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要我说,你的枪法是够厉害了,可是身手还是要锻炼锻炼的,虽然说咱们特种兵要的是高精尖,但是简单的防身术也还是要懂一点的。”

    小飞镖依旧躺在地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看着远处拿着枪不断射击的大说道。

    大名字虽然叫大,但是身材不仅不高大,甚至可以说是弱他收回了自己的枪走了回来:“我的身子板你又不是不知道。”

    一旁一个魁梧的男人也是笑着说:“小飞镖,就别说大了,当年老司令都说了,大是我们队伍的例外,他可以不练格斗技术的,你要是能有他的准头,你也可以不练格斗。”

    小飞镖翻了个白眼:“战甲,你就会为大说话,我看你俩是配合多了有感情了,不过也是,有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将大暴露在敌人的视野内。”

    大笑了下。

    对面走了一对双胞胎兄弟。

    “这总教官架子这么大?我们都跑了十圈了还没来?”

    “就是,什么人啊,没有一点威望还敢摆架子,待会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悲哀。”

    长刀,利刃。

    逆羽的近战双兄弟,也是整个逆羽除了战甲之外的近身格斗最强的两人,而且和战甲不同的是,利刃和长刀两个人夹击,变化无穷,就是战甲以一敌二,都难言取胜。

    两人走到小圈子里坐了下来。

    几个人一起看向了前面孤独的一个瘦小身影。

    “看来之前六哥的死对小六的打击还是很大啊。”

    战甲皱着眉头说道。

    利刃点点头,他从怀中掏出一瓶水放在地上滚到了小六的脚旁,但是少年一动不动,依旧昂首挺胸看着远方。

    利刃摇摇头:“说实话,六哥能有小六这样的孩子,也算是老天给他的补偿了。”

    “是啊”

    众人一阵叹息,然后看了远处小六的身影一样,眼中露出了一阵怅然,心中都不一而同的想起了那个伟岸的身影。

    六哥。

    逆羽的传说,无往而不利的存在,总教官一直在换,但是六哥在逆羽中的威望却一直无可取代,虽不是总教官,但却比总教官更得人尊重。

    十八岁进入逆羽,之后二十年守护着这个部队,带领逆羽完成了诸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个人完成国际级任务,枪林弹雨出生入死,保护了无数兄弟的姓名。

    曾经,在一次东南亚的国际围剿工作中。

    一个人,拖住了东南亚一个地头蛇组织,在金三角的层层迷障中,让逆羽三十号兄弟安然离开。

    而他,失踪了整整半年。

    半年后,他孤身一人回到了逆羽,全身十个单孔,二十道刀疤,刀刀入骨。

    那是一个铮铮铁汉,是整个逆羽精神和灵魂的象征。

    他还在的时候,逆羽从来没有如此颓败过,但是当他执行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再也没有回来之后,逆羽一落千丈。

    有时候,一个队伍,需要一个英雄。

    他没有回来,部队准备将他的遗孀和遗子接过来,但是他们拒绝了,只有小六,这个他唯一的儿子。

    无论如何,都要进部队。

    他说:“爸爸总有一天会回来的,我就在部队等他,等他回来,我和他一起出征。”

    利刃踢了下脚下的石子看着远处的天空,突然眼神一亮:“你们看!是石教官的飞机!”

    众人闻声看去,果然,天边一抹亮光越发的明显,呼啸的声音传来,一架直升飞机出现在黑暗的天边。

    大眯着眼睛撇撇嘴:“哼,等了这么久终于到了,待会我就想看看这小子有什么本事!能让我们逆羽等这么久的,他是第一个!当年就是首长亲至得不到我们这样的待遇!”

    长刀深表赞同的点头:“没错,这小子要是没有什么本事,我第一个站出来让他滚蛋,到时候谁说话都不管用!”、

    小飞镖和战甲对视了一眼,替这个新来的总教官感到悲伤。

    “这小子,完蛋了。”

    直升飞机呼啸着盘旋了下来,这种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韩青坐在窗边,看着这个隐秘的地方,心头淡漠。

    距离操场高度还有五百米,距离还有一千米。

    韩青的神识却已经蔓延了出去,笼罩这方天地。

    自然,下面队员的对话他也听得一清二楚,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梁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抚摸了一下胸口的红星,然后站起来手抓着安全杠大声说道:“总教官!我们马上就要着陆了!”

    机翼的呼啸声实在太大,梁珊只能扯开了嗓门说道。

    韩青点点头。

    一旁的石越看了一眼下面的情况,心头有几分幸灾乐祸。

    这群队员他最清楚了,前总教官刚离队的时候,就是他带着这帮崽子们训练,这些家伙哪个不是心高气傲的主,虽然这些年在江南总体来说不尽如人意,但是不管怎么说,逆羽依旧是苏省军区的王牌部队。

    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尤其,还是个大学生。

    呵呵。

    石越咳嗽了两声:“青龙总教官,咳咳,待会下面这群队员,可能会对你无礼,不过你可千万不要在意。”

    说着,他轻蔑的一笑:“这里是部队,强者为王,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获得尊重,没有浑水摸鱼。”

    梁珊没有拦着石越说话,毕竟让下面的队员等这么久,她知道他们一定会有怨言。

    如果自己什么都拦着,那么这个青龙,就永远都不能服众。

    “希望待会总教官不要让我失望。”

    石越最后笑着说,语气中充满了戏谑。

    嗡嗡嗡

    直升飞机缓缓的降落在了操场上,风吹草动,队员们吊儿郎当的站着,各个都对着直升飞机指手画脚。

    只有小六,神色紧张的看着降落的直升飞机。

    “长刀,别忘了你说的话。”

    利刃在后面笑嘻嘻的说,众人立马看向了长刀,脸上兴奋了起来。

    长刀扭了扭脖子,一阵骨头交错的响声,他嗤嗤一笑:“好,等他下来,我就会让他再主动坐上去。”

    说完,他超前走了一步:“让他知道,这里不是他能待的地”

    说着,长刀的话说不出来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原本向前的步伐,走不动了,仿佛空气被冰冻,而自己,也被桎梏在其中,动弹不得。

    “刚才我听到,你们好像都不是很服我?”

    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舱门打开,韩青从里面漠然的走了出来,眼神划过所有人。

    嘴角上扬摇了摇头:

    “也罢,既如此,那我就站在这里。”

    说着,他手一抬,指了指所有人:

    “你们,谁能走到我身前,我立马走人。”

    一阵冷风吹,众人心震碎!

    每一个人都在挣扎着想要朝前走一步。

    但是,寸步难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