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寿老的实力冯一山是知道的,虽然他的资质一般,到老了还在一流上面徘徊,但是自从得到了穆家老二的提点之后,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绝顶高手了。

    一个绝顶高手,而且还是实战经验如此丰富的寿老,被斩杀了?

    “谁干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冯一山皱眉问道。

    弟子马上回禀:“韩先生。”

    “韩先生?”

    听到这个名字,冯一山的脸色动容。

    这个韩先生对于他来说也是听说已久了。

    从他声名鹊起到后面的一统浙北,冯一山可以说一直在看着。

    一点点的看着他,积蓄了可以抗衡自己的力量。

    其实从实力上来说,浙北并不在浙南之下,只是因为这些年浙北实在是混乱,一直没有人可以将所有的势力拧成一股绳,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游狂,但是也不温不火。

    其实冯一山自然明白为什么游狂势力那么大,但依旧坐不稳浙北第一人的位置,原因就在于他本身的实力。

    有权谋,有城府,有脑子。

    但就是没有拳头。

    而冯家最不缺的,就是拳头。

    但现在,韩先生起来了,坊间传闻,这是一个少年宗师,当他出现之后冯一山调动了自己所有的眼线去调查这个家伙。

    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绝对的宗师。

    可是令人瞠目结舌的是,他还是个大学生。

    “本以为可以相安无事,想不到还是碰上了啊。”冯一山低声道。

    冯二水摆摆手,弟子就退了下去。

    “哥,这个韩先生为什么会杀寿老?难道是我们的计划被发现了?”冯二水疑惑的问。

    一旁的冯三川也是想不通:“我们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他韩先生管得再宽,难道沪市的穆家他也要管?这就有点强词夺理了吧。”

    听到自己两个兄弟的话,冯一山紧锁眉头。

    “不管这个小子想的是什么,穆家我们都必须紧握在手上,穆老二没什么本事,当个傀儡正好,只要掌握了穆家,我们冯家像沪市进军的脚步就快多了。”

    冯一山沉吟着说。

    冯二水和冯三川频频点头。

    穆家,沪市顶尖家族之一,很早之前冯家就已经在想办法让穆家和自己合作了,但是那时候穆老大还是穆家家主,而且那人确实有点实力,再加上穆家的家族势力,冯家一时还真不好动手。

    但是天赐良机,穆老大闭关了。

    起先,穆老二刚当权的时候还是很稳重的,而且确实按照穆老大的意思一直在培养穆心寒,但是这些对于冯家来说,想要撬开一扇门太容易了。

    冯一山亲赴沪市穆家,提点穆老二,力助穆老二到达先天境界,甚至已经到了先天中期。

    一个提点,换来了他的俯首称臣。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人都必须臣服,更何况自己还给了他好处。

    至于那个穆心寒,想到这个女人,冯一山冷笑了出来:“老三,莫邪是不是还想着穆家那个闺女呢?”

    冯三川也是苦笑一下:“没办法,说什么莫邪都要定这个女人了,我跟她说了,这个女人配不上他,他就是不听啊,还说什么这次甲子决结束了之后就去找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冯三川为人严肃,但那是对普通弟子的,如果是莫邪的话,他也是一筹莫展啊。

    冯一山郁闷不已,自己已经跟这个宝贝儿子说了很多次,穆心寒这个女人配不上她,一个修道世家,一个是毫无道行的普通女人,根本门不当户不对,就算是她老爹有可能突破宗师境界,但是没有传承,她还是一无是处。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不行。”

    冯一山突然说。

    “必须让莫邪绝了这个心,大事上面不能含糊,这个穆心寒绝对不能进我们冯家的门。”

    听到冯一山的话,冯二水额头一紧,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下:“那”

    冯一山犹豫了一下,眼中一道寒光闪过:“杀。”

    说完,他似乎有点忌惮:“尽量隐蔽,寿老是被那个姓韩的杀的,穆家中人不可能和他有联系,唯一的可能就是穆心寒了,一定要在他们不知不觉得时候动手才行。”

    这个韩先生的实力冯一山还是有点忌惮的,虽然冯家是传承的家族,修为更加深厚一些,就算是遇到普通宗师也不惧,但是谁没事想要和一个这么强的对手直接开战呢?

    “而且,现在还是我冯家进军浙北的关键时刻,想直接插手浙北并不容易,唯一的办法就是打通沪市的渠道,上下夹击,到时候浙北这些大佬的出省路线都被掐死,我看他们还跟不跟这个韩先生。”

    “没有了这些大佬在身后,单单一个宗师,我冯家何惧他!我信手灭他!”

    想到这里,冯一山突觉一切明朗了起来。

    心中越发觉得穆家必须牢牢在手。

    “穆心寒你亲自出手。”冯一山看着冯二水说道。

    冯二水严肃的点点头:“明白。”

    交代好了一切,冯一山才安稳了下来,冯二水如今的修为已经逼近了宗师,再加上冯家的传承功法,实力和普通宗师都可以一战,有他出手,不说能够战胜韩先生,但是杀一个穆心寒全身而退,没有问题。

    三人还在细谋的时候,一个俊朗的青年走了进来。

    “爸,二叔,三叔。”

    他笑着说,然后自顾自的到一旁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就是一大碗茶下肚。

    冯一山看着自己的儿子,心头骄傲:“莫邪,练完了?”

    此人正是冯家少主,莫邪。

    只见他一身白袍风度翩翩,举手投足间都有一股灵气荡漾,丰神玉朗双目明亮,看起来很是阳光。

    “爸,我觉得咱家的功法还能再完善,现在我到了第三层,总觉得灵气实体化方面不是很顺手,虽然最终也能达到实体化的效果,但是我觉得还能更好,不过我现在道行还不够,日后我定要完善!”

    莫邪皱着眉头说道。

    冯一山和冯二水冯三川三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眼中的惊喜。

    冯一山面带喜色的说:“儿子,你乃是修炼的奇才,这功法确实有不足,当年你爷爷创建出来的时候比现在更残缺,我修复了一番,但是第三层的漏洞也找不到办法,如今你才不到二十岁,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日后成就定然不在爹之下啊!”

    莫邪轻笑了一下站起来,将三位长辈的茶倒满之后坐了回去:“爸,我是承蒙咱们冯家传承,若不是家底深厚,就算是我再有资质,也绝对到不了今天的程度。”

    莫邪这么一说。

    冯家三兄弟脸上都露出了欣慰。

    莫邪,真是冯家未来的希望啊。

    但越是这样,穆心寒那样的女人就越不能进冯家的门!

    一念及此,冯一山冲着冯二水使了个眼色,后者眼神一冷,也深知其中厉害,当下就站了起来:“大哥,我先走了。”

    时不我待,牵一发而动全身,他必须早日解决这个穆心寒,免得夜长梦多。

    冯一山点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冯二水一抱拳转身离去。

    看着冯二水的背影,莫邪好奇的问:“爸,二叔做什么去?”

    冯一山脸上一笑:“你二叔去一趟徽省,办点事情。”

    莫邪哦了一声,随即脸上露出几分期待:“爸,你之前说的,只要我这次甲子决能得到第一名,就可以去看心寒了对吧?”

    冯一山心里一跳,但是面不改色:“是啊,所以你要好好表现啊,可不要给我们冯家丢人。”

    得到父亲的肯定,莫邪紧握住了拳头,脸上满是自信:“爸,你放心!除了路家路遥能跟我过几招之外,没有人可以阻挡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