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楚阳看了一眼电话,嘴角露出了笑意:“喏,肯定是三井先生联系不到我,所以找你了。”

    说着,他怜悯的看了林清歌一眼:“我告诉你,三井先生使我们公司的股东之一,而且你也知道这些年三井先生在你身上投资了多少,说话给我注意点。”

    听到楚阳的话,林清歌叹息了一声,接通了电话。

    同时,韩青的耳朵也立了起来。

    “三井先生。”林清歌客气的说。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蹩脚的声音,听得出来应该是东瀛人。

    “林小姐,好久不见啊,再一次听到你美妙的声音,实在沁人心脾啊。”

    成语用的不错。

    韩青冷笑了一下。

    林清歌客气道:“三井先生夸奖了,不知道三井先生打电话有什么事情么?”

    一旁的楚阳得意的看着林清歌,仿佛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

    “也没有什么大事,楚阳君应该已经和你说了,他的电话我打不通,所以只能直接来询问你的意思了。”

    林清歌秀眉一皱,犹豫了一下:“三井先生,是去东瀛开演唱会的事情么?”

    三井笑了一下:“没错,林小姐,您在整个亚洲乃至全世界都有非常好的声明,不仅仅是华夏,在我们东瀛,你也是最受喜爱的歌手,所有的东瀛人民都希望你能将你的第一场演唱会放在东瀛,我想,以我和林小姐的关系,应该没有问题吧。”

    三井的话充满了自信,仿佛这件事情没有任何问题一样。

    确实,这些年他在英皇的股权越来越多,现在已经是英皇的第二代股东,而之所以自己持股这么多,为的就是林清歌。

    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端庄凌驾万千女子之上的女神。

    为了他,三井已经给英皇投资了数亿的资金,去捧她。

    想来,她应该不会拒绝自己吧。

    “三井先生,不好意思,我可能不能答应您。”林清歌惋惜的说。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但是林清歌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慌张,到了她这个位置,娱乐圈的风风雨雨什么没有见过,而且能走到今天,也许有外力的帮助,但是林清歌自己的性子也是关键。

    不喜欢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强迫她。

    不论任何事,任何人。

    “林小姐,这是你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么?”三井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

    林清歌点点头:“是的。”

    “林小姐,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感情,而且,抛开感情不说,东瀛是整个东南亚音乐市场最好的地方,能够在京都的武道馆开演唱会,是每个亚洲音乐人的梦想,贵国的邓丽君,梅艳芳,王菲女士都在这里开过演唱会,从而奠定天后的地位,现在,你的时机已经到了,如今的你,已经是华夏第一女神,而出道至今从未开过演唱会,第一场放在武道馆,没有什么比这更高的起点了。”

    三井认真的说。

    但是林清歌依旧摇摇头:“三井先生,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演唱会我有考虑过。”

    “哦?”

    听到林清歌的话似乎有所松动,三井的希望又上来了。

    “不过,我想把我的第一次演唱会留给华夏。”

    林清歌淡淡的说:“真正给了我今天的,是我的祖国,以及我的同胞。”

    说完,林清歌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这一刻,整个客厅春光明媚。

    韩青瞬间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原本自己对她并不了解,但是现在看来,她至少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但是三井明显不高兴了。

    “清歌,你不再认真考虑了么?我知道人人都有爱国情怀,但是你是一个歌手,你的前途和歌唱事业才是最重要的,而现在华夏已经不能让你再进一步了,只有东瀛,只有京都,只有到了武道馆,你才能更加辉煌,华夏,承载不了你了。”

    虽然三井还在劝说,但是语气中已经有了别的味道。

    林清歌已经不为所动。

    “三井先生,感谢你的好意,我已经做好决定了。”

    沉默,许久的沉默。

    “好吧,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决定,那我就不再多说了,但是清歌你记住,我对你的感情不变,我会一直追求你,过段时间我会去一趟华夏,到时候希望能够给你惊喜。”

    嘟嘟嘟。

    说完,三井就挂断了电话。

    楚阳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林清歌:“清歌啊!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呢?你是一个艺人!只要是能让你更红的机会,你为什么不把握呢!”

    说着,楚阳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但是此时,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刚才三井的话他虽然没有听到,但是看到林清歌接电话时的神情可以想象三井先生还是由着他的。

    自己再咄咄逼人就不好了。

    “唉。”叹息了一声,楚阳摇摇头就准备离开。

    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韩青抬起了头,想要做点什么。

    但是这个时候,林清歌开口了。

    “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的经纪人了。”

    楚阳的身子一震转过头来:“林清歌,你确定?我可是三井先生的人。”

    林清歌压根就没有看他,而是看着窗外的风景淡淡的说:“你和三井先生,我都不在乎。”

    楚阳额头一皱,阴狠的看了林清歌一眼:“哼,林清歌,那你就祈祷三井先生会照顾你一辈子吧,我告诉你,等哪一天三井先生厌倦了你,他能把你捧的多高,就能让你摔多惨,到时候,谁还会记得你。”

    说完,他冷哼了一声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一直坐在一旁的韩青突然笑了出来。

    正准备离开的楚阳听到韩青的笑声,仿佛受到了屈辱狠狠的看向韩青:“你是在取笑我么,你算个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韩青低声呢喃了一句,然后抬头看向他,不顾林清歌的眼色笑着说:

    “这句话你应该问问你自己,你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是东瀛人的一条狗,嚣张什么?”

    说完,他站了起来,朝着楚阳走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