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是学历史的,开学前几周的课程对于他来说毫无难度,对于整个地球的历史,他甚至比所有人都更加的了解,若不是不感兴趣,随便做个研究可以得到各类大奖。

    闻人秋月看了看下面的学生,又是那四个人,她有点受不了了。

    “若是不想听课,可以逃课,我的课从来不会点名。”正在讲课的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知道说的是谁。

    闻人秋月的课虽然枯燥,但是奈何老师是大美女,依然是所有课程中上座率最高的课,很少会有人逃课。

    呼呼呼。

    呼噜声响了起来,旁边的沙尘实在是太吵了,柳辰飞似乎已经习惯,依旧能够熟睡,但是歌答却被吵醒了,听到老师的话之后心中大呼不妙,拍了拍身旁的三个兄弟。

    韩青一直没睡着,只是闭目养神而已,沙尘嘟哝着嘴抹了抹哈喇子醒了过来,柳辰飞拨弄了下自己的流海,认真的看向黑板。

    “你,站起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闻人秋月指着歌答说道。

    歌答一脸懵逼的站了起来,窗外阳光灿烂,脑海一片空白。

    “救命。”他目视前方,但是声音却传到了身旁。

    “函谷关。”韩青轻声道。

    “函谷关!”歌答朗声道。

    闻人秋月皱了皱眉头,清冷的目光看向了韩青,指了指:“你站起来回答问题。”

    韩青浅笑了一下:“问。”

    全班目瞪口呆,这小子太狂了吧,在闻人秋月面前这么理直气壮?这种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慕容冲,但是人家是有真本事啊,你一个天天上课睡觉的人,凭什么?

    韩青自然知道所有人看向自己的鄙夷,自己凭什么?凭文化。

    闻人秋月压了压心中的怒火:“老子西出函谷关之后去了哪里,为什么之后再无音讯?”

    老子西出函谷关,这是历史上著名的事件,直到今天依旧是未解之谜,当时西出的时候,老子身体健康,还刚刚给孔子传授过道法,据说他是看到周王室没落,想要去秦国宣扬道法,但是一去不回,再无音讯。

    闻人秋月看着韩青心中得意,这个问题在她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秦国,虽说如今历史学家众说纷纭,但是比较公认的还是老子到了秦国之后身体状况开始下降,在秦国的角落嗅到直到离世。

    函谷关他可能直到,但是这个问题他一定没有答案了吧,有了这个理由,自己就能好好教训教训他了。

    “死了。”韩青静静说。

    哗!

    班里一片茫然加懵逼,这小子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啊,死了,人家只是西出函谷关,你答个什么不行,你说人家死了,这不是找骂么?

    但是闻人秋月却愣住了。

    韩青说的,好像也对,老子确实是到了秦国之后没有做什么事情就离世了,虽然这两个字太简短了一些,但是好像确实没什么问题。

    当看到老师模棱两可的样子,大家更是惊讶,难道这小子真的答对了?不是吧,这可是千古难题,一个上课睡觉的家伙都能答对,就连坐在第一排的慕容冲都回头看了韩青一眼。

    老子确实是死了,只是死是地球的说法,在修真之人看来,他是飞升了,在茫茫戈壁中,老子坐化飞升,突破修真境界,来到了修仙的层次。

    “老师,下课了。”韩青看了一眼外面走动的人流,对着还在愣神的闻人秋月说道。

    后者咬咬牙不甘的看了一眼韩青长舒一口气:“下课!”

    韩青微微一笑,直接就朝着外面走去,同班同学都还在收拾东西,他什么都不用,因为他什么都没带。

    “韩青!留下来打扫卫生!”阴萍冲着就要走出门的韩青大声说。

    “没空。”背影留下来爽朗的声音。

    阴萍眼中怒火一闪,冷哼了一声:“哼,敢不听我的话!”

