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看到韩青这一掌的时候,郝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撤。

    马上撤。

    若是晚一秒,自己就完蛋了。

    此时的他来不及想任何东西,至于韩青为什么突然这样强悍,他根本来不及思考了。

    在逆羽队员看来,韩青只是突然伸出了一掌,从上而下拍了下来,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是郝政却突然改变了自己的方向,朝着韩青的一侧冲去!

    那不是佯装,而是逃跑!

    韩青微微一笑:“晚了。”

    话音刚落,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荡漾出来,此时就是逆羽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威压。

    “宗师莫怪!”

    老迈的声音传来,只见四叔化作一道虚影硬生生冲到了韩青的掌下,他双手高举,就像是影视剧中投降的动作一样,堪堪顶住了韩青这一掌。

    而有了这个间隙,郝政终于躲过了这一劫。

    但是四叔的情况就不太好了。

    砰!

    他脚下站立的混凝土地面沿着他的脚向四周裂碎而去,足足蔓延了十几米!

    而他更是深陷了一公分还要多!

    韩青冷哼一声是,收回了手,然后拂袖看向一旁的郝政施施然道:“怎么跑了?”

    郝政心跳还没有平稳下来,此时听到韩青的声音如同鬼敲门一样,身子一颤,差点站不稳,要不是吕欣怡走到他身旁搀扶住他,怕是真要跌倒。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慌乱,郝政吞了吞口水看向韩青:“你你在隐藏实力?”

    韩青叱笑了一下:“隐藏实力?”

    他摇摇头:“那是对同级别的对手说的话,面对你,我还不需要隐藏实力,拍手杀你,轻而易举。”

    四叔的膝盖都在颤抖。

    一把年纪了,刚才要不是自己使出毕生的修为,怕是已经殒命在此了,此时,他深刻明白了自己刚才看的有多么的走眼。

    眼前,分明就是一个宗师级别的高手啊!

    “宗师在上,是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万望您开恩啊。”

    四叔一抱拳,嘴角还有殷红的血迹,但是却不得不低头。

    宗师,就算是他形意拳掌门来了,也未敢言胜,更何况他只是一个先天高手而已,若是眼前少年想,就是自己,都走不过三个回合。

    一切,都在转眼间发生。

    只是一掌,青龙总教官就震慑了郝政,折服了这个老头,甚至两人一个脸色苍白,一个已经身负重伤。

    而造成这些的,只是总教官随手一拍。

    梁珊心潮澎湃,此时,她真心觉得逆羽的灵魂,重新回来了!

    战甲等人更是看的人血沸腾,当兵这么多年,什么场景没有见过,但是这么强悍的男人,从未见过。

    这一刻,在他们心中,逆羽不可撼动的尊严,回来了!

    刚壁看着韩青,却并不惊讶,这一个月来,他跟在韩青左右,也是他从少蛊主那里逃脱之后,在韩青身边最久的一次。

    在逆羽基地外面的深山老林中,韩青每日都会在高处打坐,而他就老老实实的守在韩青身旁,但是每当韩青入定之后,天地间疯狂涌来的灵气都让刚壁知道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强悍。

    他甚至想,若是老蛊主亲自出手,会不会是恩人的对手。

    想到这里,刚壁就一阵心惊,老蛊主能有今天的修为,那是数十年的深修,而恩人年纪轻轻却已经有这样的实力,假以时日,何处是尽头?

    徐寒心有余悸的看着韩青,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贸然出手。

    要不然,四叔能扛下来,自己怕是要半残了。

    “师兄,你没事吧!”

    吕欣怡担忧的看着郝政,后者摆摆手:“无碍。”

    说完,他挣脱了吕欣怡的搀扶阴森的看向韩青:“就算你实力强又能如何?难道你就不惧怕我形意一脉么!”

