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子毕生都在追求道法自然,无为而生,而这,也成为他西出函谷关之后的精神信仰所在,之后他游历秦国,韩国等国家,宣扬道法奥妙,实在是我辈楷模,时至今日,我在研读老子著作之时,依旧能时常感悟,不得不说,老子确实是我们华夏千古第一大家,是能够和孔圣人比肩的存在。”

    季教授的语气慷慨,说到最后动情的时候,他甚至张开双手激动不已。

    啪啪啪啪啪啪啪!

    台下掌声雷动,都深深的被季教授这一次的学术演讲所折服。

    “季教授果然是我们杭大的瑰宝啊,对宗教研究至深,实在非吾辈能及啊。”

    “是啊,听季教授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有空了要多找季老讨教一二了,别的不说,季老对老子养生这一块的研究真是深不可测啊。”

    “果然,老子离开了函谷关之后依然在各国传道,只是终点已经放在了生命哲学上,早已经摆脱了俗世的境界了。”

    季教授讲完之后,太吓人议论纷纷,不少人不停的做着笔记和总结,脸上满是受教的神情。

    台上,校领导的掌声最是热烈。

    杭大这一届的研讨会有季老压阵,算是稳了。

    不少友校的人也是纷纷点头,被杭大季教授的学识渊博所折服。

    看着台下观众的反应,季老内心傲然。

    “道法之神奇,又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懂的?今日我不过说了冰山一角,足够你们领悟百年了。”

    这样想着,他道貌岸然一笑,看了台下鼓掌最起劲的季明凡一眼,后者更是骄傲不已。

    今天的风头,注定是他们父子的了。

    季明凡心中激越,父亲得到这么高的赞誉,这一次历史学院院长的位子就**不离十了。

    待会自己再惊艳众人一番,可以说季家这一次真是收获颇丰了。

    季老讲完之后,所有的教授就都已经汇报完毕,之前讲过的教授也都一一登台,十位教授分别到主席台坐下。

    研讨会进行第二个环节。

    提问。

    既然是研讨会,那自燃少不了研究和讨论,研究已经汇报,讨论必不可少。

    领导站起来压了压手,台下的议论纷纷就安静了下来。

    “下面各位对咱们这些老骨干有什么需要问的,尽可以发言,机不可失,大家踊跃点。”

    说完,台下一阵躁动,早就有人走了上来充当主持人,随意的点了一个之后,那人站起来道:“季教授您好,我是友校苏城大学的,刚才我听到您说老子的抱负在西出函谷关之后从政治抱负升华到了对生命的追求高度上,请问这一点您如何考证的呢?”

    这个问题说完,大家也是好奇的等着季教授的解答。

    季教授笑了一下不急不缓的说:“你可知道道德经?”

    那人忙点头。

    季老淡然一笑:“你只是知道,但是你看过么?”

    那人茫然了一下:“看了一点,不多。”

    季老了然的点点头:“现在的年轻人心浮气躁,道德经这样深奥的书看得少了,我很心忧啊,你的问题,其实我不用回答,你只需回去翻阅道经十八章,自然明白我为何如此说,其实老子的精神信仰,从那个时候就已经转变了。”

    说完,他轻轻一笑:“我研究道德经三十余年,通篇甚至都能倒背如流了,与其质疑我,不如多用时间看看道德经原著。”

    季老这话一说完。

    众人纷纷折服。

    “季老果然是当代大儒啊,学识渊博,是我辈的榜样啊。”

    “是啊,道德经如此艰难的巨著,季老竟然可以倒背如流,实在是闻所未闻之高人啊。”

    接下来几乎所有的提问都是面对季老的,而季老也都一一耐心解答,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没回答完一个问题,他都要劝这些人多多。

    甚至很多问题回答的,都是囫囵吞枣的感觉。

    但越是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越是让人觉得季老深不可测。

    教授们的研讨环节彻底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年轻教师的汇报了。

    这一届杭大一共招收了二十个年轻教师,分为两天做汇报,今天是第一天,十个人,闻人秋月最后一个登台,而在她之前的,就是季明凡。

    此时,第八个人也波澜不惊的结束了。

    全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季明凡的身上,不少人都知道他是季老的儿子,而且也是杭大年青一代教师中最优秀的两个人之一,而另一个,就是在他后面登台的闻人秋月。

    “这是季老的儿子,很不错。”

    “恩,我也听说了,之前他在国外也在不少学术杂志上刊登过论文,我看了不少,很优秀。”

    “年纪轻轻,但是学问已经很深了,以后会是杭大的栋梁之才啊。”

    “这一次我最期待的就是他和秋月两个孩子的汇报了,想来不会让人失望。”

    季明凡空手上台,面带微笑,震撼众人。

    “不带文案么?”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了不得,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从容,必定是深厚的文化底蕴才能培育出来的,真不愧是季老的儿子。”

    “单单是这个气势和自信,无人能及。”

    台下众人纷纷惊叹,闻人秋月也是脸色复杂的看着季明凡,一旁的韩青看到之后疑惑问道:“怎么了?紧张?”

    闻人秋月摇摇头:“好像他要讲的也是道教,虽然是从哲学方面入手,但是也是老子后期的文化问题,再加上季教授,待会我上去一下子推翻他们两个人”

    说着,闻人秋月脸上有几分纠结和不自信浮了上来。

    韩青拍了拍她的肩膀:“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记住,就算是现在,学术界对于老子西出函谷关之后是生是死都没有定论,你何必惧怕呢?说出自己的研究就是了。”

    得到韩青的鼓励,闻人秋月重重的点点头,而此时,季明凡也开始了他的汇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季明凡深吸一口气朗声道“所以!华夏之道家哲学,正如我父亲所说,在老子西出函谷关之后来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这些,都是老子这位千古伟人的功绩,西出函谷关,前路长漫漫,老子骑牛到远方,今日吾辈仍心往!”

    说完,他深鞠躬!

    台下掌声雷动!

    “将门虎子!”

    “这一次的研讨会能出明凡这么个英才,也算是值得了!”

    “他们父子一说,我还真觉得老子函谷关之后并未仙去,而是继续在人间施道。”

    “看来就算是闻人老师也压不住季老师的风头咯。”

    季明凡志得意满的听着所有人的称赞,然后眼神飘向已经站起来的闻人秋月,心中窃喜。

    过了今天,郎才女貌这般配的词就要用在两人身上了。

    到时候就算是她再拒绝,自己携着全校教师的赞誉,想必她也要高看自己一筹吧。

    “闻人秋月,你早晚是我的女人。”

    想到这里,他施施然走了下去。

    而此时,整个礼堂人声鼎沸,大家依旧激烈的讨论着季家父子抛出来的观点,津津有味,深觉两人真是才华横溢。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闻人秋月默默登台。

    她望向最后一排的韩青,得到了他的微笑之后,心中定了下来。

    看着所有人,她缓缓的说:

    “我这次汇报的学术论题是”

    “函谷关后,老子仙逝。”

    平地惊雷!

    全场鸦雀无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