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什么会突然说钟表。

    莫心寒疑惑的看着韩青。

    “能吗?”韩青再一次问道。

    老管家看了看莫心寒,后者沉默了一下点点头。

    老管家得到指示就准备去取。

    “我来就行。”韩青轻声道,然后手一挥。

    钟表就悬浮了起来,朝着韩青飘来。

    莫心寒脸色一紧,就不再说话了,而老管家也是面上吃惊了之后沉默了下来。

    韩青看着两人的神情心下了然,果然,他们接触过修炼之人,否则见到这一幕,若是普通人的话早就已经惊呆了。

    将钟表拿在了自己手中,韩青看向了两人。

    “莫小姐,听我一句,有些人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可靠。”

    莫小姐坐在沙发上,长长的落地流苏裙遮挡不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但是此时的她,却更加消沉了。

    老管家走到了莫心寒的身旁,苍老的脸上满是心疼的表情。

    虽然自己只是一个佣人,可是,他从小就是看着心寒长大的,心里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孙女,她的命有多苦,他最清楚。

    “小姐。”老管家低吟了一句。

    莫心寒摆摆手看向韩青:“先生,不送了。”

    韩青沉默了一会点点头,就朝着外面走去,莫心寒递给了老管家一个钥匙之后,后者马上跟着韩青走了出来。

    关上大门,庭院里面只有韩青和老管家两个人。

    冷风吹,冬意浓。

    将一辆吉普开出来之后,老管家将钥匙递给了韩青:“先生不要介意,小姐就是这个脾气,她从小就多灾多难,如今这个样子也不怪她”

    韩青无所谓的摆摆手:“她什么样子我管不着,我已经好意提醒过了。”

    老管家叹息了一声看向漆黑的天空,眼中有几分怅然:“先生,可否耽误片刻。”

    韩青点点头。

    小城堡的后院。

    老管家将泡好的茶端了上来,茶叶冲的很讲究,贵族一样。

    韩青轻轻抿了一口:“说吧。”

    老管家就算是坐着也是弯着腰的,虽然韩青只是一个学生,但是他依旧给予尊重。

    “先生,救救我们小姐吧。”

    老人低声道,说完,眼角就已经湿润了。

    韩青沉吟了一下:“就因为刚才你看到我那一手就断定我有这个能力?而且,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对手是谁,凭什么?”

    老管家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先生,老朽今年七十三了,眼界总还是高一点,小姐她不懂的事情,我多少明白一些,您的实力,很强。”

    “强到足够战胜你们的对手么?”韩青挑了挑眉毛。

    老管家犹豫了一下:“实话说,我不确定,但是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小姐早就已经放弃,但是我却不忍心让她放弃的机会。”

    不确定?

    韩青皱了下眉头,心里对这件事情有了兴趣。

    夜风吹,老管家开始说起了故事的始末。

    原来这莫心寒本来沪市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但是后来她哥哥回来之后就失宠了,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委屈,她独自一个人去了浙南,似乎结识了什么贵人,之后就回到了富春开了这个豪车俱乐部,但是人却日渐消沉了。

    至于是什么大户人家,又结识了浙南什么人,老管家并没有多说。

    但是韩青知道,问题的关键,就在这个大户人家和浙南。

    老管家说完之后殷切的看着韩青:“先生,我看得出来,小姐对您不一般,以往,她从来没有将人带回家过,但是这一次她把您带回来了,足够说明一切了。”

    韩青很想说,其实只是因为她看到了自己飙车。

    “我不喜欢多管闲事。”韩青淡淡的说。

    老管家心头一凉:“先生,难道您不是小姐的朋友么?难道您愿意就这样看着小姐沉沦么?”

    韩青看得出来,这个老管家是真的疼爱莫心寒。

    可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如果说他们能够告诉自己那个钟表内的符文以及莫心寒项链中的符文来处,自己也许还感兴趣,但是既然他们躲躲藏藏,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还是那句话,天下可怜人都要自己来救?不可能。

    看到韩青的脸色越来越淡漠,老管家的心也开始沉了下来,他最后看了韩青一眼:“先生,如果您愿意帮小姐的话,您能得到的远比你想象的多。”

    韩青轻笑了一下:“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老管家摇摇头,但是眼中有一抹自信:“我虽不知道先生想要什么,但我知道如果先生帮助小姐从新走出来的话,得到的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听到这里,韩青站了起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小城堡二楼的位置,那里,一片漆黑。

    但是他能看到,一双眼睛正紧紧的盯着自己。

    莫心寒心头一跳,借着下面的灯光,她能看到韩青和福伯交流,但是韩青突然的一抬头,还是让她惊到了。

    难道,他看到自己了?

    这么深的夜,自己的房间一片漆黑,他怎么知道自己站在这里的?

    韩青看着窗前和自己对视的莫心寒,他看到了她眼中的彷徨,片刻之后,韩青收回了目光。

    “福伯。”韩青低声道。

    老管家赶忙应声。

    韩青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吧。”

    留下了电话之后,韩青就开车离开了莫心寒的孤堡,走的时候,他依旧能够感受到二楼的目光。

    有期待,但是更多的是迷茫。

    自己终究还是留了电话,其实还是因为那两个符文。

    若是寻常符文的话,韩青未必会在乎,但那符文虽然简单,但是却暗含着一些规律,通常这样的符文都是前人流传下来的符文。

    地球上可能有不少修道之人都可以做出符文,但是这些符文每一道都会不同。

    只有传承于一个宗门或者家族的人才能做出相同印记的符文。

    而那钟表和项链中的符文,都有相同的印记。

    这就让韩青有点重视了。

    传承,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就像是人类的繁衍生息一样,修炼也会有这种形式。

    如果地球上真的有修炼的传承的话,那么自己之前对地球如今修炼的现状推测就要完全推翻了。

    灵气是会越来越稀薄。

    但是连绵不断的传承却能在这种情况下最大限度的保持一个家族或者一个宗门的修炼能力。

    偶尔一两个天才出现不足为惧,因为他们死了就死了,关于他的能力,也就灰飞烟灭了。

    但若是古老宗门或者家族的传承至今,那么他们所拥有的能量就需要成倍翻了。

    一代代人的修炼经验,足够抵消灵气消散带来的负面影响了。

    在三千世界,韩青见过不少比地球还要稀薄的地方依旧存在着顶级的高手,他们依靠的就是万年甚至十几万年连续的传承。

    地球也许没有这种时间跨度的传承,但现在这种现状,如果有超过两三百年的传承,就足够惊人了。

    甚至,一个顶尖的宗门或者家族的传承中,出现寿命超过百岁,两百岁,甚至从千年前活到现在的高手,都有可能!

    这就是延续传承的力量。

    “如果是这样的话,地球上会不会有曾经的修炼之人活到现在呢?”

    韩青开着车,心头疑问陡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