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韩青就告别了父亲准备回杭城。

    站在车站,韩青看着眼前的米崇明等人,心头也有些感慨,短短的一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又过得很快。

    人生不就是这样么?

    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事,每天都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忙,生活很累。

    但是当真的休息下来的时候的才会发觉,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

    “就你回来的最晚,就你走的最早,不知道的人以为你是什么大老板呢,结果还是个大学生,真不知道你回去这么早做什么。”

    米崇明埋怨的说。

    身后的于小江和黄诗诗也是一脸的不舍。

    韩青笑着拍了拍米崇明的肩膀:“在家也没什么事,早点回去也好,又不是不能见了,而且富春和杭城这么近,你有空过来看我就是了。”

    米崇明知道这个时间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就只得点点头:“小青,你看,这一次原本咱们五人组也只剩下咱们四个了,小倩走的不明不白的,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以前她话就少,也就和你愿意多说两句,要是有了她的消息,你得第一时间告诉我们才行啊。”

    韩青点点头:“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

    聂小倩的下落他不准备告诉任何人,这个女人走上了原本就属于她的路,那里才是她的世界,她若是能够闯出一番天地,自然会回来。

    若是不能,也许就当她真的不曾存在,才是最好的。

    告别了三人之后,韩青独自一人踏上了返杭的班车。

    冯一山坐在客厅,脸色阴沉如愁云。

    往常外面喧嚣的弟子修炼声此时也销声匿迹,整个冯家大院都笼罩着一种压抑。

    冯三川坐在堂下,看着坐在主位的大哥,自己也不断的唉声叹气。

    “真的想不到,二哥就这样死了。”

    冯三川的语气中充满了仇恨,他们三兄弟从小一起修炼,日夜星辰都在一起,可是如今突然少了一个人,怎能不气愤。

    冯一山依旧没有说话。

    他已经坐在这里一天一夜了。

    自从那道符文的讯息传到他的脑海,他就纹丝不动了。

    就像是石人一样,僵化在那里。

    冯三川看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哥,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些,那我们还犹豫什么?赶紧动手,这个穆心寒还有韩先生都不能再留了,而且还有一个穆老大,这都是心头大患啊!”

    说完,他急切的看着冯一山。

    但是后者脸色阴晦的摇摇头:“你以为我不想么?”

    冯三川一愣,不明白大哥的意思。

    冯一山叹息了一声:“你可想过,这个韩先生既然有斩杀二弟的实力,难道他就不能将那符文毁掉么?”

    此话一出,冯三川身子一震:“哥,你的意思他是故意让我们知道这些的?”

    冯一山点点头:“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

    冯三川依旧皱着眉头:“可就算是这样,难道这个韩先生的实力还能强过我们冯家么?既然他将讯息留了,那我就顺水推舟,直接过去灭了穆老大,到时候穆心寒还不是无力回天,穆家依旧是我们的。”

    看着自己的三弟,冯一山突然觉得自己的二弟走了是个大损失。

    虽然冯三川的修炼资质不在冯二水之下,甚至如今的修为比冯二水还要强,但是城府是在太浅了。

    “老三,难道教训还不够深刻么?”

    冯一山沙哑的说:“我们已经为冒失和冲动付出了老二的性命,难道现在还要继续孤注一掷么?”

    冯一山能走到今天,维系一个偌大的冯家,靠的不是横冲直撞,而是一个稳字。

    听到兄长的话,冯三川安静了下来。

    “哥,这么说我们只能忍着了?”

    冯一山沉吟了一下:“不能说是忍着,这笔仇,我们肯定会报的,而且不仅仅是韩青的性命,我还要拉上那个贱女人和她那个老爹的命!”

    说着,冯一山眼中闪烁着诡光:“这个韩青不就是想让我们去找穆老大么?我们偏不去!”

    冯三川思索了一下:“可是大哥,这样拖着难道不也是韩青想要看到的局面么?毕竟如今我们占优势,不转化为胜势就是浪费时间,此消彼长,韩青他们利用这段时间壮大起来之后,对我们更加不利啊。”

    听到冯三川这段话,冯一山心头有点安慰。

    总算这个老三还有点脑子。

    “你说的没错,但是我之所以愿意等,就是因为我有等的资本。”

    冯一山略带狂妄的说。

    冯三川想不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是?”

    冯一山深吸一口气,看了看一旁挂在墙上的老式日历:“距离甲子决时间还有三个月,只要莫邪在甲子决上夺魁,到时候你再战胜浙南诸门,我们冯家的声望势必会到另一个高峰,到时候别说是年青一代的俊才会来投靠我们冯家,就是一些宗门也要重新考虑是不是要归顺我们了。”

    听到冯一山的话,冯三川眼睛一亮,顿时明白了大哥的深意。

    “哥,高,实在是高啊。”

    冯一山笑了笑,嘴角露出一抹狠色:“那些小门小派虽然势单力薄,但是聚拢到一起的实力还是可观的,如今的浙南修炼界,要么归顺他们路家,要么就是我们冯家,只要这一次甲子决我们能够战胜路家,一统浙南修炼界的机会就会出现。”

    “到时候,区区一个韩先生算什么东西,偌大的浙北,有几个人能帮他,他的那些势力之真正在修炼界的能有几个,如何和我们比,到时候,车轮战都能耗死他,何须我们亲自出手?”

    说着,冯一山肆意的笑了出来。

    冯三川也是频频点头:“大哥英明神武,到时候这个韩先生定然会下跪求饶,到了那时,我定要将他千刀万剐,为二哥报仇!”

    冯家老宅上,仇云密布。

    而此时的韩青,也终于回到了郎君小区,站在公寓的门口,新的半年就要开始了。

    也不知道秦梦瑶回来了没有,下意识的,韩青还是先看了一眼对门。

    没有春节的对联,冷冷清清,想来那神秘的女邻居过年没有回来过。

    而自己公寓的门两旁,也是空空如也。

    韩青苦笑了一下,将钥匙插了进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