    说着,他昂起胸:“我形意拳弟子上百号人,更别说还有各位师父师爷坐镇,整个浙南与我们交好的宗门不下数十家,你能打败我,但是你敢得罪这么多宗门么?”

    越说,郝政的自信越回来了。

    就算韩青再强,又能如何呢?

    难道能以一敌百么?

    说完,郝政竟然笑了出来,他摇摇头朝着韩青一步步走去:“行了,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看你也是一个人才,不如去我们形意拳宗门做一个客卿,过段时间就是我们浙南的甲子决了,到时候过来压压场子。”

    这话一说完,四叔和徐寒的脸色就变了。

    四叔三步变作两步朝着郝政走了过去,然后一把将他拉到了自己的后面,恭维的看着韩满怀歉意的说:“宗师在上,小徒不知天高地厚口出狂言,还望宗师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徐寒也是央求的说道:“总教官,郝政这孩子骄横惯了,您千万别在意。”

    两人太明白刚才郝政那番话的后果了。

    一个宗师,得罪了人家还招人家去做客卿?

    他形意拳一脉是有些底子,但是这些底子还容不得他们去随意收服一个宗师。

    客卿,说是客人,其实关系是反的,宗门里面的客卿一般都是依靠着宗门而生存的,虽然本身的实力强悍,但是却没有什么势力,平常帮着宗门压压场子,也没什么事情。

    但是眼前这个年轻的总教官明显是个心高气傲的主。

    郝政站在高处收服人家,无异于当面侮辱!

    果然,韩青的脸色不一样了。

    只是,他没有生气,也没有发飙,而是微笑。

    “甲子决?刚好我也有兴趣过去。”

    韩青低声说。

    他这么一说,倒是四叔和徐寒没想到,脸上露出了一阵惊喜,难道这个少年宗师真的不计前嫌,愿意帮形意拳压场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

    四叔吞了吞口水,往日不敢想的事情有了苗头。

    一门两宗师就算是冯家和路家都要退避三分了!

    可是,年头刚起,韩青的一盆冷水就倒了下来:“你们形意拳我记着了,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知道一句话的。”

    “一句话”

    四叔心里猛跳,一种不详的预感冒了出来。

    韩青微微一笑:“本尊,不可辱。”

    说完,他搓了搓手指,一扬眉,看向郝政:“就从你开始吧。”

    说着,他手一挥。

    郝政惊讶的看着自己突然升高的身子!凭空而起!

    “滚。”

    韩青微微张口,轻吐一字。

    只见郝政的身子如离弦之箭,朝着逆羽基地的大门甩了过去!

    砰的一声传来!

    他的身子在数百米外轰然落地,而他在地上挣扎了一下之后,终究昏了过去。

    “辱本尊,辱逆羽者,滚。”

    韩青的声音如同九幽,令形意拳的人不寒而栗,而逆羽的队员们则是心潮澎湃,如同仰望神祇一样望着他们的总教官。

    四叔心痛的看着远处的郝政,但是也知道在韩青面前,他们三个毫无还手之力。

    但就算如此,形意拳一门的面子也不能认人糟蹋!

    他怒视着韩青阴沉的说:“总教官可能小瞧了我们形意拳了。”

    “哦?”

    韩青悠然道,这些人本就不敬自己,不敬逆羽在先,刚才强势的时候不见他们的尊重,如今弱势的时候,竟然还敢这么强势,自己没有让他们全部飞出去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还敢说这话,莫不是有什么底气?

    四叔深吸一口气,一甩袖袍朝着外面走去,吕欣怡和徐寒也是恼羞成怒的看着韩青,三人不再逗留,说走就走。

    只是走了几步,四叔的声音传来:

    “既然总教官这么有信心,那我们甲子决上见,到时候,血债血偿!”

    “我们形意拳一脉,也是有宗师的!”

    韩青眉头一挑,暗暗点头。

    “看来这甲子决还是很有意思的嘛。”

    “宗师”

    “我早就想瞧瞧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