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家老宅主厅旁边就是宴厅。

    一年到头来,这里也用不上几次,都是韩家宗亲在外面忙碌了一年之后回来聚餐用,韩老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两菜一汤就解决了。

    一共三张大桌子,韩老和韩氏三兄弟以及他们的子女坐在主桌上。

    剩下两桌则是旁系。

    一桌十二人,刚好坐满。

    每一桌上都有丰富的菜肴,一看就是顶级大厨所做,而且都是一些苏菜样式,看起来很是精致。

    韩老看了一眼韩青,又看了看韩浩等人,脸上有些不喜。

    “刚才闹什么呢?”老人佯装责怪的说。

    韩雪儿立马委屈的说:“爷爷,韩青太过分了,一直欺负我。”

    见到韩雪儿说话,韩浩赶忙帮腔:“就是,爷爷,现在小青的脾气真是太大了,根本不把我们这些兄弟姐妹放在眼里,自己坐在那里不和我们说话也就算了,还出言不逊,眼中还有长辈吗!”

    杰森被分到了另一桌,但是他耳朵灵的很,听到这边的话之后马上转过头说道:“老爷子,这个韩青老弟实在是过分,怎么能这么说我的心肝雪儿呢?”

    听到杰森说话,韩老的脸色一冷看向韩东方,韩东方身子一颤赶忙回头冲着杰森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杰森一看未来岳父都说话了,虽然心中不爽,但是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韩重风本来就对韩雪儿找了个老外很不满,他不排外,但是相对来说还是觉得自己人应该和自己人在一起,对于老人来说,洋人终究不是那么好接受。

    而且这个杰森看起来鬼头鬼脑的,不像是个成熟稳重的人。

    连他一个外的不能再外的人都敢出声教训自己的爱孙了?

    成何体统!

    王丹珍的脸色泛青,自己的心头肉被人这样围攻,她能好受么?一旁的韩南山也是握紧了拳头,但是碍于面子没有发火。

    韩柳青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瞪着所有不怀好意看向韩青的人,如同一头小老虎一样。

    韩重风摆了下手:“好了,你们这些娃子的事情就不要带到饭桌上了,我就说一句话,和睦最重要,记住了。”

    韩老的话不轻不重,但是却击在了人心里,不少人都不敢说话了。

    挥挥手,韩老率先动起了筷子:“吃饭。”

    众人皱了下眉头,虽然感觉到饭桌上气氛已经不对,但是老爷子在这里控场子,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只是冷不丁的看向韩南山一家,脸上更加不满。

    哪里有这一家人,哪里就多事。

    饭吃了一半,韩老站了起来。

    众人马上全部举杯。

    韩老的脸上挂着笑意,任何一个老人看到这子孙满堂的样子都会心生幸福。

    “又是一年年关了,这一年,韩家的子子孙孙表现的都很不错,我很欣慰。”

    韩老举着酒杯笑着说,众人一阵谦虚。

    “有爷爷在,我们韩家肯定更加昌盛。”

    “就是,爷爷就是我们韩家的保护神,只要有爷爷,我们韩家就不怕任何妖魔鬼怪!”

    “爷爷,我好想你呀。”

    一众小辈们雀跃的说,纷纷期待的看着韩老,期望能得到他的褒奖,其中尤以韩雪儿和韩浩说的最多,那嘴说抹了蜂蜜都是小瞧了。

    韩老欣慰的看着这些孙子辈,然后一饮而尽。

    众人纷纷畅饮。

    落座。

    韩老正襟危坐,脸上的神情开始严肃了起来,整个宴厅也都安静了下来。

    大家知道,这个时候就是一年中韩家总结的时候了,年年如此,总结一年的得失,做得好的,褒奖,做得差的,提醒。

    有人会借着这个机会获得机会,有人则会再度沉沦。

    韩老的目光首先看向了韩东方:“东方,你先来吧。”

    韩东方点点头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宴厅的正中间,韩东方是韩重风长子,而且为人稳重,城府很深,加上又在政府部门工作,平时气场就很强大,不少人已经默认了他下一代家主的位置,所以他一上台,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今年我工作表现受到了领导的肯定,前段时间金陵的一个项目开发是我全权把关,完成的不错,省里面已经下了通知,明年那个副字,就要没了。”

    韩东方的话中不无骄傲的说。

    哗!

    他话音落下,众人都是一阵惊喜。

    “大哥,正厅局级了?”

    韩北秋略带激动的说。

    韩东方淡淡一笑点点头:“还是领导看中父亲的威望。”

    韩重风笑了笑摆摆手:“东方啊,干的不错,这个光我就不沾了,我当官都什么时候了,而且也就是一个副省部级,你现在不到五十岁,还有十几年的时间,日后说不定能超越我。”

    韩东方毕竟是韩家最有可能的下一代家主,他的高度对韩家的高度影响最是直接,所以哪怕是韩北秋觊觎家主的位置,但是也深知自己这个大哥爬得越高,对自己以后经商越有利。

    毕竟,上面没人,下面难做事。

    啪啪啪。

    宴厅里面响起了掌声,韩东方心中自豪,连带着韩熙和韩雪儿也是满面得意,尤其是韩雪儿,时不时的看向韩青又看向韩南山,眼里的不屑一览无余。

    韩东方回到位置之后,韩北秋就自觉的站了起来,他本就身材臃肿,而且很早就谢顶了,和之前的韩东方一对比,气质就输了。

    此时,他的额头有几滴汗珠勉强的笑着说:“上一年旭日销售额是六千万,除开各项开支,营收是两千万”

    话还没说完,台下就已经有人嘟囔了。

    “不对啊二哥!上一年营收还有五千万呢,今年就知道掉了一半还多了?”

