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梁溪城之行很快就要结束了。

    让韩青没想到是自己离开那个靶场的时候,罗婉玉来要了自己的电话,说是想要认识一下,韩青本不准备给,但是后者说她在沪市有生意,所以就给了她,想着日后说不定可以成为妈妈还有姐姐的生意伙伴。

    韩雪儿和杰森两天前就走了,自从韩青展示了九连一环之后,两人没有脸再待下去了,而且就算是韩雪儿脸皮再厚也看得出来除了韩青,韩家不少人都不喜欢自己。

    临走的时候,她依旧高调的牵着杰森的手,宣誓她不为自己选择外国人而后悔。

    不过韩青一出现,两人立马上车跑了。

    韩浩也变得安静了很多,很少会出现在家里了,一有时间,他就会跑出去呼吸自由的空气,在韩家,在韩青的周围,他越发觉得有压力。

    至于韩熙,现在经常会出现在韩青的身旁。

    他想不明白景茵梦为什么对韩青那个态度,但是他在仕途上久了,自然明白那是一种见到大人物才会有的恭敬。

    韩青是什么大人物?

    韩熙虽然不准备对韩青卑躬屈膝,但是至少要知道这其中的始末。

    所以,时不时的韩熙就会找韩青来叙旧喝茶,聊聊小时候的事情。

    说是两个人聊,其实韩青一直在独子品茗,只有韩熙一人喋喋不休。

    过了两天,就有一辆城市越野停在了韩家老宅的门口。

    王丹珍和韩柳青提着行李站在大门前,脸上满是不舍,眼中还有泪水。

    “小青啊,开学了之后妈跟你姐姐有时间就来看你啊,要是你有空,就来沪市找我们,好不?”

    王丹珍拉着韩青的手深情的说。

    韩青笑着点点头:“妈,又不是不见面了,这么动情做什么。”

    王丹珍忍着泪水笑了一下:“你说的没错,那妈等着你。”

    说完,她就走到韩南山的身边继续煽情去了。

    韩柳青笑看着韩青:“小青,姐姐要走了哦。”

    韩青看着自己的姐姐笑了笑:“姐,还记得之前你跟我说的,你们准备拿一块地么?”

    韩柳青诧异了一下:“当然记得,怎么了?”

    韩青继续道:“姐,听我一句,该拿就拿,不要惧怕什么穆家,他们不敢怎样的。”

    韩柳青皱了下秀美,思索了很久之后微微颔首:“嗯,这件事情我会和妈好好商量的,放心吧,该出手时我们会出手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趟回来,韩柳青觉得弟弟依旧是那个弟弟,但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了,先是说话做事都成熟了很多,但不是隐忍的那种成熟,而是一种类似于上位者的成熟,更何况还有那惊艳的九连一环。

    自己这个弟弟,肯定是变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

    出来送韩南山一家人的只有韩老和韩东方,其他人一个没有出现,包括奶奶。

    不过韩青一家也不在乎,和爷爷告别之后,王丹珍和韩柳青就坐着越野直接去了沪市,而韩南山则和韩青开车回富春。

    原本韩青是准备回杭城,但是想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先去见一下莫心寒,也就跟着韩南山一起回富春了。

    “以后不能再倒数第四了。”

    韩南山憋了几天了,终于说出了口。

    韩青偷笑了一下认真的说:“知道了爸。”

    韩南山点点头,车子行驶在高速路上,又堵车了,等到下了高速的时候,已经开了八个多钟头了。

    车子已经驶入到了富春境内,韩青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认真开车的老爸,韩青接通了电话。

    “有人。”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粗重的声音。

    韩青眼皮一跳点点头,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爸,我在前面路口下车就行了。”

    韩南山一愣:“前面路口?你去做什么?”

