遇到个什么事情,有韩青身后这个大哥在,应该没人敢动他们。

    没办法,谁让身旁坐着秋雯这个大美女呢,而且两人又都想坐班车看看山里的风景,也就冒了这个险了。

    看起来这个宋艳以为自己看上了这个小美女啊。

    韩青无奈的摇摇头,其实之所以他多看了冯秋雯两眼,完全是因为他发现这个女人体内有一丝灵气,虽然不强,但也比普通人多很多了,和自己第一次见景茵梦的时候差不多。

    “看来这一趟浙南之行注定有趣了。”

    韩青心头满意,这还没到浙南,出发就遇到了一个修炼之人,而且还这么年轻,浙南果然是修道之风昌盛啊。

    “喂,你听说了没有,过段时间我们金陵大学和你们杭大有一场足球友谊赛呢,我和秋雯都是拉拉队的,到时候我们可会去哦,说不定能见到你呢。”

    车子还没有开动,宋艳聊得起劲。

    一路无聊,有个女孩在旁边聊聊也无妨,韩青就也有一搭没一搭的陪她聊着。

    轰轰轰。

    大巴车发动,刚才刚壁下车去买了水和一些吃食上来,车子就要关门的时候,一个全身穿着漂白牛仔夹克牛仔裤的男人走了上来。

    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一上车就看到了坐在后尾的冯秋雯和宋艳。

    眼睛一亮,就朝着这边走来。

    “你去前面坐。”

    小青年对着韩青招招手。

    宋艳脸色一紧,自然明白这个家伙的用意,当下手心就出汗了,而一旁的冯秋雯则毫不在意,依旧看着窗外的风景。

    “别让好不好”

    宋艳小声说道,玉琴中充满了渴求。

    韩青闭着眼睛,没有动。

    小青年皱了下眉头:“小子,我说话你没听见么?”

    韩青闭着眼睛。

    “操!”

    小青年大骂一声,正准备出手的时候,韩青突然站了起来。

    宋艳脸色一暗,就连一旁的冯秋雯都微微摇头,小青年脸上一松:“小子,算你识相,前面坐着去吧,这两个妞我来陪。”

    说完,小青年就准备坐进去。

    但是一只脚挡在了他的面前。

    他脸色一沉抬头看向韩青:“小子,玩我?”

    这边的动静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司机看了小青年一眼无奈的摇摇头,似乎也认识这个人,也没说什么。

    只有宋艳紧张的不行,想着自己是不是害了韩青,不应该让他保护自己两人的。

    只是韩青却不为所动,抬了下眼睛瞟了眼小青年:“麻烦你让一下。”

    “什么意思?”

    小青年一愣,搞不懂韩青什么把戏。

    “我弟弟要进来。”

    “弟弟?”

    小青年懵逼了一下:“什么弟弟?”

    韩青不耐烦的挥挥手:“自己回头看。”

    然后小青年就下意识的回头看。

    一个凶神恶煞高出自己两个头的黑衣男子站在自己的身后,气势逼人。

    “这是你弟弟?”

    他一阵无语,这男人看起来得有三十岁了吧,你弟弟,逗我?

    “是不是我弟弟不重要,他现在要坐进来,你让一下。”

    韩青淡淡的说。

    小青年神情一冷:“我辉哥在这条线上混了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给别人让过坐”

    话还没说完,他只觉得自己背后一紧,再想说话就已经说不出来。

    车门打开,刚壁一手将他甩了出去。

    车厢里一片肃然无声,只听见外面砰的一声,然后传来那叫辉哥的青年叫骂的声音:“他妈的!你们给我等着!这趟车,开不到处州!”

    司机吞了吞口水,在所有乘客的催促下赶忙加快了速度,大家都因为韩青和刚壁之前的行为有点害怕了,想要尽快离开,但同时也对韩青和刚壁有了意见。

    这辉哥不就是想调戏一下两个小姑娘么,又不关你事,瞎管什么闲事!

    那个叫辉哥的,一看就是个小混混,而且看得出来也是去处州,保准这一条线上都有他的人,得罪了这样的人,这趟车还真保不准到不了处州。

    果然,车子刚刚开出杭城,就又有两三个人下车了。

    而剩下的,也都是胆子大一点的人,而且处州地处偏远,回处州也大都普通老百姓,舍不得这上百块钱的车费,想着惹事的不是自己,就算出了事情,应该也伤不到他们。

    一路无言,就连宋艳都有点害怕了,车窗外的天从傍晚到黄昏,再到深夜,星空出现。

    车子颠簸,很快就到了浙南的崇山峻岭中。

    而此时,也已经凌晨时分了。

    外面,是黑漆漆的山影,两旁,是险峻的崇山,宋艳毫无睡意,紧紧的看着车窗外,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刚才小混混的话还在她的脑海中,女孩子胆子小些,鼻尖都冒出汗了。

    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就在整个车厢的人都以为车子能安然到达处州的时候。

    司机猛刹车!

    众人一阵慌乱,惊慌的看着前方,心跳加速。

    一瞬间,十几道手电筒的灯光射了进来!

    紧接着,一道阴狠的怒喝传来:

    “他妈的刚才谁惹了我们辉子的!下车!全部下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