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从围墙上一跃而下。

    其实穆坎乔口中瞬移的能耐,现在的韩青真的没有。

    空间移动这种能力,修为必须达到合体境界,到了那种境界之后,别说是短距离,就是南北极的距离,韩青也可以轻松跨越。

    但是,自己距离合体,差的太远了,还不是现在需要想的。

    不过瞬移,短距离内,自己再提升一些实力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瞬移,和空间移动是两种概念。

    瞬移,归根结底还是速度快。

    而空间移动,则是掌控空间能力。

    说白了,瞬移还是需要身体动起来的。

    但是空间移动就不同了,只需要掌控空间,自己巍然不动就可到达任何一处地方。

    简单说,自己坐在家里面,如果想吃南美洲的水果,只需要调动空间之力,就可以探手到南美洲抓一把水果回来。

    动都不用动,随手而已。

    “要在如今地球上修炼到合体期,不简单啊。”

    韩青心中感慨了一下,不再多想看向庭院中的众人。

    咚咚咚!

    三叔小跑着到了韩青跟前,二话不说立马下跪:“宗师在上!罪人拜见!”

    三叔一跪,五叔六叔和七叔也赶忙跟在身后跪了下来,整个庭院中所有穆家子弟,纷纷跪下臣服。

    不是想跪,而是管不住自己的腿。

    韩青看了这些人一眼,最终走到了莫心寒的身旁:“这些人如何处置,就看你了。”

    说完,他走到议事堂,坐了下来,立马有佣人上来斟茶,韩青翘着二郎腿,闭上眼睛休憩,至于议事堂内的罗婉玉和白老,他并没有注意。

    莫心寒走到了议事堂前,面对所有人。

    而她的身后,是品茶的韩青。

    风声渐消,但无声的风,吹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莫心寒看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三爷,脸上有几分犹豫,有几分纠结,更有几分挣扎,但是最终,她小巧的下巴摇了摇。

    “三爷,下不为例。”

    三爷脸上一惊,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莫心寒:“心寒你的意思是”

    莫心寒冰山一样的容颜有了一抹浅笑:“三爷,大爷爷死的早,父亲这一辈都是您亲手带起来的,您对穆家尽职尽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

    说着,莫心寒看了一眼战斗过后残破的庭院,叹息了一声:“只是三爷,我们穆家,经不起第二次了。”

    三爷老眼昏花,泪水不断涌出,一大把年纪,竟然嚎啕大哭了起来:“心寒我不配啊我不配活着我当初我鬼迷心窍我应该以死谢罪才是啊”

    身后,五叔六叔和七叔也是不断匍匐着,一脸的动容。

    莫心寒环顾全场摇摇头:“三爷,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现在父亲还未出关,穆家正处在风口浪尖,背后有冯家虎视眈眈,前有未知风险,我年纪尚幼,还需要各位爷爷维持我穆家安稳。”

    说着,她浅浅一笑:“百废待兴,真正的忠诚,是守护穆家再回辉煌,是么,三爷?”

    砰砰砰!

    四位老人重重的磕头,眼中满是感激和激动,此时,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

    护佑小姐,带领穆家重回正轨!

    韩青坐在议事堂中,看着庭院里的一幕,心中暗自点头。

    恩威并施才能俘获人心,而莫心寒显然有掌握驭人之术的资质,其实刚开始韩青还是怀疑莫心寒有没有能力再度掌握好穆家的。

    毕竟以她对穆家的仇恨,杀了这些叛徒都有可能。

    但是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还是出乎了韩青的预料,大难之时,要的不是惩罚,而是宽恕。

    仁主之所以可以让众臣臣服,不是靠严刑,而是靠仁德。

    将穆家放手给莫心寒,韩青是放心的,原本,若是莫心寒不堪大任的话,韩青有想过将穆家打碎,然后过度给母亲公司的,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韩青放下茶盏,走了出去。

    他笑着看了莫心寒一眼:“怎么样,我这个朋友还够意思吧。”

    莫心寒嫣然一笑。

    所有穆家之人看到这一幕,心头虽震撼但也有一种欣喜的感觉,虽然莫心寒有可能成为傀儡,但是有了韩青这个靠山,穆家的未来,说不定会更加光明!

    站在穆家私宅的大门口,韩青靠着墙仰望天空。

    “韩先生。”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韩青转头一看。

    不认识。

    见到眼前的韩青漠然的神情,白老有几分尴尬,不过还是一拱手:“韩先生,在下浙南白宗白崇山。”

    浙南白宗?

    韩青轻咦了一声,似乎有些熟悉,不过自己不在意的事情,他从来不记得。

    白老惊喜了一下:“难道先生知道我们白宗?”

    “不知道。”

    韩青淡淡道。

    白老轻咳了一声,刚才看到韩青那个模样,他还惊喜难道这样的人物还会知道白宗?

    不过还是自己多想了,白宗那样的小宗门,韩青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知道呢?

