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韩青第一次来景家老宅,一路上离开了繁华的杭城市区,车子一直在黑暗中行驶,但是韩青的眼睛可不是一般的眼睛,就算是黑夜,依旧能够直视百米开外。

    深山,老林。

    “韩先生不要担心,老爷子住的是景家老宅,远离市区。”小柯看到韩青一直看着窗外,怕韩青想多赶忙说道。

    韩青点点头,向景老这样的人物一看就是久经沧桑的老人,繁华不过过眼云烟,只有这种深山才能养性。

    “韩先生,我跟您简单说一下景老的身份吧,以您的能耐,晚说不如早说。”小柯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韩青知道,这是景老的嘱咐,这样才显得出景家对自己的态度。

    “景老当年是华夏的开国功臣之一,也是江南一代最年轻的少帅,在战场上为华夏国立下了赫赫战功,建国后曾经主管浙省的经济,到了今天虽然景老已经退了下来,但是经营浙省多年,在江南这一带还是站得住的。”

    站得住?韩青默默一笑,怕是无人敢动吧,这样的开国功臣,就算是势力没有以前大了,但是也是受国家照顾的,谁敢动?

    就算景家没有这么庞大的势力,也绝无人敢轻视景家之人,何况如今的景家已经是浙省绝对的巨无霸了。

    只是这样的国之巨匠,为什么会留荣鹏天呢?

    车子终于在山间一个老宅停了下来,宅子不大,里面也算不上灯火通明,掩映在山间非常的自然,时而有清爽的风吹来,韩青下意识的感受了一下天地灵气,发现景致虽好,但是灵气终究比不过飞来峰,怪不得景老还是要带着景茵梦到那里修炼。

    见到景茵梦的时候,后者正在庭院中练拳。

    飒爽的身姿在柳絮中摆动,时而雀跃,时而沉寂,平心而论,这景茵梦不论长相还是天赋,在地球上都算是不错的了。

    “丹田,注意丹田的气息。”韩青笑着说。

    景茵梦美眸看向韩青点头示意,然后立马成马步姿势,感受着细腰内丹田的波动。

    “灵气吸收经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但是汇聚到静脉之中后是有迹可循的,试着感受,然后将它们引导像丹田位置。”韩青继续说道。

    景茵梦闭着眼睛仔细的听着,对于韩青,她现在有近乎盲目的信任。

    “韩先生来了。”景老笑着从庭院外走了进来,背着手,一身长袍显得仙风道骨,见到韩青冲他点头之后景老也朝着柳树下的景茵梦望去。

    “灵气进入经脉之后确实有迹可循,但是老朽探寻武道这么多年也一直没能掌握好灵气的引导,梦儿修为尚浅可行?”

    韩青淡然一笑:“正是因为修为尚浅,灵气才最是平顺,这个时候是掌握这个法门最好的时机,错过就可惜了。”

    闻言景老沉默了下来,再度看向韩青已经满是感激:“多谢韩先生指点,老朽虽没机会了,但梦儿要是能长进一二,实在是感激不尽。”

    韩青摆摆手不再多说,而是看着庭院中的景茵梦。

    “提气。”他默然道。

    景茵梦身子一颤额头上流下了几滴香汗,柳叶一般的细眉露出了几分痛苦,但依然听话的按照韩青的话做了。

    滴答滴答,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夏天的雨总是来的不经然,一瞬间,雨水就大了起来,景老和韩青走到了青瓦石的屋檐下,而院中的景茵梦依旧是一动不动,任由雨水打在她玲珑的身躯上。

    轰隆!

    一阵雷鸣,景茵梦的身子猛地一颤,脸色一白。

    说时迟那时快,韩青似是一阵风般冲到了景茵梦的身旁,一直手重重的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稳住。”他掷地有声。

    原本急剧变化的景茵梦有了韩青的一臂之力后终于稳了下来。

    雨一直下,韩青就这样一直站在景茵梦的身旁,一只手久久的搭在后者的肩膀上。

    又过了一刻钟,景茵梦终于睁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抖落了三两滴雨水。

    深深弯腰,景茵梦久久没有站起:“感谢先生。”语气真诚,充满了激动。

    韩青只是用手抖了抖自己身上的雨水笑了笑:“你天赋还行,只是没有走对路而已,既然已经能够感受到了灵气的引导,接下来的修炼也会事半功倍。”

    啪啪啪。

    景老一边鼓掌一边敬仰的走了出来,他清楚的感受到景茵梦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身上的修为有了一个明显的提升,只是短短的一刻钟,就能有这样的提升,若是没有韩青,至少需要三年!

