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杀人不在一时,韩青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电话。

    “小柯?”

    “韩先生,我是景茵梦,您现在方便接电话么?”电话那头传来了景茵梦的声音。

    韩青看了一眼旁边的荣鹏天,后者似乎也不在意,以为韩青在叫什么帮手,嘴角还有蔑视的笑意。

    “方便的,有什么事情么?”自己和景老说过会给他治病,但是早上刚见过面下午景茵梦就来电话了,自己丹药的材料都还没准备好呢。

    “嗯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这个英姿飒爽的女子说话竟然吞吞吐吐,自从见了韩青那一手青草没树之后,她对韩青的态度完全转变,她尊重强者。

    韩青以为是自己说话太严肃就将声音缓和了一下:“你说吧,我没那么恐怖。”

    听到韩青这么说,那头的景茵梦嗤笑了一下:“那我就直说了,早上见到您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之前的修炼,但是越想越觉得沮丧,若是您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过来指点我一二?”

    原来是这样,韩青心中轻笑了下可以理解,任何人见到自己的努力不值一提都会焦躁。

    “我现在在海湖这边,遇到点小麻烦,等我解决了再过去可以吗?”韩青看着荣鹏天说。

    小麻烦?

    荣鹏天一阵心塞,不过更想看看韩青还能闹出什么花样了。

    “麻烦?太好了!您遇到麻烦了!哦不,韩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问有什么我能帮忙么?”景茵梦的声音突然激动了一下,搞得韩青有点莫名。

    “我在海湖这边和舍友消遣,结果和一个叫天哥的人起了冲突。”韩青解释了一下,其实这点事情他自己就是一挥手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的景茵梦声音一冷:“天哥?是荣鹏天么?”

    韩青惊讶了一下:“是,就是他,你认识?”

    “韩先生稍等,我现在就让小柯过去接您。”说完,景茵梦又加了一句:“您让荣鹏天等着。”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韩青一脸无奈,等什么等,自己一下就搞定的事情,现在是自己出手还是等呢,竟给自己出难题。

    “怎么,假装找帮手?”荣鹏天笑嘻嘻的说,韩青打电话的功夫,那一杯82年的拉菲已经见底,看得出来荣鹏天很自如。

    “接着打,能叫多人叫多少人。”

    一旁的黄经理迎合的笑道:“天哥,您就别逗这小孩子了,在杭城,谁见了您还不得老老实实的边站着。”

    “呃,我朋友说让你等着。”韩青还是将景茵梦的话传达了一下,也不在乎这一时,他愿意等。

    “让我等着?哈哈哈哈,好,那我就等着,我倒是想看看,谁这么大的口气敢让我等着。”他夸张的大笑,然后摸着旁边女人的**享受着闭上了眼睛。

    一旁早就吓傻的几个陪酒的姑娘呆呆的看着这情景,其中一个绿色旗袍的姑娘看向荣鹏天的眼神充满憎恨,她和这些女人不同,她是被黄经理从农村巧取豪夺来的,来到这里之后每每荣鹏天来都会点名要自己。

    这几年,不知道被他玩弄了多少次,一次次,都不像个人一样,到现在,她的悲伤都还有皮鞭的痕迹。

    她多么的希望有一个人能将荣鹏天整垮台,眼前这个男人虽然惊人,但是她依然不认为他能征服荣鹏天。

    剩下的就是等待,整个包房只有倒地的保镖的呻吟声,韩青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而荣鹏天则继续享受,但是他的享受就是为了等下的反击。

    没有人可以挑衅自己。

    十几分钟后,包房外面传来了一通嘈杂的声音,接着一个男子出现在了包房门口,他的身后跟着的人不多,但是各个气势逼人。

    “韩先生,您没事吧。”看到坐在里面的韩青,再看看满地找牙的黑衣人,小柯快步走到韩青面前恭敬的说。

    “他们伤到我?”韩青笑着反问。

    小柯一滞讪讪的笑了下:“也是,以您的实力,真想不出来谁能伤到您。”说罢,小柯眼光一斜看向坐在一旁的荣鹏天。

    荣鹏天在小柯进来的时候就脸色大变了,见到他的眼神看向自己,荣鹏天身子一抖满头大汗站起来:“柯大哥,怎么是您!”

