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年三十,一家人终于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小小的平方里面,四周荒无人烟,有的只是韩南山的荒地,但是一家人在这里,却感受到无比的温馨。

    席间,父亲问了韩青的成绩,韩青说出了自己倒数第四的现实。

    韩南山无话可说。

    倒是王丹珍满不在乎:“我们家小青本来就不应该听你的话学什么历史,以后家里一个种地,一个挖地,还得了?”

    韩柳青在一旁掩着嘴笑了起来:“妈,你说话真逗。”

    韩南山一脸的无奈,发现在家里面全是自己的对头。

    其实他的本意也是希望家里能再出一个搞学问的人,当初也是难得展现了一次一家之主的威严,力排众议的让韩青报了历史系。

    现在看来,情况不是很妙啊。

    “以后小青毕业了,还是要来我公司接我和他姐姐的班,慢慢锻炼,以后起来了我和柳青也不用在外面奔波了。”王丹珍欣慰的说,她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韩南山沉默了一下:“这些年,辛苦你们娘俩了。”

    他知道自己一根筋,非要研究粮食,为此让京城的王家看不起,这么多年了,自己的妻子再也没有回过娘家,风风雨这些年,她们受了多少委屈?

    王丹珍看着自己的丈夫,心头紧了一下,自己不应该这么说话的。

    “瞧你又这样,我说过了,我们娘俩愿意,而且你问问柳青,她是不是最佩服的就是你。”

    韩柳青马上柔声看着父亲:“爸,你就不要多想了,人各有志,一门事情做好了就是英雄,更何况你做的还是造福所有人的事情,爸,没有人比你更让我骄傲了。”

    韩南山是没钱。

    甚至性格沉闷,为人死板。

    但是王丹珍爱的就是这个男人,不论对待感情还是事业,专一,认真,尽其所能。

    一家人的主心骨,永远都是父亲。

    韩青温暖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就是家。

    嗡嗡嗡。

    就在这个时候,韩青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下,一个陌生的号码,一家人看到他有电话,都安静了下来。

    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韩先生吗?”

    韩青知道来人是谁了。

    “什么事?”

    老人那头沉默了一下,似乎有些为难:“先生,今天年三十,我给您拜个年。”

    韩青轻笑了一下:“谢谢了。”

    说完,韩青就准备挂断电话,但是那头老人急忙接着说:“先生不知道您今天有时间吗?”

    韩青一愣看了看眼前的一家人:“没有。”

    听到韩青的话,老人明显失望了,但是过了一会,他还是颤颤巍巍的说:“先生这些年了,您是我见过的小姐带来的第一个朋友别人我也不认识,自从小姐离开宗家之后,每次过年都是我们两个,现在小姐一个人在房间,我让她下来吃年夜饭她也不迟先生,您要是能抽出时间的话”

    韩青无动于衷。

    不过一旁的王丹珍猛的将电话抢了过来:“老人家,你等着,我待会就让这小子过去。”

    说完,她爽快的挂断了电话。

    韩青决定以后一定要换一个质量好一点的手机,至少接电话的时候只有自己能听到。

    王丹珍放下手机瞪了韩青一眼:“你这小子就是不通人情!人家爷俩在一起容易么?不就是过年一起去吃个饭!我刚才都听到了!那姑娘谁呀?长得怎么样?要是还可以的话”

    “妈。”

    韩青不得不阻止王丹珍继续说下去。

    王丹珍撇撇嘴:“我不管你那么多,家里我和你姐你爸在就行了,你去陪陪人家!都是富春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串个门也是应该的!”

    说完,王丹珍大手一挥,韩柳青就把韩青推了起来。

    “去!”

    母女俩异口同声的说。

    韩青求助似的看了一眼父亲,后者吃饭正香。

    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又一次来到了这座孤堡。

    到了冷清大门的时候,老管家已经满怀期待的站在门口等着了。

    看到韩青走了过来,福伯的脸上满是激动,他快步迎了上来:“先生,您来了。”

    韩青轻轻点点头,福伯就赶忙在前面带路,一边朝小城堡走去,韩青一边朝着外边漆黑的夜色望去。

    微不可觉的点点头。

    黑暗中的人影缓缓退了下去。

    进了城堡,冷清还是冷清,但毕竟是年三十,福伯在大厅添置了不少喜气的东西,长长的桌子上有各式各样的水果,十几道菜也非常的精致,甚至不少地方还挂上了红条象征喜庆。

    只是,空无一人。

    喜庆,又给谁看呢?

    福伯赶紧招呼韩青坐了下来,然后冲着二楼大喊:“小姐!韩先生来做客了!一起下来吃年夜饭吧!”

    说完,他朝着厨房奔去,原本蹒跚的脚步都轻盈了几分,少许之后,就端着几道新菜走了出来。

    “先生,要不你上去叫叫小姐?”

    见到莫心寒依旧没有下来,福伯为难的说。

    韩青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然后朝着二楼走去。

    当到了莫心寒门口的时候,他站住了。

    房间里面传来了她打电话的声音。

    “你不要来,我不想看到你。”

    凭借着惊人的耳力,韩青可以听到和她通话的人的声音。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妹妹,这么多年了你也不回家,搞得外人以为我把你赶走了一样。”

    一个语气中带着戏谑的男人声音。

    “难道不是么?你好意思说自己是我的哥哥?”

    莫心寒的声音冰冷,没有丝毫的感情。

    “呵呵,心寒,别以为你改了姓就不是我们穆家的人了,莫心寒,穆心寒,还不是一个人,妹妹,等着哥哥,啧啧,想想那天隔着纱帘看妹妹曼妙的身子,哥哥就心痒难耐呢!”

    莫心寒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求你了,不要来好么?我已经离开这么多年了,我不会再干预穆家的事情了,难道你真要赶尽杀绝么?”

    “怎么能这么说呢,兄妹做不成,做点其他的也是可以的嘛。”

    说完,男人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嘟。

    莫心寒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似乎成为了一个木头人。

    韩青站在门外,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穆家?

    再想想之前福伯说他和莫心寒就是从沪市来的。

    那这个穆家,是不是姐姐口中对母亲公司动手的那个穆家呢?

    微微摇头,韩青的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咚咚咚,他轻轻敲响了莫心寒的房门。

    房间里一丝声响都没有,韩青皱了下眉头,手上一阵银光闪烁,房门自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