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明凡今天很隆重。

    因为对于他来说,今天是个大日子,一个可以让他在整个杭大年轻老师中确立威望的大日子。

    研讨会,简直就是为自己而开的。

    季明凡来的路上就已经偷笑了好几次了。

    为了这次研讨会,他和父亲已经在家做了三四个月的准备,关于道教文化在老子西出函谷关之后的变化。

    有了父亲的帮忙,他相信自己没有对手,要知道父亲可是全国道教文化研究的泰山级人物啊。

    虽然自己不是专业的历史学家,但是自己对于宗教和哲学的研究却更多,而父亲乃是正宗的历史学家,两相匹配,相得益彰。

    而且更重要的是,主要自己这次研讨会能出彩,那闻人秋月的父亲就没有理由再反对自己了。

    不是总说自己没有拿得出手的硬实力么?

    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实力。

    还有一点其实季明凡也十分在意,那就是这一次一个做行政工作的老人退了下来,学校里面的意思是这次想找个年轻人顶上去。

    破天荒的,二十多岁就有机会走上领导职位,季明凡能不期待么?

    做学术研究的,怎么能和行政实权的比?

    就算是自己一辈子辛辛苦苦研究出点什么,人家做行政的却早已经赚的盆满铎满了,自己图个什么呢?

    所以,在季明凡看来,学识,就是为了更有力的爬上去。

    而这一次研讨会,就是证明自己杭大年轻一辈教师第一人的好机会。

    下了车就见到闻人秋月站在礼堂门口,季明凡心里高兴啊。

    “秋月,一起进去吧。”

    季明凡热情的说,看向闻人秋月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渴望。

    今天的闻人秋月一身正装,虽然严谨,但是依旧包裹不住她火辣的身材,再加上身上那股书香气质,更是让男人无法移目。

    季明凡吞了吞口水。

    “这个女人,自己一定要玩上。”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闻人秋月皱了皱眉头:“不用了,你先进去吧,我随后就来。”

    本来她已经准备进去了,但是见到季明凡想想还是算了,免得进去之后被人误会。

    原本因为季明凡的明目张胆,现在学校已经有传两人的风言风语了,闻人秋月自恃清高,自然想要避险。

    季明凡点点头,也不强求,只要今天自己一鸣惊人,这个女人早晚都是自己的玩物,何必急于一时呢?

    正准备进去的时候,季明凡突然回头看了韩青一眼:“这位是?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呢?”

    闻人秋月紧张了一下说道:“这是韩青,我的学生,刚好在学校碰到我就带着他一起过来听听,他资质很好,我想着借这一次机会能让他学到不少东西。”

    季明凡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你就是那个四肢发达的家伙啊,韩青对吧,我听说过,听说你跑步打架都挺在行,但就是成绩不行,年轻人,不能头脑简单哦。”

    韩青给了他一个微笑。

    此时的大礼堂已经坐满了人,闻人秋月和韩青是从后门进来的,所以没人注意到,在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之后,闻人秋月严肃的看向韩青。

    “你不能逗我。”

    她紧紧的看着韩青说道。

    韩青摊摊手:“我怎么敢逗你,你怎么想的,就上去怎么说,我说老子仙逝了,他就是仙逝了,放心。”

    闻人秋月深吸一口气,直勾勾的看了韩青一眼:“关于老子的历史我读博士的时候曾经专门研究过,所以这一次虽然临时换,但是底子都还在,当时我做的也是老子西出函谷关之后就仙逝的研究,只是当时觉得有点太超前,不敢公布,既然你这么有把握,我选择相信你,搏一把。”

    韩青随意一笑:“放轻松,你可是我们学校最棒的老师。”

    闻人秋月脸红了一下:“哼,就你嘴嘴甜,待会要是我被人挑出了毛病,等我回去好好收拾你!”

    看到闻人秋月挥起了小拳头,韩青赶忙做求饶的样子。

    主席台上有三个中年男人走了上去,做了简短的讲话之后得知他们就是杭大的校领导。

    在华夏的大学,一个大学生读四年书都未必能够见到一次校长,说来也算是奇谈了。

    领导讲话结束之后,就是各位教授上去轮番做学术研究报告了,期间,闻人秋月不听的掏出笔和本子做着记录,眼中炯炯有神,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

    韩青知道,闻人秋月是真的热爱教师这个行业。

    杭大不愧是华夏名校,单单是上去的这些老教授,不少就是华夏科学院等各个部门的院士,做的学术报告也是国内一流,甚至不少大家的报告就算是在国际上也是顶尖。

    因此,虽然只是杭大内部的学术交流,依旧有不少国内其他高校乃至世界上很多学校的从业人员过来聆听。

    掌声不断。

    热闹非凡。

    终于,韩青看到闻人秋月的脸上浮现出了紧张。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上了台,他穿着一身长袍像是从道观里面出来的一样,很是另类,但是他一出场,台下立马安静了下来。

    此人就是杭大历史系的副系长,历史学家,老庄研究专家,华夏历史学界的专家,季教授。

    他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自如的走到了台上,颇有一点道法自然的感觉。

    但是当他上台的一瞬间,台下的韩青眉头就跳了一下。

    “原来是修道中人。”

    原来这季教授不仅仅是学术研究道教,本身也是一个修道人士啊,只不过修为不高,别说和自己比了,就是和景老比都还有不小的差距,只能说是入门。

    当他站在台上之后,就连校领导脸上都露出了期待。

    这一次学校的研讨会有两个重头戏,一个是老教授的学术汇报,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季教授的道教老子文化研究。

    这一年来,杭大的诸位教授都没有研究出可以在华夏颇具影响力的东西来,只有季教授的道教文化研究取得了突破,所以这一次研讨会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全看季教授了。

    而另一个,就是年轻教师的学术汇报。

    此时,季教授已经站在了话筒前。

    和其他教授演讲不同,他手上没有任何的资料,这样的场合,没有绝对的学识肯定是不敢单凭脑子和嘴的。

    但是很明显,没有人质疑季教授的实力。

    “今天大家同聚一堂,我很高兴,大家愿意听老朽关于道教老子文化的研究,我更高兴。”

    他笑了笑,脸上有几分得意。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这一次我的学术报告名称就是,老子西出函谷关后,个人境界的再升华以及对华夏文化的影响。”

    众人屏息凝神,认真的聆听着季教授的教诲,闻人秋月虽然紧张,但是依旧仔细的听着。

    只有韩青,翘着二郎腿不时的微微摇头,嘴里轻吟了一句:

    “吹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