    三年只需十五分钟!这就是韩先生。

    “先生高深莫测,认识先生是我景某的荣幸。”景老激动的说。

    韩青笑了笑,一旁的景茵梦看着韩青眼中闪闪发光:“韩先生,之前您说可以帮我爷爷治病,只需要丹药就可以了,麻烦么?”

    “麻烦倒是不麻烦,一般的丹药治愈景老的病已经足够了。”丹药也分品级的,顶级的丹药在地球上是无法炼制出来的,原因就是没有药材,这种天灵地宝就算是在浩渺星空也不容易找到。

    “这么说还有顶级的丹药,韩先生也可以炼制?”景老的语气中有几分期待,自己的寻山遍水都没有治好,韩青却说的如此轻巧,那顶级的丹药又该有多强呢?

    韩青点点头:“生死人白骨不在话下。”

    嘶

    景茵梦和景老倒吸一口凉气,生死人白骨!那不就是起死回生丹嘛!当真有这种神奇所在?

    “修真者的命根子乃是天地灵气,只要有办法将天地灵气引入,就算是修真者已死,也可复生,只是难度颇大,需要炼丹者本身的实力足够强大才可以。”不同于普通人,大脑和心跳停止,生命就终结了,修真者就算是肉身陨落,只要神识不灭依旧可以重生。

    韩青怀疑自己就是这样重生的,想想自己陨落前的景象,韩青眼中杀机毕露。

    “我一定会让你万劫不复,神识幻灭!”

    景老和景茵梦也感受到了韩青突然变化的气息,以为是问的多了,心下有点紧张。

    “可有纸笔?”韩青回过神来冲着站在一旁的景老说道。

    “有有,先生要纸笔做什么?我现在就让人去取来。”

    韩青漠然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不一会就有人送了笔墨纸砚而来,还是毛笔,韩青摆摆手走到了书桌前,手并没有拿起毛笔,而是闭上了眼睛。

    “这!”

    “天啊”

    看着眼前的异相,景老和景茵梦心中惊涛骇浪难以形容,只见韩青闭着眼站定在桌前,手上分明没有笔,但是洁白的宣纸上却开始出现一个个繁体古字来!而一旁的墨水却一点点见底。

    “宗师绝对是宗师,只有宗师才有这虚空的能力!”景老的声音都有了几分颤抖,就算是年长如他也难以招架这样的神通。

    一旁的景茵梦则是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是看向韩青的目光却有如神明一般。

    睁开双眼,一道白光闪过,随即没落。

    “你们看看。”说罢,韩青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淡看闲庭风月。

    景老和景茵梦赶忙走到了桌前仔细的凝视着,时间滑落,景老的脸上暴风急变,过了许久,苍老的手颤抖着将这份白纸合上。

    “这份功法是我想到的比较接近你们家族修炼的功法,效果却是你们的功法难以企及的,日后,你们可以修炼这份功法。”

    轻抿一口淡茶,韩青悠悠道。

    “韩先生学究天人!这份功法何止是难以企及,简直是世所难见,有了这份功法,就算是我这把老骨头都能再突破一把了!更别提梦儿了。”

    景老深知功法的重要性,现在他和景茵梦修炼的功法还是当年他在京城拜访的时候一位高人相赠,那高人也是看在他为国立功的面子上才传授给他的,正是因为有了这份功法,自己才能感受到武道玄妙。

    但是韩青随意想到一份,竟然远超那位高人,恐怖如斯!

    “韩先生,难道你只是看到我修炼所以就知道我们的功法了么?”景茵梦感慨的说道。

    韩青点点头:“刚才我在雨中为你助力,灵气在你周身运行的状况我都已经察觉,虽然很微弱,不过也算了解了。”

    其实韩青根本没有看到景茵梦的修炼,刚才打拳的时候这个姑娘断断续续的自己都不自信,再加上之前在飞来峰上自己更是没有理会他们。

    怎会知道?但是想知道他们的修炼进度很简单,功法他完全不在乎,以他所知,如今的地球上已经没有顶级的功法了,通过灵气在景茵梦身体里的运行,他就能知道景家的功法的利弊。

    “这就是宗师的实力。”景老叹息了一声,充满了向往。

    “开宗立派,自创功法,这种神通只有宗师能够做到。”

    景茵梦暗暗赞叹,然后走到了韩青的面前,后者刚刚放下茶杯然后目视着这个美丽的女人。

    “韩先生,收我为徒吧。”

    景茵梦庄严的说,漂亮的脸蛋上异常坚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