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年关过后,就开始盼春了。

    但是冬的余寒尚未过去,尤其是冬雪开化,比之刚下,更显冰寒。

    但更寒的,不是雪,而是人心。

    此时的莫心寒就觉得心似严冬。

    她抬头看着冯二水眼神中带着点点迷茫:“冯二叔,难道穆晨云还能找到爸爸么?”

    冯二水沉默了一下,眼中有几缕精光再闪烁:“这个谁都说不准,你也看到了,你在穆家的眼线都被穆晨云一个个的拆除了,穆晨云能够知道只有你知我知的东西,那么穆老大在哪里,怎能确定他不知道呢?”

    莫心寒心中一跳,纤细的身子散发着担忧的味道。

    “爸爸闭关之地很远,而且很偏僻,而且他还说若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打搅他,否则有可能功亏一篑,甚至伤及自身。”

    冯二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心寒,难道现在还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么?”

    “你都已经被赶出穆家了,如今的穆家是穆老二和穆晨云的天下,甚至连你仅剩的一些眼线都已经被拔出!希望正在一点点消失啊!别说现在可能穆老大的位置已经被发现,就算是不被发现,他出关之后你就确定他能够再夺回穆家?”

    冯二水的语气掷地有声,将莫心寒的心狠狠的震了一下。

    她又想起了之前韩青的话。

    “既然寿老可以被穆老二提点,那穆老二背后就没人提点么?”

    若真是这样,就算是父亲宗师出关,又有几分胜算呢?

    想到这里,莫心寒的心彻底的慌了:“冯二叔,若是他们背后还有人,冯家还愿意支持我和我父亲么?”

    冯二水喟然长叹:“心寒啊,你也太小瞧我们冯家和你父亲的交情了吧,当年一起在浙南修炼的时候,你父亲和我大哥可是以兄弟相称的啊,而且你父亲资质极佳,就算是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也只有大哥可以压他一头,这样的人才,我们怎会眼睁睁看着他陨落呢?”

    听到冯二水这么说,莫心寒心里安稳了一点。

    确实,自己之所以被赶出穆家之后立马联系了冯家,就是因为冯家和老爸的交情,当年在浙南的崇山峻岭中,老爸和冯氏三兄弟一起修炼,感情过硬,是支持自己乃至父亲东山再起的绝对帮手。

    长舒一口气,莫心寒严肃的看向冯二水:“冯二叔,既然如此,那就多多仰仗您冯家了,若是日后我和父亲重回穆家,必然和冯家世代交好。”

    冯二水心中大喜:“侄女放心,冯家是你和你父亲永远的朋友。”

    说完,他脸色一正:“既如此,乃父的闭关之地,速速道来吧,免得夜长梦多。”

    幽深的夜色中,莫心寒最后看了一眼悬空的吊灯,就像是最后一抹希望一样,之后,她便低下了头小声在冯二水的耳畔低吟了几句。

    冯二水眼中闪过惊讶,当莫心寒说完之后他严肃的看了一眼后者:“你确定你父亲在那里闭关?”

    莫心寒点点头:“父亲说了,只有那里才可以更好的凝固他的灵气,使他可以继续更多的力量冲击宗师境界,甚至是借助寒冰之力,领悟一种传承也有可能。”

    冯二水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确实,在特殊的环境下更有可能领悟传承的奥妙,若是你那父亲真有这能耐领悟了一套可传承的功法,你这丫头日后也可能成为心头大患啊。”

    “心头大患?”

    莫心寒皱了下柳叶眉,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下一刻,她面如死灰。

    只见冯二水脸上的表情从之前的和善变成了如今的阴冷狰狞,他略显瘦弱的身子开始散发出一股阴森的气势。

    这一刻,莫心寒好像明白了所有。

    看着眼前女子惊悚的神情,冯二水心中得意万分,果然还是自己想的周全啊,杀她之前将穆老大闭关的位置也套了出来。

    一举两得,之前在她身上花费的精力,也总算是有回报了。

    “不知道说你是傻还是单纯,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之所眼线被拆除,而且这些又只有你我知道,那结果不是显而易见么?”

    “心寒啊,你把你爹那老东西想的太重要了,对于我冯家而言,别说他尚且不是宗师,就算是他出关之后已经是宗师了,那又如何?”

    “我冯家,难道会忌惮一个宗师?”

    说着,他肆意狂笑了出来,福伯从厨房匆忙冲了出来,当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佝偻的身子哆哆嗦嗦,眼里都是绝望。

    “小姐真是命苦啊!刚刚躲过了穆晨云那小子的陷害,现在又来了一个冯二水!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福伯嚎啕大哭,一把年纪的老人泪流满面。

    他明白,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上一次因为上天的保佑,他机缘巧合将韩青带到了家里,但是这一次,没有韩青了,还如何能躲过冯二水这样的高手?

    毫无生机了!

    莫心寒蜷缩在沙发上,她的眼中失去了最后一抹光亮,死死的看着冯二水恨恨的说:“原来,从始至终你们真正支持的不是我,而是穆晨云对么?”

    冯二水大笑了几声:“没错,我们为什么要支持你?”

    莫心寒低声说:“难道你们丝毫不顾及和父亲的交情么?”

    “交情?”

    冯二水反问了一句:“这世界上只有利益,哪里有什么交情?而且对于我们冯家这样的修炼世家来说,利益,比一个宗师更有价值。”

    说着,他朝着莫心寒走了一步,只见有蓝色的精光在闪烁,只需要一刺,自己的任务就可以完成了。

    莫心寒看着冯二水的模样,心头想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父亲。

    自己真的是太傻了,竟然完全不动脑子,死了也是应该,可是父亲竟然也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最终暴露。

    想象冯家的实力,莫心寒低下了头。

    就酸父亲到了总是境界,也毫无希望了。

    “求求你求求你了不要杀小姐,你要杀就杀我吧!拿老朽的命换小姐好不好,求求你了”

    福伯抱着冯二水的腿央求着,但是却被他一脚踹飞。

    短短的几天,这个孤堡竟然经历了两次地狱,只上一次,终有天堂。

    但是这一次,怕是再无生望了。

    “你可以安息了,就你这种没人要的女人,还想入我们冯家的门?”冯二水冷笑着,指尖的蓝光越发昌盛。

    莫心寒披头散发,但是死到临头她依旧冷冷的说:“我再说一遍,我对莫邪没有兴趣,我从未想过嫁入你们冯家,死可以,但是你不能玷污我。”

    说完,她猛的一抬头!

    长发飘飘,她脸色决绝:“动手吧!这冰冷的世界我早就受够了!”

    冯二水脸色一狠,指尖朝着莫心寒直直刺去!

    福伯闭上眼,牙齿抵在了舌头上,只要小姐命陨,下一秒他就会咬舌自尽。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一缕金光从二楼传来!

    嘶!

    整个房间温度骤然升高,那缕金光仿佛拥有来自太阳一般,火热无比!

    当这缕金光最终撞击在冯二水指尖的时候,后者脸色大变迅速朝后退去!

    但是手臂已经有了血迹!

    咚。咚。咚。

    脚步声从楼梯传来,韩青揉搓着中指走了下来。

    “我的朋友,不能动。”

    他瞟了一眼冯二水,淡淡的说。

    身前,是痴痴看着他的莫心寒以及收获了绝地逢生喜悦的福伯。

    这个孤堡,再次被希望照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