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浙南的崇山峻岭之中。

    温城屹立其中,气势恢宏。

    如今的温城已经是浙省前三名的大都市,仅次于和省会杭城,和宁市都是比肩的存在。

    而伴随着城市的迅速发展,温城在浙南也确定了龙头老大的地位,再加上浙南这些年发展迅速,已经可以和浙北相提并论。

    甚至,不少时候浙南的影响力还要比浙北大。

    而身为温城第一世家的冯家,就是整个浙南的中心所在。

    冯家老宅坐落在温城的连绵山峰之中,既瞩目,又隐秘。

    华盖、海坛郭公、松台、积谷、黄土、巽吉、仁王、灵官九座小山,相互环列,形似北斗,是温城古城的依托。

    而冯家,就在此之中。

    登山百米,可见山腰处一古朴小院,从小院进去就会发现别有洞天,一层连一层的院落层峦叠嶂,单看这规模,至少也要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

    而此时,整个建筑群最中心的一处庭院也是最大的一处庭院里,站满了人。

    “嚯!”

    “哈!”

    “嚯哈嚯哈!”

    上百号冯家弟子穿着白色的宽袍,在庭院中挥汗如雨,动作整齐划一,人人精神抖擞。

    而站在百号人之前的,是一个年纪大约三十多岁出头的男人,他身形矫健,唇削眉飞,长得如同古代字画上的人物一般。

    左边嘴角一颗小痣,平添了几分威严。

    “寸劲!寸劲!”

    他高声呐喊,然后走到了一个弟子面前,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一发力,那弟子踉跄了一下就坐在了地上。

    男人摇摇头严肃的说:“我说过,寸劲是很重要的,在敌我双方近身战斗的时候,寸劲往往能够让你更游刃有余,不至于手脚慌乱,你看看你刚才,马步无力,手势虚浮,怎能生出寸劲?日后就算是可以吸纳灵气了,也是徒劳如空中阁楼一般!”

    说着,男子右手一转,地面上的沙尘盘旋而起!

    竟生风!

    “看到了么!这就是寸劲,哪怕你们没有灵气,但是只要能够掌握寸劲,依旧能做常人所不能及!”

    “师傅好厉害!”

    “这就是寸劲么!以柔克刚果然了得!我要加紧练习了!”

    男子露了一手之后,众弟子更是兴奋不已,当下继续挥汗如雨。

    男子满意的看了看众人,身后一个年轻的弟子走上来,一抱拳:“师叔,师傅有请!”

    男子点点头朝着身前众弟子高喝:“马步!两个小时!”

    说完之后,他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冯一山坐在高堂上,整个议事厅只有他和他弟弟冯二水两人,此时两人俱都沉默,不一会,之前的男子走了进来。

    “大哥,二哥。”

    他擦了擦汗然后在冯二水的对面坐了下来。

    冯一山年纪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脸色泛白,皱纹倒是没有,但是肤下的红晕看起来却有点诡异。

    此时他看了看自己的这个三弟,冯三川,如今冯家弟子的大师傅,自从自己和老二退下来之后,带弟子的事情就全权交给了他,如今浙南修炼界的甲子决就要开始了,除了弟子之间的比试,哥哥名门都会派出实力高深的人来切磋,也算是交流。

    前些年都是他和冯二水轮流出战,以至于前面十年最终夺魁的都是冯家。

    但是这一次,按照甲子决的规矩,同一门的一个人不能连续出现五次以上,而他和冯二水都已经过了这个门槛,之后冯家的荣光能否继续持续就看老三了。

    “弟子们怎么样了?”

    冯一山低声问道。

    冯三川自得的一笑:“大哥放心,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冯一山点点头:“莫邪呢?”

    说到这个名字,冯一山的眼神中满是骄傲。

    莫邪,全名冯莫邪,冯一山唯一的儿子,也是如今冯家年青一代实力最强之人,甚至冯一山欣慰的发现自己这个儿子隐隐超越了同时期自己的实力。

    若是再加上自己以后的传承,这孩子超越自己完全有可能啊。

    冯三川一笑:“大哥,莫邪的实力您还用担心么?现在已经到了炼精化气的瓶颈阶段,估计要不了三个月就可以突破了。”

    说到莫邪,就是冯三川内心都生出骄傲。

    冯家有此后人,再延续百年都是可能的。

    冯二水脸上露出了欣慰:“当初我卸任的时候,莫邪还不过是化气中期,短短五年的时间,他就要突破了,这样的修道天赋,就算是大哥当年都有所不及啊。”

    冯一山一笑不置可否,自己儿子比自己强,他没有任何怨言。

    佣人上来沏了茶就下去,三兄弟品了品茶,冯一山问道:“老二,对家现在有没有什么消息?”

    冯二水摆摆手:“也就是路家了,但是据说路家这一届会让路小姐出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后的对决很有可能是路小姐和莫邪。”

    “哦?路遥那丫头么?”

    冯一山嘴角一扬,带了几分笑意:“这小丫头据说能耐不小呢,甚至比莫邪还早一年精进到炼精境界呢,现在也不知道如何了,这么说来,这一次最大的劲敌还真就是她了。”

    说着,他看向冯二水:“小门小派有出现什么惊才绝艳之辈么?”

    冯二水沉吟了一下:“目前还没有,不过前段时间有消息说白宗的两个弟子去了浙北黄毛尖修炼,修为突飞猛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也不用在意,毕竟他们原本也就那点实力,就算是突飞猛进也远不能威胁莫邪,而且”

    说着,冯二水不屑的一笑:“他们宗门加上他们两个总共才三个人,另一个就是师傅了,这样的宗门要是也能崛起,那岂不是笑话?”

    冯一山也点点头:“白宗这种以后就不要提了,浪费时间。”

    说完,他正准备交代冯三川自己好好磨练,到时候冯家就看他的时候,一个弟子着急忙慌的冲了进来。

    “干什么!没看到我们正在议事么!”冯三川不悦的说。

    弟子身子一哆嗦单膝跪地抱拳:“禀三位师尊,是沪市穆家来的消息。”

    “穆家?”

    冯一山眉头一皱:“说。”

    那弟子赶忙说道:“师尊,穆家来消息说寿老被人斩杀了!”

    “什么!”

    冯一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心头大跳了几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