    “怎么是我?”小柯愤怒的说:“我要不来,怕是你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物,这位韩先生可是老爷子的贵宾。”

    “我的天,柯大哥你不要吓我,你说他是老爷子的贵宾?”荣鹏天茫然的看着韩青说。

    这个土包子一样的大学生竟然是老爷子的贵宾,老爷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他的朋友哪一个不是权势滔天的老一辈,这小子算是什么?

    “怎么,要不要带着你一起回去见老爷子?”小柯不满的说。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荣鹏天赶忙摆摆手,景家老宅他可不敢过去,那老爷子的气场可不是他可以抵挡的。

    现在荣鹏天终于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无比恭顺的低头对韩青道:“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韩先生是老爷子的贵宾,千错万错都是我荣鹏天的错,请韩先生大发慈悲,不跟我一般见识。”

    惊。

    什么反转,这就叫反转,还有比这反转更让人想不到的么?

    杭城的绝对大佬,刚才还临危不乱的荣鹏天就这样向一个学生低头了,而且,谦卑至极。

    此时,每个人看向韩青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同,疑惑布满了每个人,这个男人的背后到底是谁,还是说他本身就是不可侵犯的存在?能让浙省景家恭为座上宾,绝对不是一般人物。

    荣鹏天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就算是市长在他面前,他都未必这么老实。

    一旁的黄经理已经在思索要不要好好的拉拢一下这个青年了,本以为杭城天哥可以一手遮天,这下好了,景家一出现,天哥都要乖乖的。

    韩青耳朵动了一下,本以为景家就是个杭城的大家族而已,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景家的实力,荣鹏天的这个态度,可不是杭城一个大家族就能压住的。

    “韩先生,您有什么意见尽管说,我们景家愿意效劳。”小柯小心谨慎的说。

    其实小柯也不想事情闹得大,虽然景家实力碾压荣鹏天,但是说实话荣鹏天对景家一直是毕恭毕敬的,也算是乖巧,若是可以和解的话自然最好,若是不行,韩先生自然抵得上一百个荣鹏天。

    韩青听出了小柯虽然强势,但是语气中还是有点维护:“既然你认识,那就算了。”

    根本上来说,其实荣鹏天的矛盾是和刘俊辉的矛盾,韩青完全不在乎,而且也给了荣鹏天不小的教训,顺水人情也就做了。

    荣鹏天脸上顿时间轻松了下来。

    “天哥是吧,今天看在景老的面子上这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下不为例。”

    “绝对没有下次了,改日我一定亲自登门致歉。”荣鹏天哆哆嗦嗦的说道。

    韩青点点头不再多说直接离去,小柯瞪了荣鹏天一眼之后也跟着离开了,当两人彻底离开海湖之后,荣鹏天才长舒一口气坐了下来。

    井老板从小柯进来之后就一直没敢说话,看到荣鹏天脸色缓和一点之后才凑了上来:“天哥,刚才来的什么人,怎么能让你这么卑躬屈膝?”

    荣鹏天叹息了一声摇摇头:“井老板,让您见笑了,今天算是踩着雷了。”

    井老板百思不得其解:“天哥,到底是什么背景能让您怕成这样?”

    荣鹏天闭着眼睛似乎还在回神,过了一会才说道:“浙省景家。”

    “浙省景家!”井老板惊呼出声,眼睛睁得圆圆的。

    黄经理将包房里面所有不相干的人都赶了出去,此时整个包房只剩下天哥井老板和黄经理。

    “没错,就是这个景家。”荣鹏天愁容满面:“刚才来的那个人就是景老身边的侍卫,连我都被吓到了。”

    井老板慢慢靠在了椅子上,眼睛看着金碧辉煌的天花板,心中震撼万分。

    浙省景家,竟然真的是赫赫有名的浙省景家,这可是军政等等方面的全栖家族啊,是浙省乃至江南一代最顶级的家族。

    尤其是景老,据说他可是在京城都能说上话的人物,这样的大人物,随便就能捏死自己。

    “杭城果然是卧虎藏龙啊,不过这就更奇怪了,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能成为景老的贵宾呢?”他喃声细语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