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先生?”

    穆坎乔惊呼出声,但是随即镇定了下来,摆摆手让他下去之后,看向了四位叔伯。

    “来的正好。”

    三叔摸了摸胡须,脸上有几分胸有成竹。

    之后三位叔伯也是纷纷点头:“看来天助我穆家啊,我们前脚到,他后脚就来了,正想着怎么除掉他呢,自己送上门来了。”

    穆坎乔也是暗暗点头。

    原本,刚刚听到韩先生三个字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慌乱的,但是转念一想,此时穆家已经整装待发,可以说是最强人物都已经汇聚于此了。

    这个时候遇上,不是最好的时机么?

    念及此,穆坎乔微微一笑:“几位叔叔说得对,是他自己往枪口上撞的,少年宗师而已,目无尊长,不知天高地厚,今天我穆家最强阵容都已在此,难道还会惧他?”

    三叔一拍巴掌:“坎乔说的没错,一个小屁孩而已,就算是穆老大出关宗师在这里,面对我们五人的阵容也要避其锋芒,这小子就是送死。”

    这时,一直在一旁的罗婉玉出声问道:“韩先生?什么韩先生?”

    穆坎乔笑了一下:“最近浙北冒出来的一个人物,据说有两下子,不过也好,刚好罗小姐你也在,今天就让你看一下我们穆家的实力,定然不让你后悔今日的选择。”

    说到这里,穆坎乔心中有了更大的期待。

    若是今天真的将韩先生斩杀于此。

    那是不是给了穆家一个进军浙北的机会呢?

    这样一想,穆坎乔不自觉的深吸一口气,浙北那可是一片财富之地啊,虽然沪市是华夏第二大城市,但终究只是一个城市而已,但是浙北可不同啊,浙省本身就是华夏最发达的省份之一,再加上浙北大市林立,财富聚集,而且韩先生没有出现之前,浙北是一团乱麻,除了景家和游狂之外,没人具备整合的力量,而景家不管事,游狂又差点火候,穆家曾多次尝试进军浙北,但也都失败了。

    论实力,穆家虽还比不上景家,但是比游狂却强,而且修炼实力景家也赶不上。

    这一次,韩先生一统浙北之后,自己杀王自立,岂不是坐享其成?

    “好!今日必将斩杀他于穆家议事堂!”

    穆坎乔大喝一声,整个议事堂都开始起风了。

    而坐在一旁的罗婉玉则是皱起了眉头,刚才自己还在想这个韩先生,现在他就要出现了!

    这个半年之内起于草莽,威震浙北的少年宗师到底是何等人物,而且更重要的是,穆家竟然和他还有纠纷。

    不自觉的,罗婉玉心里有些别的想法了。

    “和这个韩先生相比,穆家真的是好选择吗?”

    所有试图靠近韩青的人,都被弹开。

    没错,一靠近他,砰的一下就弹开了,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唯一的例外,就是跟在他身旁的莫心寒,一路从穆宅大门走进来,每一个人都试图阻拦他们两个人。

    起初莫心寒很紧张。

    但是现在她为这些人感到悲哀。

    身旁的韩青不发一言,就这样默默的朝着穆宅中心走去,而他的周遭空间,除了自己,无人可进。

    闲庭信步,却据敌于周身之外。

    真宗师也。

    很快的,两人就走到了议事堂外。

    莫心寒百感交集。

    曾经,自己在这里被二叔和穆晨云赶出穆家,当时的自己,几乎是被拖出去的,他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亲人看,甚至,连人都不是。

    曾经,自己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但是出现过希望,那希望是冯家带给自己的,但是后来,变成了绝望。

    可是如今,绝望中,出现了光,而这缕光,就在自己身旁。

    “韩青!”

    一声大喝从前面传来!

    随即,五人从议事堂走出,步步生风!

    议事堂的庭院是穆家私宅最大的庭院,此时从院门外也涌进了众多穆家的子弟,虽然穆家修炼势力比不上冯家,但是十几个弟子还是有的。

    再加上众多保镖,彻底将韩青和莫心寒包围在了中心。

    穆坎乔阴狠的看着这个家伙,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对他的恨意已经到了顶峰,他深知如今双方已经不可能交好。

    杀寿老,扶持莫心寒,甚至连冯家老二都被他斩杀,现在,只有你死我活。

    韩青恩了一声抬头看向前方。

    五个人。

    两个先天,三个绝顶。

    有趣。

    三叔看到站在韩青身旁的莫心寒冰冷的说:“心寒!你太让我们失望了,竟然帮着外人对付我们穆家!你心里还有我们吗!”

    说着,他摇头叹息:“也好,今天我就为穆家除去你这个孽障!”

    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莫心寒懂了。

    穆坎乔也是无奈的看着莫心寒:“真是没想到啊,侄女竟然帮着外人对付我们,令人心寒啊,真不愧是叫心寒,原本我还想接你回家呢,现在你倒好,让别人送你来了是吧?”

    莫心寒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接她回去,呵,当时若不是韩青,自己怕是已经陈尸荒野了吧。

    一旁的韩青看着人心的冰寒,早已看穿一切。

    有些人的追求,只有利益,其他的一切,在他们的眼中都可有可无,亲情也是如此。

    “韩青,我正准备去找你呢!没想到你还敢过来!你杀我寿老,辱我云儿!甚至连我穆家世交冯家都敢动手,冯老二更是惨死你手!今天,我就替天行道!灭了你这无法无天之人!”

    穆坎乔大义凛然的说。

    “家主威武!”

    “家主威武!”

    “家主威武!”

    所有穆家子弟纷纷呐喊,深觉自己的家主乃是当世最好的人!真乃义薄云天!

    韩青淡淡一笑:

    “少说两句冠冕堂皇的话,记住,凡事有因必有果,说的越多,摔得越惨。”

    穆坎乔脸色一寒:“哼,宵小还在此口出狂言!也好,今天我就帮浙北同仁除掉你这个暴君!”

    说完,穆坎乔骤然上前一步!

    呼。

    庭院中大风起,百年老树摇曳不已,残叶纷飞,异象陡生!

    而跟在穆坎乔的身后,四位穆家老者也是一致向前!

    一时间,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压席卷此方天地!

    两大先天高手,配上三大绝顶高手,穆家家族势力,尽数在此!

    但饶是如此威压,韩青依旧,

    不动如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