    美食一条街是大学城学生们聚餐的主要场所,在这条街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美味料理,在华夏,好吃又实惠的东西一般都在学校附近,虽然经常被很多学生嫌弃,但是毕业之后,往往又会回味无穷。

    松鼠小店,这家店的规模不算在整个美食街甚至可以拔得头筹,而且里面人满为患,现在又正是饭点,吃饭的学生络绎不绝,生意好的不行。

    踏步走进其中,一阵拥挤,不过往里面走就好了些,门口位置都是一些小吃,里面则都是雅座,清净很多。

    “看来晶姐还是很会做生意的,门口营造出热闹氛围吸引眼球,里面就餐环境更是一流,在大学生无往不利啊。”韩青暗暗点头。

    “这位姑娘,我是晶姐的朋友,晶姐让我今天过来找她。”韩青拦住了一个正在上菜的小姑娘说道。

    小姑娘楞了一下随即面露喜色:“哇,居然是个男的哦,不不,我一激动乱说话,小弟弟你是晶姐的弟弟么?”

    韩青有几分尴尬,什么叫做居然是个男的,不过少许他就发现其中的问题了,那就是餐馆外面的服务员都是女孩子,没有看到一个男生。

    “我们晶姐除了厨师,招人都是女孩子,小弟弟,你也是来做厨师的么?我叫水灵,是杭大的大二的学生,你也是杭大的吧。”人如其名,这个小姑娘确实够水灵的。

    只是自己有那么年轻么?小弟弟?呵呵。

    “我也不清楚我来做什么,是晶姐让我过来找她,麻烦叫一下。”人来人往,这个时候多说话不方便,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

    “水灵!上菜啊!瞎啊!”一个浑身肥肉的男人站在厨房门口怒吼了一声。

    水灵一个激灵脸上露出了几分惧色朝着韩青吐吐舌头就赶忙去端菜了,那男人一看就是大厨,瞪了一眼韩青之后就回到了厨房。

    “那是朱师傅,脾气很大,是后厨的一把手,店里面都是晶姐在把持,后厨就是朱师傅说了算,以后可千万不能惹着他,据说他后面有咱们大学城的大佬呢。”将菜递给客人,水灵一边对着韩青解释一边带着他朝二楼走去。

    在前台,韩青看到了正在算账的陈晶,后者见到韩青一脸惊喜,但是因为事情忙就让水灵先带着熟悉一下店里的情况,第一天也没有什么高要求,就是记一下座位号,上上菜就可以了,韩青就这样莫名其妙了的开始兼职生涯。

    整个服务队伍,只有他一个男生,不过他也不在乎,本来自己就是过来走个过场,等到陈晶的生意没有那么忙了之后自己不来就是了。

    不过做了半天,韩青终于知道那个大厨朱师傅的脾气了,是真不好,动不动就要骂人,上菜速度稍微慢一点就要承受他的冷艳嘲讽,不少姑娘都被骂的泪水打滚,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仗着有后台为所欲为。

    韩青倒是不在乎,自己第一天来,没出什么岔子就可以了。

    清晨修炼,白天上课,晚上来餐馆帮帮忙,韩青的日子倒是也算充实,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布阵让他有点着急。

    这天,熟悉的和每个人打过招呼之后,韩青又开始忙碌起来,来了几天了,店里的人都认识的差不多了,陈晶是杭大出生,学校扶持创业,员工自然多数都是家庭调教比较差的学生,给他们一个勤工俭学的机会。

    “韩青!磨磨蹭蹭做什么呢!赶紧的,楼上催了!”朱师傅从厨房露出了一个头,冲着刚刚送菜回来的韩青吼道。

    “好的朱师傅。”韩青应了一声接过这份松鼠桂鱼,朝着二楼走去。

    推开包间的门,惊疑声传来。

    “韩青!”

    整个包间坐了七八个男那女女,而坐在中间的正是校花也是自己的室友秦梦瑶,而他的身旁还坐着一个长相气质皆不在慕容冲之下的男子。

    “你在你在这里做服务员?”秦梦瑶站起来惊讶的说。

    “梦瑶,这是你的朋友么?”旁边一个男生讨好的说道,然后不自觉得多看了韩青两眼,露出了一抹不解,秦梦瑶怎么会认识这种档次的朋友?

