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老点点头:“先生说的没错,十年前我曾经在道教分支修炼过一段时间,但实在是资质微末,再加上已经年长,没练出什么本事。”

    “哦?”

    虽然不想和季老这种人多说话,但是他竟然真的在道教分支修炼过,顿时吸引了韩青的兴趣。

    季老看到韩青来了兴趣,脸上有几分欣喜:“怎么,先生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韩青微微颔首:“没错,刚才你说道教分支,这么说如今的道教依然在繁衍生息,分支遍地?”

    季老踌躇了一下:“也不能这么说,繁衍生息是没错,但是分支遍地就称不上了,如今的道教虽然依旧是庞然大物,但是比起巅峰时期,已经衰落很多了。”

    韩青点点头心中了然。

    道教是华夏的传统宗教,也是华夏自己诞生的第一大宗教,但是自从佛教从国外传来之后,道教日渐式微,华夏数千年的历史中,正统王朝崇尚的都是佛教,而道教并不主流。

    不过,这依然不能阻挡道教存活到现在。

    当然,现代社会别说是道教,就是佛教都衰落了很多,这两大宗教已是今非昔比了。

    想到这里,韩青看向季老:“你了解多少?”

    季老沉吟了一下:“若是先生方便的话,待会请先生移步我的研究室,我和您细聊。”

    韩青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让季老他们先过去,闻人秋月出来之后和她说了一下就先行离去了。

    季老师在历史系的地位还是很高的,要不然也不会院长的有力人选,他的研究室也是单独的。

    韩青进来之后就看到了不小的研究室内满满的都是书籍。

    这些书籍既有国外的,也有国内的,甚至还有一部分季老自己的著作。

    但是无一例外,基本都是关于道教和老子研究的。

    不得不说,这个季老虽然功利心很强,但却是对于老子和道教的研究很深厚。

    “先生,坐。”

    季老端着茶盏走了上来,一旁的季明凡赶忙为两人斟茶倒水,刚才季老一回来就好好的和季明凡说了一下韩青的厉害,季明凡才深知两人的差距,不伺候能行么?

    韩青随意的坐了下来,茶没喝直接开门见山。

    “说吧。”

    季老看了一眼季明凡,后者识趣的走了出去,然后他走到书架前掏出了自己的钥匙。

    韩青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老头。

    将放在书架上的几本书拿下来之后,里面竟然有一个小箱子,季老瞟了韩青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

    两本已经残破泛黄的书籍尘封在里面,季老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蹒跚的走了回来。

    当韩青看到那两本书上的字的时候,眼中就有一道精光闪过。

    “想不到地球竟然还有这样的真传不愧是道教啊”

    “先生,这是我二十年前去欧洲深造的时候在一个研究东方文化的西方学者手中得到的,但是这么多年了,我始终没能研究透彻,但是能够看出来,应该是道教先贤留下来的著作,但是具体是谁,已经无可考证了。”

    季老将两本书放在了桌子上,书已经残破到了稍有风吹草动好像就会散了的程度。

    但是对于韩青来说,这都不是事。

    坐在木椅上,韩青手指微微一动,那两本残破的书就开始自动翻页!

    轻柔!但是恰到好处,不会损害一分一毫!

    季老心头震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越发确定自己和这个韩先生交好是多么明智的选择,要知道这两本书除了自己,华夏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他做道教研究这么多年,远比一般人知道的更多,而且本身又在杭大这样的华夏名校任教,资源丰富,远不是别人可比,但饶是如此,面对韩青,他依旧要保持谦卑。

    全部都是繁体字。

    短短的半个小时,韩青就翻阅完了两本书。

    很多字迹其实已经不清晰了,但是韩青依旧能分析出个大概。

    这是一本传承的功法,道教的,若是自己没猜错的话,著作人是,庄子。

    这本书只要自己拿出去,将它其中的内容翻译解释出来,必将会轰动华夏乃至全球。

    “这是庄子的手写著作。”

    韩青淡淡的说。

    季老心头大骇!他的声音都有点哆嗦了:“先生您确定?这是庄圣贤亲手所著?”

    韩青点点头。

    季老的身子都开始轻微的颤抖,再看向这两本书,心中惊涛骇浪难以平复,庄子笔迹,这要是传出去,绝对的无价之宝啊!

    “先生,这本书中的内容我曾经将它分拆开来给不同的相关领域专家研究,最后得到的答案我也想过可能是庄子笔迹,但是现在被您确定了下来,还是有点不敢置信。”

    韩青自然明白,别说是他,就算是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两本著作竟然能流传到今天。

    “这可是一本功法?”

    季老颤颤巍巍的问道。

    韩青点点头:“没错,可惜已经残缺,但仍不失为地球上最顶级的功法,若是寻常人能习得一二,足以笑傲众生了。”

    得到了肯定,季老长舒了一口气:“当年我在道教分支修炼的时候,也见过他们现在的普通功法,虽然我资质微末,但是也能一眼看出两本差距之大,也不知天下还有谁人能练成此功法了。”

    看到季老感慨的模样,韩青心中浑不在意。

    这本功法虽然强,但且不说他是残缺的,而且也只是庄子没有得道之前的著作,和三千世界老子的道德经功法相比,相差甚远。

    不过,对于如今地球来说,确实算得上无价之宝了。

    “说说你的研究吧。”看到季老渐渐平复了下来,韩青点名主题。

    季老皱了下眉头沉吟了一下:“先生,我研究道教半生,您也是明白人,许多东西说与别人,他们不信,但是说给您,我想您肯定明白。”

    韩青微微颔首。

    窗外春风吹,初春的味道已渐生。

    屋内,热茶白雾袅袅升起,季老回忆着脑海中的所见所闻所感,许久过去之后,终于整理好了思路说了起来。

    “先生,我认为道教的很多圣贤,虽历经千年,但如今可能依然健在!”

    他目光深邃的说,一种古老的味道开始在研究室,在满屋子的书籍中蔓延。

    端坐于此的韩青眼光一闪,压住心头一点躁动道:“你继续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