    韩青摆摆手:“哎呀,崇明叫我呢,我去去就回了。”

    听到是米崇明的电话,韩南山点点头将车开到了路边停了下来:“早点回家。”

    看着刚停好就跑掉的韩青,韩南山按了按喇叭大声嘱咐。

    韩青一边跑着一边摆手,到了路口拐了个弯就拦了一辆出租车。

    孤堡的外面,付了钱之后出租车司机一路狂奔离开了这里。

    路上司机就已经有点不想来了,他说他从来没有走过这条路,可想而知有多偏僻了,就算是韩青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短时间内来这里这么多次。

    因为在高速路上堵车,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面前的孤堡冷冷清清,风一吹,草木摇摆的唏嘘声令人不寒而栗。

    韩青站在远处,一会就有一个山一样的身影从黑暗中浮现。

    韩青看了看刚壁:“来了多久了。”

    “二十分钟。”刚壁低声回答。

    韩青点点头,神识渐渐散布朝着孤堡蔓延而去,少许之后他将神识收回,放下了心。

    “里面的对手不是你能对付的,退下吧。”韩青低声吩咐。

    刚壁皱了下眉头:“恩人,我一直想要报恩。”

    韩青沉默了一下:“会有你机会的,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之后你就跟我回杭城,到时候我自有安排。”

    有了韩青的话,刚壁再度退回到黑暗中。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韩青转头看向孤堡的大门,四周,一片静谧。

    “来的可真快啊。”

    他嘴角一抹笑意,然后朝着孤堡后面的庭院走去,上一次他和福伯就是在那里喝茶的,所以还算熟悉。

    抬头一看,莫心寒的房间窗户没关。

    一蹲,一跳,他就跃了上去。

    客厅内,莫心寒坐在沙发上,对面是冯二水,而福伯此时正准备着水果,忙来忙去。

    “心寒,怎么样了?”冯二水关心的问。

    莫心寒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办法,之前留在穆家的眼线不知道为什么都被一个个拆掉了,明明只有我和你们冯家知道,但是穆晨云好像知道的更多,我在想,是不是你们冯家内部有他们的人。”

    看着冯二水,莫心寒担忧的说。

    若是没有冯家,从自己被穆家赶出来之后自己就已经没了性命,也是因为有了他们的资助,自己才能在富春开一个豪车俱乐部,并且存活下来。

    冯二水沉吟了一下没有说话,眼前这个天真的姑娘还以为他们冯家是她的靠山呢。

    想想真是好笑。

    当初冯家之所以留着穆心寒,一个是不想影响莫邪的状态,另一个就是为了得知穆老大闭关的位置,假意扶持她帮助她立足,甚至还许诺帮助她守护她父亲,只是被她拒绝了,理由是没有人会知道父亲的闭关之地。

    现如今,第一个理由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而第二个,冯二水还在指望最后一次试探。

    半个小时,这是他给莫心寒的时间。

    半个小时她若不说出穆老大的位置,她活着的意义也就没有了。

    想到这里,冯二水眉头皱了一下:“应该不会,穆晨云并不知道我们之间有联系,你二叔应该也不知道,毕竟你和我们冯家的联系直接通过我,他穆老二还没有这个能耐查到我身上。”

    听到冯二水的话,莫心寒也是赞同的点点头,少许之后她突然说道:“冯先生,不知道你可认识韩先生?”

    听到这三个字,冯二水眼睛一跳:“听说过,怎么了?”

    莫心寒脸上有些喜色:“之前穆晨云带着寿老想要杀我的时候,就是这位韩先生出手相救,而且他还说从今往后我是他的朋友,我感觉他这个人值得信任,有了他的帮助,我重回穆家应该更有把握。”

    想起那个韩先生,不知为何莫心寒的心头就有一种安全感升起,这种感觉冯家都给不了自己。

    当然,和冯家相比,莫心寒知道冯家才是自己重回穆家真正的靠山。

    韩先生是宗师实力没错,但是一个宗师,如何比得上浙南冯家这样的修炼世家呢!

    “哦?你能牵线?”冯二水“好奇”的问。

    莫心寒用力点头:“如果冯家真的决定和韩先生合作的话,我愿意牵这根线。”

    冯二水笑了笑:“这件事到时候再说吧,助你重回穆家,我们冯家就够了。”

    听到冯二水的话,莫心寒也点点头表示赞同,只要冯家真心助她,自己的二叔绝不是对手。

    “对了心寒,现在既然你已经和穆家开战,那么穆老二还有穆晨云势必会想尽一切办法先毁你父亲,毕竟你父亲才是他们真正忌惮的。”

    说着,冯二水眼中精光一闪:“我看,保险起见你还是将你父亲的位置告诉我,我好让冯家之人守卫在周围,就算是穆老二他们到了,也不能侵犯你父亲分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