    秦梦瑶这才发觉自己反应有点大,施施然坐下正色道:“以前见过。”

    语气不冷不淡,一众人这才放下心来,看来不是什么熟悉的朋友,那就好,也是嘛,秦梦瑶这样的娇女怎么会和这种人是朋友呢?

    “南黎川,梦瑶未来的男朋友。”坐在秦梦瑶旁边的男子温和的站起来,伸出了自己的手。

    韩青淡淡一笑,不用你自我介绍,我也知道你是谁了。

    南黎川,杭城副市长家的公子,杭城一线的公子哥,杭大大三的学生,校学生会主席,当年也是自己的主要敌人之一,经常会在各种场合嘲讽自己,而且后面自己家道中落,少不了他的一份力,而最让韩青无助的是,前世就是他将自己情窦初开喜欢的秦梦瑶抢走。

    真是久违了。

    握手就不必了,韩青将菜放到了餐桌上瞥了一眼秦梦瑶:“我还要忙,你们吃吧。”说完就离开了。

    一桌人讶异万分,秦梦瑶脸色一紧,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出去。

    “这不对啊,要是普通朋友嫂子怎么会这么着急呢,我可没在嫂子身上见过这种情况啊。”坐在桌子对头的一个消瘦男生说道。

    他叫伍小五,也是南黎川的朋友之一,一直跟着南黎川混,在学校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基本上都是狐假虎威,仗着背后的南黎川横行霸道,今天本来是学生会的几个部长过来商量过几天的迎新晚会的事的,想着让秦梦瑶出场挣个光,没想到遇到了这奇葩小子。

    “一个服务员?不要搞笑了,这种人谁看得上?更何况是梦瑶了,她未来可是一片光明,这种人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心酸呢。”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对着镜子擦着粉说道。

    “不过说实话,梦瑶就是嘴硬心软,还真别说,就吃小人物这一套,黎川,你可要小心了。”说着,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南黎川。

    “丝丝,听说这一次你们文艺部要推几个人上去,师妃暄好像是主力,那梦瑶嫂子呢?”伍小五一口一个嫂子,为的就是哄南黎川开心,虽然大家都知道秦梦瑶并没有接受南黎川的追求。

    “怎么劝梦瑶都不上场,她毕竟不是艺术学院的,没有硬性要求,师妃暄不一样,她就是学舞蹈的,院里已经决定这个名额是她了,她肯定没问题。”侯丝丝是文艺部的部长,每年文艺晚会都是他们大出风头的时候,她肯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只是坐在一旁的南黎川却寡言少语了,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追到了一楼,秦梦瑶终于逮住了韩青空隙:“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你缺钱么?”她语气中有几分不满。

    “关你什么事?”韩青冷冷的说道,看到她和南黎川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韩青还是有一点不开心。

    秦梦瑶细眉一挑,竟不知该说什么好,是啊,关自己什么事呢?

    “而且这家店的老板是我朋友,我过来帮忙不可以么?你管得有点多了,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正说着,韩青就听到了楼上有人在喊秦梦瑶。

    他抬了下眼皮:“我有我的生活,你有你的生活,你可以看不上我,我也没有必要迎合你,你朋友叫你了,上去吧。”

    说着,韩青不再理会秦梦瑶,继续开始上菜。

    秦梦瑶一阵晕眩,总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但是又说不上来,看着韩青忙碌的身影,这个男人,还是那个在海湖让荣鹏天无话可说的人么?

    到底,哪一个是他呢?

    算了,无奈的摇摇头,秦梦瑶回到了包间,一进来就是觥筹交错谈天论地,说的无不是一些恭维南黎川的话,而南黎川也若有若无的笑着,似乎有意让秦梦瑶听到这些。

    “梦瑶,来,我敬你一杯,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我,才是你的依靠。”南黎川温文尔雅。

    秦梦瑶暗自叹息了一声,终究举起了酒杯。

    罢了,韩青,终究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许海湖的那一个他,只是假象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