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着站到了莫心寒身前的韩青,冯二水的脸上惊恐不定:“你是韩先生?”

    他阴沉的说。

    韩青没有理他,而是转过身看向莫心寒:“来晚了。”

    莫心寒看着眼前这个天神下凡一般的男人摇摇头,脸上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喜悦,在此之外,甚至还有淡淡的欣喜。

    “不晚,来了就不晚。”

    她轻笑着说,笑容,再一次回到他的脸上。

    韩青点点头:“我曾经说过,我们是朋友,所以你不用多想。”

    说完,他转头看向冯二水:“听到了么?”

    “朋友?”冯二水看了两人一眼,心头发狠。

    韩青的突然出现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而且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强他完全看不出来,要知道他虽然不是宗师,但距离宗师也不愿了,先天高手在华夏也不多见。

    但饶是如此,他竟然感受不到韩青周身丝毫的灵气。

    甚至刚才那一指过来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灵气的波动,完全是绝对的力量差点将自己的手臂震废。

    “这个家伙到底什么实力”

    “不过,就算你真是少年宗师,难道我就惧你了?”

    冯二水看着韩青再度后退了一步,看了看自己染血的手臂,他认真的和韩青说:“韩先生,可能你并不知道我是谁吧,我乃是浙南冯家二爷冯二水,浙南冯家,想必韩先生应该有所耳闻吧。”

    冯家。

    韩青当然只带,之前景老三和荣鹏天在自己面前提过不止一次。

    也是自己整合整个浙省最大的绊脚石。

    要对抗佛门,冯家必须归顺或者荡平。

    现如今,韩青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荡平。

    明里帮助莫心寒,暗地里帮助穆晨云,掌握穆家继而进军沪市,若真是让他们成功了,自己整合了浙北有何用?

    反倒被包围了,更何况自己拿下冯家,还可以得到穆家的归顺进而帮助母亲公司更好在沪市立足,而自己也可以一整浙省,甚至在沪市扎根。

    韩青也许不在乎这些,但是想到佛门,在自己没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韩青并不准备托大。

    他能走到今天,一往无前是一方面,但步步为营他从未忘却。

    “那又如何?”

    韩青回了冯二水一句。

    冯二水一笑:“韩先生乃是大人物,您的盛名我也听说过,我想两虎相争必有一失,而且说句实在话,您是强,但是一个宗师,我们冯家不是没有,别的不说,我大哥就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大宗师,就算是您,想来也未必是他对手吧。”

    说完,冯二水的脸上有几分自得。

    在浙省,谁听到冯家不退让三分的?

    就算是这个韩先生,也要懂规矩,在浙省,冯家不能惹。

    但是韩青却嗤笑了出来:“你说,我不是他的对手?”

    冯二水眉头一挑:“怎么,难道韩先生少年得志,就不知道长者为尊了么?”

    “长者为尊?”

    韩青不屑一笑:“长者为尊是什么?在我这里,只有强者为尊。”

    上一世,自己不知道斩杀了多少老而不尊的东西,长者为尊在他这里完全说不通。

    听到韩青的话,冯二水心里有点不悦,这个少年实在是太猖狂了,竟然连修炼之人的规矩都不懂,就算是他年少得志,但心中也要有长幼有序啊!

    不过他怎会知道,若是长幼有序的话,他们不知道要叫韩青什么了。

    “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冯家乃是修道世家么!就算你是宗师,但是面对一个世家,你有什么资本?”

    冯二水的语气已经变了。

    他冯家何时用这样的态度和人说话,但是这个韩青非但不领情,竟然还口出狂言。

    “哼,只要我冯家想让你死,就算你是宗师又如何?到了你这个境界应该明白,冯家的传承功法有多么强大,别说你年纪轻轻刚到宗师境界和大哥没法比,就算是你实力和大哥相同,但是功法差距太大,你也必败无疑!”

    冯二水疾言厉色的说。

    随即他阴冷的看向莫心寒:“现在你眼前还有机会,只要你帮我手刃了这丫头,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等我回到冯家之后也会在大哥面前说好话饶你一命,你可明白?”

    一旁的福伯身子颤动着。

    韩青真的会被震慑么?

    福伯终究是老人了,自然明白冯家的实力,当年他还在穆家管事的时候,老爷就经常说浙省修道,以冯家为尊,连老爷那样的实力都这样说,可想而知这冯家的实力有多强大。

    当时的穆家也不是没有人才,只是和冯家这样上百号的大世家比起来,差距太多了。

    而如今,韩青一己之力,想要抗衡整个冯家,谈何容易?

    福伯不禁心慌了起来,他忐忑的看着韩青,生怕他被冯家威压。

    韩青就站在那里,听着冯二水胡说八道。

    身后的莫心寒也担忧的看着韩青小声说:“韩青,要不然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了,我没有想到穆晨云的背后竟然是冯家,他们太强大了,事情已经不是以前的级别了,你牵扯进来可能也无济于事。”

    韩青没有怕,但是莫心寒心里没有把握了。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对手就是穆家,而且背后还有冯家支持,虽然穆晨云可以嚣张一时,但是只要父亲出关加上冯家帮忙,穆家回到他们父女两人的手上并不困难。

    但是现在,曾经的助力不仅消失,甚至还成为了敌人的助力。

    这一下子,实力差距就太大了。

    就算是出现了韩青这样的宗师,也未必是偌大冯家的对手。

    看到韩青久久没有说话,冯二水冷笑了一下:“看来你已经知道其中利害了,聪明人我就不多说了,还是那句话,那女人的命你给我拿了,今天的事情,一笔勾销。”

    说完,他散掉周身的灵气,坦然的等待着韩青反戈一击。

    在冯家的面前,最好的选择就是臣服。

    只是韩青却笑了。

    “迷之自信。”

    他耸耸肩说道,然后眼中一道寒芒:“这世界上能命令我的人,不存在。”

    说完,他微微一笑,按了下莫心寒的肩膀轻声说:“坐着休息。”

    然后看了一眼福伯:“福伯,照顾好莫小姐。”

    交代完这些,他看向冯二水:“我们之间的距离是五步。”

    “五步?什么意思?”

    看到韩青这个样子,冯二水知道韩青已经做出了选择。

    果然还是冥顽不灵啊。

    看来还是要灭灭他的威风才是啊。

    宗师?

    冯二水不惧,他本身的实力已经到了先天,再加上冯家上等功法的加持,就算是韩青他也有信心折他锋芒。

    “韩青,我再一次警告你,如果你依旧要帮这女人的话,后果自负。”

    冯二水冰冷的说。

    但是韩青却没有接他这一句:“五步。”

    “又是五步?什么五步?难道你还能五步之内杀我不成?”

    冯二水不耐的说,脸上阴晴不定。

    韩青笑了笑:

    “没错,是这意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