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韩青开门进来的时候,莫心寒正拿着一个刀片在自己的手腕上划。

    已经是第三道了。

    鲜血一滴滴滑落,汇聚成娟娟的血溪。

    哪怕韩青的开门的动静依旧没有中断莫心寒的动作。

    刀片扬起,再一次轻轻的朝着手腕划去。

    韩青抬起手凭空一握。

    刀片坠落在地。

    莫心寒怔怔的转过头看着韩青,眼中布满了吃惊,她知道韩青不同寻常,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隔空取物的手段。

    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呢?

    “韩先生来了。”她轻声说,腕上的血还在流淌。

    韩青皱了下眉头走到了她的身旁,在她诧异的眼神中,将手放在了她的手腕上,握住。

    莫心寒只觉得手腕一阵冰凉,当韩青松开手的时候,伤口已经愈合了!

    完好如初。

    “怎么回事”莫心寒痴痴的说。

    韩青轻笑了一下:“小把戏。”

    莫心寒心头震撼,但也快速的恢复平静,她看向韩青:“刚才你都听到了?”

    韩青点头。

    莫心寒皱了下眉头,韩青看到她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那一件睡衣,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体香,紫色加女人的香味,又是她的闺房,韩青也有几分不自在。

    莫心寒似乎也觉得此时两人有些过于亲密,脸上浮现几抹红晕。

    “我可以帮你。”

    韩青突然出口。

    莫心寒一愣:“帮我?”

    韩青点点头:“没错,我可以帮你对付那个穆家。”

    莫心寒心中震惊,他怎么知道穆家,难道说刚才电话里自己那个无良哥哥的声音他都能听到?

    “韩先生,你知道穆家的能量么?”

    莫心寒摇摇头说道。

    韩青浅笑了一下:“你了解我的能量么?”

    一脸宝蓝色的迈凯伦跑车停在了城堡的外面,如同黑夜中的蓝色鬼魅一般。

    穆晨云施施然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和福伯有几分相似的老头,同样佝偻着腰,但是脸上却满是阴鹜。

    “少爷,真的进去么?”老人再一次问道。

    穆晨云身子瘦高,脸上有着病态的苍白,尤其是他虚浮的双眼泛白,在黑夜中如同鬼魂一样。

    “当然进去,都已经到这里了,这个小婊子真以为自己能躲到老?”说着,他拍了拍衣袖朝着里面走去。

    老人赶忙跟上。

    只是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黑夜中,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

    “福伯。”

    看着严阵以待站在门口的老头,穆晨云唤了一声。

    福伯如临大敌,原本今天是年三十,好不容易又将韩先生叫来,想着说不定今天小姐会开心一些,也能过个好年。

    但是,这个畜生怎么来了?

    “穆晨云你怎么还好意思来!”

    “盛福!叫少爷!”

    穆晨云身后的老者高喝一声,福伯苍老的容颜看向穆晨云的身后:“盛寿!你还在冥顽不灵么?当年老爷闭关的时候就说过,宗家的继承人是小姐,当时你也是在场的,可是现在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助纣为虐!”

    寿老狰狞的笑了一下:“识时务者为俊杰,老爷在北方闭关十年了,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如今的穆家是二老爷当家,是你冥顽不灵,时代再变,少爷才是穆家未来的希望。”

    听到自己哥哥这么说,福伯心中愤慨,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

    寿老师一挥手,自己就不自觉的被拍到了一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走进了大厅。

    “小姐!跑吧!”

    福伯万念俱灰的朝着大厅呐喊。

    回音绕梁,大厅空无一人。

    穆晨云环顾了一下四周大笑着说:“心寒,不要躲了,哥哥来了。”

    福伯吞了吞口水紧张的看了看二楼,他多么希望此事小姐已经呗韩先生带走,那样,至少老爷一脉还能留下根,自己这些年的希望,也算留了下来。

    可是,当他看到房门打开,莫心寒静静的走出来周,脸上一阵绝望。

    跟在莫心寒身后的,还有韩青。

    福伯的脸上闪过一丝希望,他知道韩青不是一般人,可是,就算是他面对自己的哥哥,有胜算么?

    这样想着,福伯担忧的看着穆晨云身旁的老人。

    莫心寒眼中忌惮的看着楼下的男人,她的身子都有微微的颤抖:“穆晨云,你来做什么。”

    穆晨云没有直接回答莫心寒的话,而是眼神看向了她身后的男人,眼中闪过一抹异彩,随即他大笑了出来:“妹妹,原来你是金屋藏娇啊!我说怎么不想哥哥呢,有了新欢啊。”

    莫心寒脸色一寒:“穆晨云闭上你的狗嘴!”

    但是穆晨云却丝毫不惧,只是笑看着韩青:“啧啧,兄弟眼光可以啊,我妹妹看起来外放,其实内里可矜持了,就是不知道她为什么看上了你据我所知我妹妹的爱好可不一般呢。”

    “穆晨云!”

    莫心寒接近嘶吼了出来,终于让穆晨云闭上了嘴,只是那嘴角得意的笑让人心烦。

    白皙的小手上细细的青筋一根根爆出,莫心寒咬着唇盯着穆晨云:“你到底来做什么?”

    穆晨云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自顾自的泡了一壶茶,尝了尝味道之后闲适的说:“爸在哪。”

    一句话,莫心寒的脸色大变,随即就是彻底的绝望。

    “穆晨云,你想做什么?”

    她一字一句的说。

    穆晨云疑惑的看向莫心寒:“我想干什么?你猜啊。”

    莫心寒缓缓摇头:“穆晨云,穆家,真的要毁在你的手里了。”

    穆晨云翘起了二郎腿:“不不不,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可是穆家的中兴之主。”

    说完,他摆摆手,身后的寿老朝着楼梯走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福伯赶忙冲了上来:“阿寿!你要做什么!这可是小姐!”

    寿老只是一抬腿,砰地一声福伯就跪在了地上,嘴角露出了血迹,他脸色死灰,明白此时已经无力回天了。

    寿老依旧在一步步的朝着二楼走去。

    咚咚咚。

    脚步声沉稳。

    莫心寒死死的看着沙发上的穆晨云:“难道,你要弑父?”

    穆晨云喝了一口茶,嘴角挂着一抹弧度,叹息了一声:“斩草要除根,如果他不是,等他出关了之后必然还要扶你上位,虽然你现在将穆家拱手给我,但是只要那老东西一回来,以他那时候的实力,穆家谁还能拦住他?”

    说完,他无奈的摇摇头:“唉,可惜了这段父子之情啊。”

    话中有可惜,但是脸上丝毫不见可惜。

    莫心寒急促的呼吸着,她被遮掩在长裙下的胸口不断的起伏着,看着渐渐逼近自己的寿老,她颤抖的说:“难道你们真的要赶尽杀绝么”

    啪啪。

    穆晨云拍拍手站起来长舒一口气:“我怎么舍得杀你呢,还没有好好的闻闻你的味道呢,只要你告诉我那老东西的闭关之地,我肯定留着你,而且,还会好好的养着你,让你享受”

    说着,他猥琐的看向莫心寒的身子。

    “不论物质上,还是身体上,我都让你满足。”

    说完,他淫荡的笑了出来。

    莫心寒的身子不断的抽搐着,看着已经走上了楼的寿老,她茫然的后退了一步。

    这时候,一双手抵在了她的后背。

    掌心的温暖传来,韩青的声音淡淡响起:

    “别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