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爸,要不先回去吧,老三估计还得一会呢,外面凉。”

    韩北秋扶着老人殷勤的说。

    韩重风摇摇头,苍老的眼神一直望向远方:“我再等等,这次我孙子孙女都来了,我必须得守着。”

    听到韩重风这话,韩北秋的脸上闪过一抹嫉妒。

    “爸既然想等久再等等吧,不过最多二十分钟,再不来我架也得把您架回去。”韩东方皱了皱眉头说道。

    韩北秋翻了个白眼:“哥,还是你会说话。”

    韩东方脸色一冷:“老二,你什么意思?”

    韩北秋冷哼了一声:“爸站在外面,天气这么冷,老三什么时候到还不知道呢,全家人都等着他们一家四口,这是多大的架子啊,难道现在韩家当家做主的是他?”

    韩北秋这么一说,韩东方的心中也闪过了一抹不喜。

    是啊,爸太偏心了。

    自己回来的时候都不见他在门口迎接,可是老三竟然得到了这个待遇,明明是三兄弟中最没成就的一个,却得到父亲这样的重视,想不通啊。

    但是韩东方什么人物,这种情绪肯定不会表露出来:“老三每年都在外面受苦,怎么说也是咱们三弟,出来迎迎怎么了,你少说两句。”

    韩北秋冷哼了一声,谄媚的脸再一次心疼的看向韩老,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他的身上。

    韩东方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不动声色。

    一个娇艳的女孩走了上来,她皱着眉头不满的看了看远方:“爷爷,回去吧,外面太冷了,我心疼您的身体。”

    听到女孩说话,韩老的脸上总算露出了笑容:“雪儿啊,爷爷没事,再等会,待会你小青哥和小青姐就回来了,你也很久没有见他们了吧,肯定很想吧。”

    韩东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他很骄傲。

    韩雪儿一身雪白略显奢华的羽绒服,领口都是纯貂皮的,再加上一身干裂的气质,颇有一点英式女郎的味道。

    “哼,有什么好等的,他们要是知道心疼爷爷,就不会这么晚到,一大家子人都等着,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韩雪儿皱着眉头不爽的说。

    韩老的眉头皱了一下,但是终究没有说什么。

    因为韩老都出门迎接了,所以几乎韩家的人此时都站在门口迎着。

    抱怨声渐渐响起。

    不少人的眼中已经充满了不耐。

    终于,又是一刻钟过去了,路口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韩南山的额头都冒汗了。

    春节的高速公路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四五个小时的路程从早开到了晚,除了华夏真是找不到第二个地方了。

    当看到远远的站着一堆人的时候,韩南山的汗更多了。

    车子缓缓停在了众人的面前。

    “切,一辆小破车值得我们等这么久。”

    “就是,平常就是一排豪车来老娘都未必等一下。”

    “老三就是仗着老爷子宠他,他们这一家子都是这样,烦死了。”

    韩南山刚刚推开车门。

    这些声音就似无意似有意的传了过来。

    韩南山的脸上一阵尴尬,只能堆出笑容走到众人面前,他先是来到韩老面前歉意的说:“爸,路上堵车太厉害了”

    韩老轻笑了一下:“说这些见外话做什么,一家人等一等怎么了。”

    老人这话一出,一旁的韩北秋脸色暗沉了一下,他知道父亲对自己刚才的话有点不开心了。

    可是分明就是老三来得慢,怎么能怪自己呢?

    倒是韩东方拍了拍韩南山的肩膀:“回来了就行,一家人再斤斤计较就不好了,快进屋吧。”

    韩老赞许的看了老大一眼,韩北秋的脸色更不爽了。

    “爸。”

    这时候,王丹珍也提着一箱上好的保健品走了上来,身后站着韩柳青和韩青姐弟,两人的手上也提着各种大件小件。

    韩老满意的看着自己这个儿媳妇点点头,然后脸上满是慈祥的望着韩青和韩柳青。

    “青丫头和青小子回来咯,见了爷爷也不知道叫一声?”

    韩柳青立马笑了出来,走上前和韩青一人挽着韩老一只胳膊朝家里走去:“爷爷,瞧你说的,我和小青有多想您您知道么?”

    韩柳青的声音悦耳,她这么一说,韩老立马笑开了花,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看着韩南山一家人将韩老迎进屋,剩余的人脸色各不相同。

    有嫉妒,有不爽,有愤慨,有鄙视。

    韩雪儿走到一名男子的身后冷冷的说:“哥,这一家人真烦人。”

    韩熙轻笑了一下摇摇头:“妹妹,都是一家人,不要说那么多了。”

    说完,他转头看向一名金发碧眼的男子:“杰森,走吧,待会家宴就开始了。”

    杰森就是韩雪儿的外国男友,此时他走上来自然的揽着韩雪儿的腰露出大白牙:“知道了哥,进去吧。”

    韩雪儿脸上一红,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胸口。

    杰森朝着她挤了挤眼睛,手轻轻在她的臀部一掐,韩雪儿更是满脸绯红。

    韩熙看着眼前这一幕,心头有点不喜,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

    韩家老宅在梁溪城的郊区,当年韩家开始发家的时候曾经提议过将韩家老宅拆掉从新搬迁,后来被韩老强硬的拒绝了。

    将近百年的韩家老宅如今甚至已经成为了梁溪城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充满了江南小院特有的味道,如同苏城园林一般,同出一脉。