    “刚才看到先生神威,老朽仰慕万分,特上来结交一番,若是先生不嫌弃,以后有机会定要让老朽尽一番地主之谊。”

    韩青点点头:“你白宗所在何地?”

    白老笑了笑:“白宗人小式微,乃是浙南崇山峻岭中的一个小宗门,老朽不才,传到我这一代,宗门里面只剩下两个弟子了”

    “两个弟子?”韩青哑然失笑。

    “这么说,加上你一共才三个人?”

    白老脸上一红:“咳咳,没错,先生有所不知,浙南和浙北不同,修炼门派更多更杂,我到了这把年纪也不过是绝顶修为,浙南宗门那么多,我能有两个徒弟已经算不错了”

    韩青心中觉得好笑,他能看出来,这个白崇山资质确实一般,想来那么多门派,良禽择木而栖,能有两个徒弟跟着他也算是不错了。

    白老生怕韩青瞧不起自己,要知道韩青这样实力的人,那是足以开宗立派大人物,别说浙南,就是浙省,江南一带,能有几人?

    这样的人物,若是能够交好,说不定日后对白宗会是一个机遇。

    大宗师的随意点拨,就有可能让白宗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韩先生,白宗虽然人少,但是传承到现在也有两百年的历史了,虽然祖师爷没有领悟出传承的功法,但是靠着后辈的不断努力,白宗还是有点规模的。”

    “规模?三个人能有什么规模?”韩青笑着问。

    说到这里,白老倒有几分骄傲了:“别的不少,我们宗门的占地面积还是很大的,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我们的宗门足足有五百平米!在崇山峻岭中,三个人能有这么大的地,足以看出祖上荣光了!”

    看着白老慷慨激昂的样子,韩青越发觉得这个老头有趣了。

    白老拍了拍胸口:“之前听别人说,先生是浙北人士?”

    韩青点点头。

    白老沉吟了一下:“那先生对浙南修炼圈子可了解?”

    韩青摇摇头。

    除了冯家,他还真不知道浙南的修炼圈子是个什么情况。

    看到韩青不了解,白老瞬间觉得自己可以多说两句,给韩先生多留下点印象:“先生,浙南修炼门派众多,就算是在整个江南地带都算是密集的,而且和其他地区武道兴盛,修道衰落不同,浙南却是修道昌盛,武道式微,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浙南的两大修道家族。”

    “可有冯家?”

    韩青出声问道。

    白老眼中一闪:“先生也知道冯家?不过也是,冯家这样的名门大派先生知道也是应该的,不过除了冯家,浙南路家也是一股巨大的势力,这些年虽然弱了几分,但是整体实力并不在冯家之下,正是因为这两家的存在,浙南修道风气良好,人人都崇尚道家。”

    “只是”说到这里,白老有几分犹豫。

    “只是苦了你们这些小门派,只能夹缝求生了是吧?”

    韩青一语点破。

    白老呵呵一笑,老脸一红:“先生是明白人,只是不知道我和先生说了这么多,先生可对我们浙南感兴趣?实不相瞒,再过两三个月就是我们浙南修道圈子的盛事甲子决了,到时候不仅仅众多小门小派会参加比试,就是冯家和路家也会精英尽出,登台献艺。”

    “哦?”韩青来了一点兴趣,隐隐觉得对心中的一些想法有了计划。

    自己本来就要对冯家出手,也许这甲子决,会是一个契机。

    白老看到韩青来了兴趣,有几分兴奋:“先生,这是我电话。”

    说着,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白宗掌门,白崇山。

    下面还有电话。

    韩青这次真的忍不住笑出来了。

    这个老头一把年纪还是修道之人,身上不仅没有多少道风,倒是多了几分世俗的趣味。

    白老也看出了韩青的笑意,害羞的说:“先生有所不知,修道之人也是要吃饭的宗门里面就我一个长辈,为了宗门能有一点收益养活两个弟子以及维持宗门的日常开销和宣传咳咳,我总得出来找点活干,我们比不上冯家路家那样的大宗门,在各领域都有触角,只能靠着绵薄的拳脚赚几分苦力钱。”

    白老的话说的轻松,但是韩青却还是听出了几分心酸。

    在现代社会,修道之人真的不容易,而一个小宗门,更是难上加难啊。

    看到韩青真的收了自己的名片,白老喜形于色。

    “我确实有意去一趟浙南,若是有机会,到你宗门一看有无妨。”

    想着那个甲子决,韩青的嘴角露出了笑意。

    白老连连点头,脸上之激动难以形容:“好的好的!先生来了之后我们宗门还养了两只鸡!到时候杀一只招待先生!那可是纯种的野生土鸡啊!”

    韩青摆摆手,示意白老不要再说了。

    再说,就真成相声了。

    正准备催促莫心寒办好事情和自己一同去母亲那里的时候,另一个女声响起:

    “韩先生,您还记得我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