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雷厉风行在刘芳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同德今天的大事件就这样发生了。

    可以想象的是,明天占据报纸的一个版面是没有问题了。

    火爆同德的小川火锅一夜清人,想必能吸引不少人的眼球。

    不过这家店的服务员噩梦显然还没有结束,再他们唯唯诺诺的离开之后,姬三重的电话打到了刘芳的手机上,得知了事情的始末之后,下了命令。

    这些人,不用在杭城找工作了。

    想混,出杭城吧。

    此时,坐在包间里面,婉拒了刘芳请客并且想要入席的意思之后,只剩下韩青和闻人秋月两个人。

    “终于可以吃火锅了。”

    韩青笑着说,拿起筷子夹了一份牛肚到闻人秋月的盘子里。

    闻人秋月脸色复杂的看着韩青,犹豫了半天之后还是说道:“韩青,刚才那位你们什么关系?”

    同样是女人,闻人秋月甚至比刘芳还要年长一两岁,她同样能够看出刘芳看韩青时候眼中的流波暗转。

    韩青笑了一下:“朋友。”

    闻人秋月心里一滞,但是也不好意思再多问什么。

    韩青看了她一眼笑了出来:“老师,你吃醋啦?”

    闻人秋月的脸唰的一下变成了红苹果,她赶忙说道:“乱说什么,我怎么会吃醋。”

    韩青淡淡一笑,轻轻说道:“我和她家长辈认识,所以她才会看重我。”

    闻人秋月小小的点了点头,心中对韩青更加好奇了。

    这个男人,从自己刚刚认识他的时候就给自己不一样的感觉,以至于自己一度不喜欢他,但是之后他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有成熟更是让自己大吃一惊。

    刚才那个刘芳明显不是一般女人,这样的人物竟然这么讨好韩青。

    这个家伙,真神秘啊。

    咕嘟咕嘟。

    火锅在沸腾,韩青不停的下着菜,两人吃了一会之后闻人秋月小声说:“开学之后有什么打算么?”

    “什么打算?”韩青一笑。

    “老师,你是在担心我们的关系么?”

    闻人秋月羞哼了一声:“不要叫我老师了!我听着别扭。”

    韩青赶忙点头:“知道了秋月老师。”

    闻人秋月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我是想着,以后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毕竟那是学校,好不好?”

    韩青点点头:“没问题啊,我这个人很低调的。”

    闻人秋月看着韩青乖张的样子苦笑了一下:“恐怕除了你自己,没人认为你低调吧。”

    短短半年,就成为杭大风头无两的人物,这样的人,能用低调来形容么?

    说完,闻人秋月好奇的看向韩青:“我问你个问题啊。”

    韩青挑了下眉毛:“别忘了你可是老师,怎么能找学生问问题呢?”

    看到闻人秋月挥起了小拳头,韩青赶忙住口。

    “还记得我之前提问你的问题么?”

    见到韩青老实了下来,闻人秋月轻声问道。

    韩青转了转眼睛:“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可能一一记住。”

    听出了韩青话中的不满,闻人秋月瞥了他一样:“好啦,以为你多大气呢,原来这么小家子气,我说的是我问你的第一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

    韩青当然知道她问的什么,甚至闻人秋月问的每一个问题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开玩笑,天尊的记忆力是一般的么?

    “就是老子出了函谷关之后去了哪里的问题。”

    闻人秋月提醒了一下。

    韩青点点头:“哦,我想起来了,当时我说死了你还不相信呢。”

    韩青调笑着说,但是闻人秋月却严肃了起来。

    “你有什么证据么?”

    “证据?”

    韩青一愣,看到闻人秋月的神情,发现她已经认真了。

    “这能有什么证据,死了就是死了,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骨头都没了。”

    老子得道飞升之后,在三千世界也算是有名的人物,韩青刚刚离开地球的时候甚至还听说过老子依旧在三千世界游历说道的故事。

    只是到了后来也杳无音讯了,就像他从地球上消失一样,从三千世界也消失了。

    不过他在三千世界的传道最终让他给世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以及一个巨大无比的宗门。

    道宗。

    三千世界最顶级的宗门,韩青甚至还在自己师父的带领下和道宗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交过手,虽然最后胜了,但是也被道宗玄妙的功法折服。

    再加上老子同样老子地球,韩青总有亲近之感,乃至他最后做了三千世界无量天尊的时候,依旧维护着道宗的发展。

    可是,这些肯定是不能和闻人秋月说的。

    闻人秋月严肃的看着韩青:“那你为什么知道他死了呢?”

    韩青纵横三千这么多年,头一次被问到了。

    该怎么解释?

    韩青夹了一口青菜,沾了沾沾水,然后细嚼慢咽的品尝着。

    对面的闻人秋月紧紧的盯着韩青,等待着他的答案。

    吃完之后,正准备夹第二根的时候,闻人秋月的筷子架住了他的筷子:“韩青,还是说当时你是胡说八道的!”

    “果然!你敢骗我!”

    说着,闻人秋月就要站起来和韩青理论一番。

    无奈之下,韩青放下了筷子摇了摇头:“老师,不是我骗你,而是我说了你也不相信。”

    听到韩青的话,闻人秋月冷哼了一声双手叉腰:“你先说说看,然后我再决定信不信。”

    韩青无奈的摇摇头:“我要是说他成仙了你信不信?”

    仙?

    闻人秋月差点笑了出来,但是看到韩青认真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他说的好像是真的。

    但是仙,这种只有在华夏古代宗教中才会存在的说法,在如今的社会早已经被科学证实是人神话之后的结果。

    怎么可能有仙呢?

    “韩青,你不想说就不要说,还来糊弄我!”闻人秋月没好气的说。

    韩青笑了一下:“所以我就说你不会相信的嘛。”

    这个时候,闻人秋月又恢复了老师的神采,她正经的对韩青说:“韩青,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仙,神,鬼,这些都已经被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都是不存在的,你小小年纪可别信这些有的没的,你可是当代大学生。”

    韩青摆摆手:“算了,我也不多说了,不过老师,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呢?”

    闻人秋月喝了一口果汁为难的说:“过两天就是教师研讨大会了,我是新教师必须拿出自己这两年的学术研究出来,才能证明自己有能力带好杭大的历史系,可是之前我准备的方案被校领导否决了想着你之前不是说老子出了函谷关就死了么看你那么认真我就想着问问你,说不定可以亡羊补牢下”

    韩青恍然大悟。

    原来是老师们的考试啊。

    他笑了笑:“老师,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敢作敢为的,要是你敢说老子出了函谷关就是死了,那我就去给你撑场子,保证你顺利过关!”

    闻人秋月犹豫了一下,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对韩青开始有一种盲目的信任了。

    “可是据说这一次季教授的论题就是老子出了函谷关之后学术变化我直接说老子仙逝了,岂不是拆他的台?”

    人家刚说完老子出了函谷关之后的传道变化,自己上去就说他其实已经死了

    “而且季教授也是学院的老教授了资历很深”

    就在闻人秋月还在犹豫的时候,韩青拍了下桌子。

    “资历深就能满口胡刍?”

    说着,他冷哼了一声:“老师,你尽管说,我给你撑腰!好好敲打一下这以资历论英雄的学术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