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如韩青所说。

    季老知道,老子西出函谷关之后之所以再也没有出现过,很有可能就是道法高深,到了另一个境界了。

    这个境界他不懂,但是他知道,那个境界的老子,定然不可能再贪恋俗世之事。

    但是如果真的就这样说老子已死或者已经不在人世,自己的这些研究岂不是要全部崩塌?

    自己半生的学术著作,岂不都是笑话?

    季老决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之所以有今天的声明,靠的就是研究老子,尤其是老子西出函谷关之后对道教的影响。

    没有了这一切,他就扫墓都不是了。

    所以,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的错误?

    但是现在,当韩青的手在空中一握。

    他就明白自己有多么的渺小了。

    “螳臂当车。”韩青冷冷的说。

    然后收回了自己空中的手,看向季老。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季老知道,刚才在韩青一握虚空后,自己体内的灵气瞬间凝固,甚至血液流通都不畅了。

    眼前的这个学生,分明就是一位得道之人啊!

    研究老子研究道教时间长了,季老自己也生出了寻道的念头,而且亲赴浙省道教分支修炼,只是终究年纪已长,只能修的皮毛。

    但是在道教分支中所学所见所闻,都让他真正的开始了解道教这个神秘的存在。

    这世上,真的有道法这种神乎其神的存在。

    “发生了什么?”

    “季老的脸色不太对啊”

    “这小子刚才一握拳,怎么我感觉室温都低了几度啊”

    看到前面的季老痴呆的样子,下面的人不明所以。

    闻人秋月看着韩青,不知道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但是他离季老最近,能够看到转瞬间季老面如死灰的样子,而坐在她旁边的季明凡更是冲了下来扶住了季老。

    “爸!怎么了?”

    他惶恐的说。

    但是季老依旧是痴呆的样子,好像久久不能走出来。

    韩青浅笑了一下。

    季老身子一颤,一旁的季明凡赶忙扶稳了他:“爸!你怎么了!你到底是怎么了?这小子对你做了什么!爸,你跟我说!我绝对不会放过这小子的!”

    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季明凡也顾不得什么教师的形象了,激动地说。

    但是季老脸色大变,猛地推开了季明凡搀扶着自己的手。

    “高是我错了。”

    季老正准备躬身施礼的时候,韩青冲他挤了挤眼,他马上会意,但还是微微躬身道。

    一旁的季明凡惊呆了。

    “爸,你说什么?你错了!这怎么可能!您可是咱们浙大历史系的顶梁柱啊!”

    “住嘴!”

    正当季明凡准备继续喋喋不休的时候,季老猛喝道!

    季明凡眼神一抖:“爸”

    季老深吸一口气:“我说我们错了,就是我们错了,这个小友说的没错,与其说老子函谷关之后还在,不如面对现实,他真的仙逝或者消失了。”

    季明凡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这么一说,何止是否定了自己,甚至连带他刚才的汇报,也没有了立足点。

    整个大礼堂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明思意的看着眼前突然的转折。

    闻人秋月看着眼前的韩青,越发觉得这个男人看不透了,好像只有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显露出温暖的一面,但是当他面对陌生人的时候,他永远是那么的高冷。

    令人心寒,捉摸不透。

    韩青懒得理会众人的想法,他看着季家父子摇摇头:“你们应该道歉的,不是我,而是闻人老师,她是真正优秀的老师。”

    说完,他笑着看向闻人秋月。

    季老赶忙走到了闻人秋月的面前:“闻人老师,我为之前的冒失道歉,您是真正的青年才俊,未来我们杭大有您这样的未来之星,值得骄傲。”

    说完,他朝着自己儿子招招手。

    季明凡低着头走了上来。

    “以后闻人老师就是你的榜样,明白了么?”季老看着季明凡教育道。

    季明凡死气沉沉的点点头:“闻人老师,让您见笑了。”

    到了这个时候,整个大礼堂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中,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些老师或教授明白,从今天开始,这个叫做韩青的人,不仅仅是在学生圈子里火,恐怕就是教师圈内他的名字都要如雷贯耳了。

    教师研讨会就这样结束了。

    闻人秋月被校领导留了下来谈话,显然,她的汇报将会作为今年杭大的重点研究项目,作为一个年轻老师,她将会拥有组建自己团队以这个汇报为根本,获得学校的全力支持,向国内各大学术论坛发起冲击。

    站在大礼堂的门口,每个从大礼堂出来的人都会多看韩青两眼。

    人群渐渐散去。

    季老父子最后从礼堂内走了出来,当看到站在外面的韩青之后,季老赶忙带着季明凡走了过来。

    “您就是韩先生吧。”季老一上来就说道。

    韩青愣了一下:“你认识我?”

    季老摇摇头又点了点头:“咱们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您的声明在外,我们搞学术研究的,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倒是让韩青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季老看了韩青一眼暗暗点头:“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您之前在泉市让断流的瀑布重新汹涌,如今已经是我们学术圈的美谈了,虽然我是研究历史的,但是也听说了您,当时我就在想,能够做到让瀑布瞬间恢复的,恐怕简单的学识是不够的,需要道法。”

    一旁的季明凡脸色一滞:“爸,他就是你一直说的那个韩先生吗”

    季老了然的点点头,眼中满是称赞:“没错,我虽然有点老糊涂,但是当初在道教毕竟待过一段时间,多少了解一点道法之玄妙,刚才韩先生一出手,我就想到了。”

    原来如此。

    韩青心下明白,但还是冷冷看了这父子两人一眼:“既然你们识得我,那日后莫要再找闻人老师麻烦,而且,你们两个的心思不正,我就不多说了。”

    季老和季明凡赶忙点头:“韩先生教训的是,我们都记着呢,今后做学问必定严谨,不再多想其他,感谢先生教诲。”

    韩青摆摆手正准备遣散两人的时候,突然说道:

    “你刚才说你在道教待过一段时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