    “是啊二叔,我可是把自己公司的股份全部套现投到咱们家族企业上来了,结果就这点营收?那我能分红多少?我还不如自己做呢。”

    “老二啊,咋回事啊,二十年前交给你的时候咱们旭日的年收就几百万了,这二十年华夏高速发展,咱们那时候有点规模的家族现在最少都上亿了吧,怎么旭日到了你手上就这样了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站在台上的韩北秋脸色忐忑,他紧张的看向老爷子,此时的韩老皱着眉头,脸色很不好看。

    一大家子人都靠着旭日养活,韩东方毕竟是政府人物,在经济上不能施展拳脚,自己当时就想着把旭日留给老三的,结果老三自己跑了,只能给老二。

    结果,现在做成了这个样子,谁知道明年会是什么样呢?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奶奶摆摆手:“行啦,就不要数落老二了,他一个人打理这么大的家业容易么?你们只求着发财,北秋想的是让大家吃饱,他已经不容易了,你们就不要多说了。”

    韩青看着自己这个奶奶,无动于衷。

    上一世,她就十分喜欢二伯,而且对大伯也还可以,唯独对韩青一家不待见,尤其是母亲和父亲私奔了之后,她就更加反感自己一家了。

    韩青记得小时候,但凡有任何吃的,奶奶都会偷偷将自己的那一份藏起来留给韩熙他们,在这个奶奶手里,韩青没有感受到过一点温暖。

    见到老太太都发话了,众人也不好多说什么,韩北秋赶忙做到了老太太身旁端茶倒水,一脸的殷勤。

    大哥有老爷子罩着,自己的靠山就是老妈了。

    这个时候,韩老看向了韩南山,脸色柔和了下来。

    “南山,上去说说吧。”

    韩南山为难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站了起来。

    “让他上去做什么,一个种地的。”

    “就是,说了几千遍了让他把地给二哥,富春这个地方以后肯定是要划给杭城的,只要一开发,就是数不尽的利润,可是他偏偏不听,非要守着那些水稻。”

    “水稻一年到头能值几个钱,而且二哥还都把钱又花在了研究水稻上,听说上一年好像还是嫂子投钱才把苗买回来的也不知道都在做些什么”

    “不用汇报了,我们韩家丢不起这个人。”

    韩南山一站上台,就有不少人嘀咕,声音不大,但是也不小。

    韩老虽然心中不喜,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也希望这些话能触动自己这个老幺,让他回来接管家业。

    只是韩南山依旧挺直了腰板,开始认真的汇报,全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他身形消瘦,而且肤色因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缘故,也黑了很多,别说和韩东方比,就是和韩北秋比起来都显得穷酸了很多。

    可是韩青韩柳青和王丹珍都骄傲的看着他。

    别人说什么,他们都不在乎,这个男人,是全家的骄傲。

    “上一年,我的农产值翻了三倍,若不是因为年中大旱,甚至可以达到五倍,不过最终三倍也不错了,得到了富春县政府的表彰,而且杭城农业部门的领导也亲自过来考察,获得了杭城农业领导者的称号。”

    韩南山一字一句的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掷地有声,他所展现出来的,虽不是韩东方的稳重,也不是韩北秋的油滑,但却有一种真挚的朴实。

    这种感觉,整个韩家找不出第二个。

    但是没有人在听。

    只有韩老时不时的点头,甚至认真的做着笔记,还时不时的问两个问题,韩南山也都严肃的回答了。

    终于,韩南山的汇报也结束了。

    压抑,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他就这样安静的走了下来,仿佛世上最孤独。

    “说的头头是道,对韩家有什么用?”

    “就是,除了种地什么都不会,年年都亏本还说什么产值翻了三倍,钱呢?”

    “搞笑了,不知道他那股骄傲从哪里来的。”

    奚落声出现,此起彼伏。

    王丹珍和韩柳青忍气吞声,以她们两个的性子,若不是韩南山一直给她们使眼色,这两个女人早就把这里掀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孤单但却响亮的掌声响了起来。

    啪,啪,啪。

    韩青骄傲的看着自己父亲,满脸幸福的说:“我爸爸虽然薄利,但是他做的事情是善事,是为科学做贡献,不比大伯和二伯差。”

    他这话一说,众人都乐了。

    韩北秋摇摇头:“侄子啊,你的眼界太小了,这个世界要的是钱,不是什么科学?”

    韩浩也跟着说道:“没钱搞什么科学?哈哈哈,三叔,你该努力了,你看韩熙哥,现在都是副处级了,你连小辈都不如呢。”

    他们父子一说话,整个韩家都赶忙借着数落。

    万千嘲讽袭来,韩南山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闭着眼睛。

    他的身旁,王丹珍和韩柳青紧握着秀拳,每一个说话的人她们两个都会狠狠的望过去,可是终究寡不敌众,一家人仿佛处在孤岛一般。

    这个时候韩雪儿阴测测的看着韩青,不经意的一提:“对了,我听杭大的朋友说,好像小青这一次的期末考试,是倒数第四对吧?”

    倒数第四?

    刚才说话这么厉害,原来只是个倒数第四?

    “原来不是倒数第一,所以这么骄傲的啊。”

    韩浩马上笑着嘲讽。

    众人哄堂大笑。

    韩雪儿幸灾乐祸的看着韩青,心头大快。

    “土包子,现在知道什么叫差距了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