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个多月后。

    郎君小区。

    韩青坐在房间中吞云吐雾,丹田处真真银光闪烁,整个房间荡漾着微风,沁人心脾。

    乌灵悬空矗立在地板之上,最锋利的地方闪烁着摄人的光芒。

    “在开光初期已经停留了三四个月了。”

    韩青皱着眉头,心中有些忧虑。

    开光期其实对修为的提升并不是多么的强悍,主要还是神识这一块,已经对于境界的更深领悟,为未来的修真之路奠定基础。

    开光即开悟,乃悟性开窍之意。达到此境界者会对世间万物有不同的理解。有这么一句话: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天才与凡人的分水岭,开光也叫开悟,至于对悟性的提升具体有多少往往不一而足。

    对于韩青来说,每一层都至关重要,但是开光期却相对可以进展快一点。

    重生回来之后,韩青拥有前世的一切修炼经验,甚至是对于前世几万年的修真感悟依旧保存在心,这些,远不是第一次经历开光期的人可以比的。

    “如今神识也已经达到了开光初期的最大程度,迟迟没有突破,想来还是缺点什么啊。”

    韩青叹息了一声。

    “若是能有对手,就好了。”

    常常也很多修真之人一生都无法突破一个瓶颈,原因就是缺少一个爆点,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个爆点,可以从战斗中获得。

    很多修真人士恍恍惚惚了几年都没有任何进展,一到遇上对手,而且是势均力敌甚至是比自己还强的对手的时候,就能耐激发出他的潜力,从未突破。

    这些不在少数,而且是修真之人必须有的一个经历。

    一个永远靠自己修炼,从来没有对手的人,注定不可能强大。

    收回悬浮的双手,韩青拍拍袖子站了起来,走到客厅喝一口水,坐在了沙发上。

    秦梦瑶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学期已经过半了,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而对面的邻居自从上一次楚阳事件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不过想想林清歌这三个字,就证明她每天该有多忙了。

    “清修了两个多月,是该出去走走了。”

    正在韩青想事的时候,突然他眉毛一动,站了起来。

    小区门口,景三爷着急的走来走去,不一会,韩青就从小区内走了出来,见到韩青,景三爷刚忙迎了上去。

    “先生,大事不好了!”

    这段时间荣鹏天和景老三还是经常来找自己的,甚至是那个姬三重也会带着刘芳时不时的过来拜访一下,每一次,他们都会带来一些阵法需要的材料,韩青也不客气全部照数全收,现在灵茶的销售基本就掌握在他们的手中,给他们的甜头已经够多了。

    这些材料,都是回报。

    坐在景老三的房车中,韩青看着外面人来人往摆摆手:“什么事。”

    景老三猛地一拍桌子:“先生,您还记得之前的方老头不?”

    方老头?

    韩青摇摇头,似乎有点印象,但是又记不清楚。

    景老三叹息了一声:“您不知道也是应该的,这个老东西一直没在您面前出现过,但是现在,这老小子开始跳了。”

    看到韩青有点不明白,景老三喝了口酒说道:“这方云斌也算是我们浙北一流的人物了,前些年一直和游狂挣着浙北第一人的名号,但是后来日渐不支也就放弃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年事已高,比不上游狂那样正值壮年,据说两年前还得了一场重病,这一下,方家在浙北的实力就动摇了。”

    韩青点点头,示意景老三继续说。

    “之前您在豪方一统浙北的时候,别说方云斌了,方家一个人都没有来,当时我们也没在意,想着他方家已经开始收敛了,但是前两天他娘的这老头突然使阴招,把咱们灵茶往浙南销售的路给堵了。”

    韩青皱了下眉头:“什么意思?”

    景老三恨恨的说:“咱们灵茶销售按照您的要求,也是限量的,但是这老东西突然间花了大钱将往浙南销售的灵茶垄断了百分之七十,这件事情一直是阿天在办,他哪里是方老头的对手,斗了两天,就直接跪了,现在,灵茶往浙南的路,基本上已经死了,浙南那边不少客户都在抱怨为什么灵茶还不到,这都是咱们这半年在浙南精心运营的客户啊,现在说崩盘就要崩盘了。”

    景老三的语气中满是无奈和愤怒,但是方云斌不是普通人物,就算是他也不好下手。

    韩青点点头,大概明白了景老三的意思。

    自己之所以将灵茶销售的事情全权给景老三和荣鹏天,就是看中了他们对自己的忠心,严格按照自己的要求销售灵茶。

    物以稀为贵,韩青让他们严格控制灵茶的销量,而且自己也不可能天天做回灵丹啊,目的就是让这个市场稳定下来。

    但是这个方云斌一出手就是砸大钱垄断,这手段就是恶性竞争,甚至可以说是拆台了。

    “当时我还奇怪,都说这方老头的病不轻,哪天说咽气就咽气了,但是没想到今年身体一下子好了起来,后来我才知道,他和浙南的冯家有了关系。”

    景老三用力的说,他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重点。

    对于韩青如此,对于自己也是如此。

    冯家,就算是景家也不好轻易动,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冯家修炼世家这个现实。

    能动冯家的,只有韩先生!

    韩青一笑。

    “原来是冯家啊,那就说得通了。”

    景老三看向韩青:“先生对冯家了解不少?”

    韩青淡笑道:“之前回富春有些交集,我正准备去浙南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冯家呢,没想到他们倒是先出手了。”

    听到韩先生这么说,景老三脸上一喜:“冯家三兄弟据说都是修炼高手,而冯家老大冯一山更是浙南第一高手,先生有把握么?”

    说实话,虽然景老三对韩青有盲目崇拜,但是到了他这个年纪,也明白世上事说不准,那冯家老大冯一山威名已经多少年了,甚至整个浙北在韩先生未出现之前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据说,那也是以为货真价实的宗师高手啊。

    韩青没有理会景老三心中的不安。

    这个冯家,他早晚要动,不论是为了自己一统浙北,还是为了莫心寒,甚至是间接的,他们还帮助穆家对付母亲和姐姐。

    只一条,自己必杀他。

    正想着的时候,韩青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白崇山。

    韩青冲着景老三嘴角一笑:“喏,时机已到。”

    作者噼里啪啦说:大家好,我是啪啪,在这里简单说两句。相信昨天的事情不少读者朋友已经发现了,我就不多说了。有几位老朋友在书评区催啪啪速度再快一点,不得不说最近被诽谤的事情弄得心烦意乱,在保证文质量不下降的情况下已经尽力了,不是啪啪装可怜,这些天基本每天都是六章更新,一万三四千的字数,说真的,真有很多书比啪啪快么?每天这么写并不容易,希望大家可以换位思考,能做到的,我都会做到,做不到的,我也都会和大家解释。书友群号:521761838欢迎大家的加入。我写书闲暇之余都会陪大家,如果书中情节大家觉得哪里不精彩了,可以提出来,只要想法好观点对,啪啪都会虚心接受。但这一次的事情是真的伤心了,大家可以想一下换做自己每天朝九晚五一个人闷着打字,还被人这样诋毁,怎么受得了,毕竟写书若是自己都没有激情的话,怎么让韩青嗨起来?鲜花暂改为50朵加更一章,让自己的时间充裕一些,调整心态,保证质量才对得起大家看的书,望海涵。月底了,鲜花榜竞争到了最激烈的时候,只要大家送花,我依旧会尽力加更不让大家失望的。现在鲜花过350朵了,加更一章,大家快去看吧。谢谢读者“心碎为谁”看到你的话,我真的很温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