    走过几个水榭之后。

    韩家众人坐在了大客厅内。

    韩老让佣人将饭菜加热,众人暂且在大厅内闲聊。

    长辈们都坐在上堂,下面都是一些小辈,韩青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面,韩柳青早早的就被堂兄妹们拉走了,随然她想陪着韩青,但是无奈盛情难却。

    韩青低着头,喝着茶。

    孑然一身舒服的很。

    不过总是有一些敌意的眼光时不时的朝他看来,然后议论两句。

    韩老看了看满堂子孙,脸上红光满面,他大手一挥:“走吧,我们去旁厅说些家事,这里的就留给孩子们吧,我看咱们坐在这里,他们拘谨的很嘛。”

    说完,众人也是笑笑纷纷起身跟着韩老走了出去。

    一时间,整个大厅只剩下小辈了。

    这些韩家的第三代们大多穿着奢华,韩家虽不是名门望族,但也算是小有家业,而且能来参加家宴的,大多是韩家的宗亲,是韩家基业的直接受惠者。

    整个大厅,除了韩青之外。

    都是名牌衣服加手表,甚至随便一件首饰都要上万块。

    韩青简单的很,一身361。

    就这一身,还是韩柳青到家之后去富春县城给他买的。

    在一众国际品牌中,格格不入。

    不过韩青穿的很舒服。

    这些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有四人,一个就是韩柳青,她几乎吸引了全场一大半的目光,所有人都羡慕的看着这个已经散发出成熟味道的女人,虽然她今天只是穿了家常的冬装,但依旧成为全场最美的存在。

    而另一个,就是韩雪儿,她今天本来就打扮精致,再加上她言谈举止都很有异域的味道,配上身旁一直和她调笑的杰森,众人也时不时的朝她看去。

    而除了两个女生之外,还有两个男人。

    一个就是韩熙,作为韩家未来家主最有利候选人韩东方的长子,他本来就是韩家年青一代最优秀的存在,再加上他为人稳重,城府颇深,深得他父亲真传,自然是当仁不让的焦点人物。

    而另一个,就是韩浩,韩北秋的儿子,梁溪城有名的纨绔子弟,走上大街不少人都能认出来,仗着父亲是韩家商业这一块的掌舵人,他从不愁钱,身前身后总有不少人围拢。

    而这四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都是韩家当代家主韩重风的直系子孙。

    当然,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韩青。

    除了冷眼,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了。

    韩家的家业几乎都在苏省,只有韩南山一家二十多年前离开了梁溪城去了浙省一个小县城,尤其是韩青,和韩家的交集更少,陌生一些也是正常。

    “青姐,在沪市还顺利么?”

    韩雪儿瞪了一眼还在抓自己小手的杰森,然后转过头冲着韩柳青笑着说。

    韩柳青早就注意到两个人一直在打情骂俏了,怎么说这也是家族聚会的场合,还是比较严肃的,这样闹来闹去终究不好。

    自己这个妹妹,被国外的那些思想搞得太开放了。

    “还行吧,生意嘛,有顺风有不顺风的时候。”韩柳青轻声说,然后假意看了一眼杰森,提醒韩雪儿注意一点。

    不过后者显然不在乎,她水嫩的小嘴:“当初我就跟你说了,答应大卫的追求,大卫家的家产不比咱们韩家而且还是外国人,以后可以定居国外,多好,你偏不听我的话,现在这么辛苦帮忙,图个什么?”

    说着,她满意的看了看杰森然后对着韩柳青说:“女人啊,还是要嫁个好男人,这才是最重要的,拼搏?有什么用呢?外国男人有情趣,不知道比国内的土包子强多少。”

    韩雪儿说话的声音不算不少人都脸色尴尬,只是也不敢多说什么,韩雪儿的父亲是韩东方,而且听说这个杰森家在他们国家也是个小家族。

    在场的,没人敢惹。

    只有韩熙眉头皱了一下,回眸看了韩雪儿一眼。

    不过韩雪儿全不在意冷哼了一声,鼻孔都要上天了。

    “我说错了么?外国男人就是好啊,长相,性格,脾气,家世,甚至是那方面,哪里不让人身心舒畅?”

    韩雪儿这样想着就骄傲的抓住了杰森的手。

    她这一次回来,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以后,她要嫁到国外。

    韩柳青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韩雪儿的话,大厅内一时间安静了不少,见到自己似乎把气氛弄冷了,韩雪儿也不管,她瞥了一眼韩青,心中狡黠一跳。

    “喂,韩青,你为什么不过来和我们说话?”

    说着,她轻哼了一声:“怎么几年不见,是不是发现跟不上我们了?落伍了吧。”

    韩青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抬起了眼,他坐在角落舒舒服服,谁想和你说话?

    但是这表情看在韩雪儿的眼中就是嘲讽,她心中怒意顿起:“怎么?你不爽我?难道我说的有错么?”

    说完,她直直的看着韩青,等着他的回答,只要他回答不顺自己心,自己就要让杰森好好的教训他。

    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差距,刚好也让所有人知道,自己多么娇贵,不是他们能够比的。

    韩青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他放下茶杯摇了摇头,叹息道:

    “以前我就觉得你价值观有问题,现在怎么更恶心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