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答应了过两天陪闻人秋月去研讨会之后,韩青就将她送到了的士上。自己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刘芳和王云突然从身后冒了出来。

    “韩先生,真不是女朋友?”

    刘芳眨着眼说道。

    韩青笑了笑:“真不是,就是朋友而已。”

    其实倒不是韩青不敢承认,而是为了闻人秋月着想,这刘芳和师妃暄他们都认识,而闻人秋月又是学校知名的老师,而且刚刚开始任教,还是班主任,这个时候传出和学生的恋情显然不合适。

    刘芳点点头,相信韩先生不会撒谎。

    “韩先生,老爷子知道你回来之后询问要不要聚一聚,大家都盼着您回来呢。”

    韩青犹豫了一下:“等我有时间了再说吧。”

    刘芳想了一下:“好的,那我回去和老爷子说。”

    看到韩青潇洒远去之后。

    王云惊讶的说:“小芳,这个人就是韩先生么?前段时间威震浙北的韩先生?”

    刘芳点点头:“没错。”

    王云平复了一下心情摇着头说:“当时我就听说这个韩先生是个少年英才,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短短的半年时间,浙北就被他一统天下,今年他的步伐又会有多快呢?”

    王云的话说完,就连刘芳心中都猛然一跳。

    是啊,韩青的极限在哪里呢?

    告别了刘芳二人之后韩青就回到了公寓。

    当他盘腿坐在阵法中心的时候,突然眼中一闪,并没有如往常一般运转起九玄决,而是站了起来徘徊了两步。

    “道宗”

    他的口中低声呢喃着。

    想到白天闻人秋月的话,他心中对这个道宗有了新的好奇。

    道宗,作为三千世界中除了自己创建的宗门之外,唯一从地球上传出去的大宗门,就算是在那样广袤无垠的星空中都有着极重的分量,更别说是在地球上了。

    但是韩青也知道,自从老子仙去之后,道教在华夏的影响力日渐削弱,直到庄子的出现才再度中兴。

    而关于庄子的去向,之后也成为了谜题。

    而在三千世界中,韩青也一直没有听说过庄子。

    对于韩青来说,庄子的去向比老子更加的神秘。

    不过想这些也只是回忆一下,韩青摇摇头坐在了床头,闭上了眼睛。

    “如果我记得不错,道宗的修炼真法乃是三千世界修真一途的根基,只是如今地球上已经消散殆尽了,武道猖獗,修道亦四不像,真是可悲啊。”

    就连韩青自己踏上修真一途,最终突破一切也是依靠道教的修真体系,从筑基到渡劫,层层推进,真正的道教就是如此。

    “只是不知道现在地球上的道教体系是否还有真迹存在。”

    这样想着,韩青突然想到了武当山。

    上一世自己并没有特别在意武当山,那是因为自己有师父青帝教习,但是现在,也许有时间应该去看看了。

    “武当毕竟是千年道教的中心,虽然世上如今修道门派众多,但是最正宗的还是武当,想要多了解一下如今地球修道人士的真实实力,自己还是有必要上一趟武当山啊。”

    念及此,韩青心中有了打算。

    等忙完了浙省的事情之后,定要到武当山,寻道!

    在家里修炼了两天之后,闻人秋月的电话来了。

    研讨会开始了。

    杭大的教师研讨会档次很高,可以说是全华夏最顶尖的教师研讨会也不为过,除了京城的两所大学之外,杭大如今已经是华夏排名第三的大学,学术实力非常强,自然的,老师的质量也是相当之高。

    闻人秋月是杭大读的本科,研究生,博士保送英国剑桥大学,最终回校任教的,履历光鲜,实力强悍。

    但是这样的实力,放在杭大,并不出众。

    因为每一个能在杭大任教的老师,都是整个国家最尖端的学术研究者。

    甚至不乏很多已经在国际中荣获了各种奖项的大师级人物,这些人可谓是华夏各个领域的泰山北斗,令人高山仰止。

    而现在站在山脚的闻人秋月,就很紧张。

    在学生面前,她是老师,但是在研讨会上,她更像是上台做汇报的学生。

    站在大礼堂的外面,闻人秋月紧张的不行,这么多年了,她头一次这么紧张,记得做博士后毕业论文演讲的时候,面对剑桥各位教授,她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可是今天完全不一样啊。

    自己不是在创建一种研究,而是要毁掉一个体系!

    一个关于老子出了函谷关之后的所有体系!

    而自己,只是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年轻教师而已,能有多少人相信自己呢?

    其实闻人秋月一路从本科走来,读的都是历史,专业素养绝对够,她自己并不是没有假设过函谷关之后,老子已经仙去的可能,但是因为国内众多泰山北斗依旧认为老子函谷关之后出现的诸多道教学术乃是老子所创,自己也不敢妄加判断。

    可是今天,自己真实着了韩青的魔了。

    “闻人老师好啊,赶紧进去吧,快开始了。”

    “闻人老师这一次的汇报题目是什么?透个底呗,怎么说咱们也是一起进来的不是?互相扶持嘛。”

    “闻人老师来了啊,怎么还不进去啊?我可是很期待你的汇报呢,听说你在剑桥的演讲得到了很多大师级学者的好评,这一次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哈哈哈,闻人老师年轻有为,这次肯定一鸣惊人!”

    不停的有老师和教授从自己的身边走入大厅,校领导也都来的差不多了。

    闻人秋月的掌心都出汗了。

    她焦急的看着远处,又过了十分钟之后,终于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韩青慢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当看到韩青出现之后,闻人秋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拍拍高耸的胸口,对走到自己眼前的韩青佯装责怪的说:“你再晚来一点我就完了!”

    韩青挠挠后脑勺哈哈一笑:“老师,我看你紧张的得很嘛,很少见哦。”

    闻人秋月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然后就转身朝着大厅走去:“快点吧!马上就要开始了!”

    韩青笑了一下,赶忙跟上。

    但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停在了大礼堂的门口。

    从里面走出了一个面相俊俏的年轻男人,他一身黑色的西装,当看到闻人秋月之后他脸上立刻露出了殷勤:

    “秋月,你都不知道,一个寒假没有见到你,我年过的都没有滋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