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茵梦虽然进入武道不久,但是身旁有景老的耳濡目染自然知道宗师的意义,就算是整个华夏,能有几个宗师呢?

    她是真的喜欢修炼,但是奈何一直进展缓慢,就是因为没有高人指点,爷爷虽然苦心,但是奈何本身修为限制,景茵梦举步维艰。

    现在,造化就在自己面前,她怎能忍住不搏一把?

    “不行。”韩青平静的说。

    景茵梦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失落所笼罩。

    难道是他瞧不上自己么?自己的实力太弱了么?还是,他不喜欢自己?

    越想,景茵梦心中越是委屈,身为景家的公主,她什么时候体会过被拒绝的滋味,但是现在,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人轻松的拒绝了自己,甚至一丝怜悯都没有。

    想到这里,这个坚强的女子竟然不争气的眼角湿润了起来,一旁的景老疼惜的看着平日里坚强的孙女却也毫无办法,宗师的决定的事,不是他可以改变的。

    “为何?”就在景茵梦沉浸在悲伤中的时候,韩青突然出声道。

    景茵梦身子一颤抬起泪目看着韩青,但是这楚楚动人的样子却丝毫不为韩青所动。

    “我喜欢武道。”景茵梦痴痴的说。

    “呵,喜欢武道?”韩青冷笑了出来:“你可知道什么是武道?你可知道武道之上是什么?你可知道,我修的是什么道?”

    韩青一连串的问题就像是炮弹一样击中了景茵梦的心。

    她完全不懂,是啊,一点都不懂,又有什么资格拜师呢,何况还是一位宗师。

    “道法一途前路凶险,没有大心智的人绝没有资格踏上道途,我无量天尊收徒岂是儿戏,荆棘道路长且阻,唯有粉身碎骨方留名。”说着,韩青站了起来,走到了景茵梦的面前:

    “你可行?”

    你可行,三个字就像是钟声一般敲击在景茵梦的心扉。

    “退下好生想,不日再抉择。”韩青看着这个愣神的女子冷声道。

    景茵梦啜泣了一下点点头,安安安静的朝着长廊的尽头走去,风中,雨水依旧越过屋檐洒落在她柔弱的身子上,但是韩青依旧不为所动。

    “让宗师见笑了。”景老心痛的看着自己的孙女然后歉意的说道。

    韩青走到了屋檐下望着天边的无尽的乌云:“我这是为她好。”

    “宗师所言极是,梦儿太唐突了,修炼一道艰难无比,一时冲动通常都是害人害己,宗师做的没错。”若是景茵梦真的能成韩青的徒弟的话,景老自然会欣喜万分,但就算是成不了想到之前的那份功法,景茵梦的修为也绝对会有大进展。

    转过身,韩青看向景老:“有些事情我还想跟您打听一下。”

    景老一笑:“韩先生可是要打听华夏武道的事情?”

    韩青点点头:“没错,我对华夏武道不是很清楚,想要了解一些。”

    景老恩了一声然后走到了圆桌前泡上了一壶清茶,雨水滴答,江南的夏终于清凉了起来。

    “其实对于武道我了解的也不多,华夏如今的武道已经呈现日渐没落的趋势,一方面是社会进步的原因,没有人相信人还能依靠自己战胜武器,另一方面也是大原因,似乎如今武道不昌,但是为何却不知道了。”

    武道不昌,别人不清楚但是韩青却可以猜出个大概,愿意怕就是因为地球如今的环境已经不适合修炼了。

    两千多年前,老子作为地球上最后一个得道飞升的人,彼时地球尚有足够的灵气助他飞升,但是如今,地球灵气稀薄,想要飞升难上加难,自然的,整个的修炼界都会停滞不前,甚至是衰退。

    “据我所知,如今华夏武道真正的高手还是在京城,三大家族都有自己的宗师,而据说厢港那边也有一名宗师,只是已经多年没有露面了。”

    四名宗师?如今自己筑基中期的实力就是景老眼中的宗师级别,那这么说,华夏现在的修道众人,能够达到筑基中期已经是极限了。

    如此说来,真是可悲啊,对于韩青来说,筑基中期的实力根本不够看的。

    “不过那三位如今的实力多少我就不知道了,据说有两名年轻人天赋异禀,是华夏武道的希望所在,三四年前就已经到了宗师级别,现如今怕是又精进了,另一位已是一位老者了,也正是那位老者传授了我们景家功法,才有了我和梦儿的修炼。”景老将茶斟满回忆道。

    雨水一直在下,韩青也无事就一直跟景老聊着,直到天色将晚,暮色烂漫。

    “武道一途分为八层境界,一流,绝顶,先天,宗师,天人,破碎,真武和逍遥境界一共八层,每一层都有不同神通。”

    景老向往的念叨:“而且据说到了逍遥境界,可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真是天地任逍遥了。”

    看着景老脸上的神往,韩青却觉得有些好笑,但也有意外,至少,在地球上人们还能认识到所谓的逍遥境界,算是出乎他的预料了。

    其实所谓的武道逍遥境界,就是修真的金丹期,到了这个时期就可以幻化出分身,也就出现了所谓的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了,而景老不知道的是,到了这一层,其实也就是武道的极限了,之后,只有修真一途才能继续向着天道而去。

    “可惜的是,如今整个世界能够达到宗师境界的都不多,更别提更高的境界了,那传说中的逍遥境界怕是早已绝迹千年了。”景老惋惜的说。

    离开景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景老知道的其实也不多,倒是一个海外的宗师多说了两句,据说是当年在华夏有仇人被华夏封杀,已经多年不回华夏了,不过他手下弟子倒是强势,时不时的会回到华夏兴风作浪,景老之所以提起他也是因为早些年在浙省和他的弟子对峙过,解决了一些争端,不过终究印象不好,似乎有意让韩青帮忙。

    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玉石,韩青罕见的露出了喜色。

    这块玉石是景老刚才赠送给自己的,韩青要了这个人情,他没有想到景老手中竟然有这样的玉石,这块玉石虽然贵重,但是对景老的修为来说其实用不上。

    小学生怎么参加高考呢,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在韩青的手上,这块玉石却可以加速他的修炼。

    “以后若是有机会,提携他们景家一下就是了。”

    韩青默默的想,知道景家的拉拢之意,也罢,如今自己在地球上,能少一些麻烦最好,有了景家,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出手了。

    回到公寓,韩青刚敲了一声门,一阵快步声门就开了。

    当看到站在门口的韩青之后,秦梦瑶长舒了一口气:“你没事吧,怎么才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