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

    “闻人老师说什么?是不是我没有听清楚?”

    “闻人老师这不合适啊”

    “老子函谷关后已死?这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

    闻人秋月的题目一出来,整个大礼堂就懵了。

    尤其是季老和季明凡父子,虽然季老久经人事,迅速的平复了自己的惊讶,但是脸上的表情就有点皮笑肉不笑了。

    至于季明凡,则直接露出了不喜的神色。

    “爸,秋月她怎么想的,这不是拆我们台么?”

    凑到季老身旁,季明凡小声的说。

    季老目视前方脸上挂着微笑,但也小声说道:“这小丫头片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怕是她老爹在背后给她找了什么资料,否则这种题目一般人轻易是不敢尝试的,虽然现在老子西出函谷关后是死是活还没有定论,但是学术界还是倾向于他继续传道的,不要担心。”

    说完,季老朝着另一边看去,那里坐着的,就是闻人秋月的父亲,历史学院的副院长,自己的直接竞争对手,闻人牧业。

    只是闻人牧业的表情同样惊讶,似乎也不知道闻人秋月会出这样的题目。

    “哼!我看秋月就是想要放手一搏,她肯定知道这次要是风头被我压下去了,以后我追她就不会有人说闲话,这样也好,至少证明我离得到她已经不远了。”

    季明凡阴测测的说。

    季老没有说话,只是暗中颔首,心中也是如是想。

    看到自己一语惊起千层浪,闻人秋月也有点手心出汗。

    只是看到韩青依旧在最后一排淡定的不行,她才勉强稳住了心神,开始将自己的学术汇报讲出。

    “时至今日,老子函谷关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没有定论,但是我从本科开始,就对这一命题十分感兴趣,并且查阅了打量的资料,虽不能证明老子确实仙逝,但是确实有更多的证据证明函谷关之后的道家思想,在传承的本身,拥有了更多的变化,老子是很伟大,但是我们也不能抹杀后来者的功绩,每一个人的努力,都是道家文化传承的一部分”

    进入状态的闻人秋月又恢复了她那种自信的状态,站在主席台上,她掷地有声的阐述着自己的观点,将道家文化的起源说到战国时期结束,期间无数道家精英缤纷登场,庄子,列子,关尹子等等,他们每一个人的道家思想都在闻人秋月的口中栩栩如生。

    整个礼堂,都被她的学识淹没。

    甚至是一些老教授都频频函授,听者无不动容。

    “所以,可以看得出来,虽然老子生死没有直接的记载,但是我们做学术研究的却可以从道家思想的变化推断出,其实老子在函谷关之后对道家的影响已经从直接变成了间接,真正将道家思想再一步扩展的,是庄子等人。”

    “呼。”

    最后一个字说完,闻人秋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有一种久违的畅快的感觉。

    关于老子的研究,她从大学就开始了,原本博士后论文的时候,她就准备做了,但是一直没有实现。

    今天,在韩青的鼓励下,十年的研究,终于全盘托出。

    这扇一直关着的门,终于通风了。

    啪啪啪啪啪啪!

    台下掌声如雷贯耳!

    不论闻人秋月是对是错,就凭她刚才的演讲,足够证明她的优秀,面面俱到,引经据典,精彩纷呈!

    韩青也是赞赏的看着闻人秋月,就算是他,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有如此的学识。

    主持人面含微笑的上来,尊敬的看了闻人秋月一眼之后,将之前所有上台汇报的年轻老师都请上台来。

    接下来,就是讨论的环节了。

    毫无疑问,焦点完全在闻人秋月和季明凡两个明星教师的身上。

    “季老师,刚才你说墨家思想受到道家思想的影响,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老子函谷关之后的传道所致,但是闻人老师又说老子其实当时已经仙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是啊,我看我们还是不要问了,直接让闻人老师和季老师聊一聊吧,毕竟他们两个的观点是完全相悖的,我们聊也没有意义。”

    “有道理,闻人老师,季老师,麻烦你们当堂对峙一下吧,这对我们做学问也有好处,毕竟讨论中出结果嘛,学术,就是讨论出来的。”

    台下纷纷赞成。

    闻人秋月脸上有点为难,但是季明凡已经率先发难了。

    “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在学识上压住你,以后,才有可能在身体上压住你。”

    他心里暗想,然后斗志高昂。

    “闻人老师,你的推断,会不会太武断了,既然你自己也知道,老子函谷关后是生是死没有绝对的论据,那你为何还要强词夺理呢?”

    强词夺理?

    闻人秋月愣了一下,然后眼中露出了几分不解:“怎么叫做强词夺理?我这是在分析。”

    季明凡摇摇头嗤笑了一下:“分析?你每一个论点都站在老子已死的立场上,这是分析?分析是需要客观的,你还太稚嫩,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季明凡一席话,直接站在了高地,让闻人秋月颇有点措手不及。

    “我并不是站在某一个立场,那只是我的态度,做学问,也是需要态度的不是么?”

    闻人秋月看着他说道。

    但是两三句,季明凡已经站在上风,让闻人秋月讲学问可以,但若是让她和别人对峙,终究还是不行。

    季明凡得意的看着闻人秋月:“没错,你可以有态度,但是态度是态度,立场是立场,不能混淆,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你混淆了你的态度和立场,可以说,你的论题,就是被你的态度所乱,站在了错误的立场,那你的结论,就没有任何价值。”

    没有任何价值。

    一句话,季明凡就抓住了闻人秋月的漏洞,彻底的否认了她。

    闻人秋月哪里有这样的城府,只能乖乖上套。

    韩青冷冷的看着季明凡,这个人,不探讨学问,而是和闻人秋月玩文字游戏,抓住漏洞,在所谓的“根本”上,拔掉闻人秋月的主张。

    “黄口小儿。”

    韩青冷哼了一声。

    但是全场除了他,所有人都被季明凡的话折服了。

    “这么一说好像是这样,闻人老师一开始就站在了老子已死的立场上,自然她所有的努力都以这个为中心,那么必然会有失偏颇啊”

    “季老师眼光毒啊,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闻人老师终究还是技不如人啊。”

    “是啊,老子是生是死,怎么能这么轻易的下判断呢?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做学问要严谨啊。”

    人们的议论声传到了闻人秋月的耳中,她的心跳都开始加速了,脸上有几分气氛。

    严谨?

    她怎么会不严谨,为了证明自己的论断,她从大学就开始翻阅一切资料,将所有的论断推到重来,再推到再重来,为的就是一个公平客观。

    怎么就成了立场不对了?

    这个时候,台下的季老突然笑着站起来:“闻人老师啊,你是才华横溢,但是做学问还是要严谨,这一点,你还是要向季老师学习啊。”

    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这种场合季老还是称呼为季老师。

    他这话一说,众人也是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是啊,做学问,还是要严谨一些啊。”

    “闻人老师还是太年轻啦,虽然有才华,但还是冒失了一点啊。”

    “唉,同辈之中,闻人老师还是要向季老师学习啊。”

    一时间,整个礼堂充斥了这样的声音。

    闻人秋月抿着红唇不发一言,心中充满了无助和彷徨。

    “一群老学究。”

    突然,一道响亮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讶然回头,就见最后一排一个男人翘着二郎腿撇着嘴说道。

    闻人秋月也是惊慌的看向韩青,但是后者只是一个微笑,然后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季老脸色不悦的喝道。

    韩青摊摊手:“再说一遍又何妨?”

    “一群老学究。”

    说完,韩青轻笑了一下:

    “呵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