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韩青干脆的点头。

    莫心寒一愣,她没有想到韩青竟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这一下,她有点迟疑了。

    难道之前他的高冷都是装的?早就已经被自己蛊惑了?刚才只是为了引起自己的好奇,现在见到自己上钩了就准备收了?

    韩青看到了莫心寒脸上的纠结,他倒是不在意,之所以答应她,完全是因为她颈上的那一条项链。

    充满灵气的项链。

    从外面看这个项链并不出众,甚至配不上莫心寒这样身家的女人,但是韩青却知道,这条项链挂着的那颗玉石,里面有一道符文。

    很简单的符文,但是普通人绝对做不到。

    地球上的武道中人也不做到,唯一能做到的,只有所谓的修道人士。

    这么看来,这个莫心寒必然是和修炼之人有牵连。

    别的事情韩青不上心,但是到了修炼上面,他比谁都上心。

    此时,莫心寒也终于又恢复了这种落落大方,她冲着韩青巧然一笑:“多些先生赏光了。”

    当下两人再度上车,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去。

    当车子停在这栋别墅前面的时候,韩青四周打量了一下,对这个莫心寒有了几分好奇。

    这栋别墅的四周,再没有任何的建筑,而且甚至通往这里的路都没有,刚才莫心寒可是开着的她豪车从荒地上过来的。

    四周,也是荒无人烟,只能看到远处影影绰绰的山峦,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韩青前世在富春生活这么久,还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先生怕了?”莫心寒将车停好之后笑着说。

    韩青摆摆手:“那倒没有,只是这么多年了一直不知道这里竟然还有一动别墅。”

    莫心寒解释了一下:“其实这里之前确实是一块荒地,甚至比秋山还要荒凉,但是我这个人喜欢安静,就把这块地要了下来,改了个房子给自己了。”

    性子冷就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过了吧。

    不过韩青也没有多说什么跟着莫心寒走了进去。

    别墅装修是欧式风格的,不论是外观还是里面,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小型的城堡一样,就算是富春地价不如杭城,但是这一套小城堡下来没有几百万绝对是搞不定的。

    站在门口,莫心寒输入了密码,门自动打开。

    黑暗笼罩了过来,房子里面的风格是古老的欧式城堡风格,甚至还有火炉在燃烧,韩青跟在莫心寒的身后,看着身前这个穿着**的女人,对她更加好奇了。

    “小姐,您回来了。”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头走了上来。

    当看到韩青之后,他愣了一下但是脸上有几分喜色:“小姐,这是您朋友?”

    莫心寒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俱乐部的朋友,天晚了我就想着让他过来坐坐。”

    老头苍老的脸瞬间被喜悦布满,他赶忙热情的招呼韩青坐下,然后兴奋的去准备各种水果。

    坐在松软的沙发上,韩青环顾了一下四周。

    冷冷清清。

    如同古老荒废的城堡,虽然高贵,但却没有任何人会来。

    莫心寒上了二楼换了一身装扮走了下来,睡衣。

    长长的拖地紫色流苏睡衣,上好的缎料看起来柔滑无比。

    这个女人真百变,韩青在心里想到。

    刚才还**似火,但是转眼间穿上这件睡衣,端庄大气中又带了几分冷傲。

    虽然和美邻居比起来还有差距,但是气质已然不同。

    她含笑看着韩青来到了沙发前,转了个圈:“好看吗?”

    韩青客气的笑了一下:“不错。”

    莫心寒心中一阵失望,这个男人深的向海一样,她能够看出来自己这一身装扮没有让他的眼中起一丝波澜。

    自己是比不上刚才那个女人。

    但是,自己有这么差么?这世界上哪一个男人见到自己这样,能眼不闪心不跳?

    莫心寒的身材很好,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了,魔鬼身材用在她的身上很是恰当,再加上那张魅惑并且清冷的容颜,很容易让男人的荷尔蒙躁动,进而想要征服。

    不过可惜眼前坐的是韩青。

    见过了无数美丽女子的韩青。

    对于他来说,长相并不重要,三千世界的神女玄女们拥有最顶级的修为,自然容貌上面也是天下少有。

    但是韩青从来不会多看一眼。

    他看中的,是心。

    老管家弯着腰端着盘子走了上来,当他看到莫心寒竟然换了一件衣服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惊喜:“小姐,先生,吃点水果,这还是前两天我出去时候买的,家里从来没有客人,所以品种不多,先生不要怪罪。”

    韩青摆摆手:“客气了。”

    三人一时沉默了下来,莫心寒低着头没有说话,韩青则是闭着眼睛,而老管家不时的看看韩青,看看莫心寒,心里焦急。

    小姐的脾气他最清楚,这么多年了,她没有一个朋友,自从离开了宗家之后,她就彻底的将自己包裹了起来,在外人看来,她开了一个豪车俱乐部,每天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而只有老管家自己知道,每天深夜她一个人在客厅抽烟的场景。

    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子,就这样颓废了。

    如今,一个男人第一次来到了她的家,老管家能不高兴么?

    “先生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老管家卑微的问,但是有几分慈祥。

    韩青轻声道:“我还是学生。”

    学生?

    老人一下子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想了想,学生就学生吧,只要小姐喜欢,能够打开她的心扉,什么都不重要。

    老人轻咳了两声:“先生我们家小姐性子”

    “福伯!”莫心寒猛地出声打断了老人的话。

    福伯叹息了一声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莫心寒则是皱着秀眉不再言语。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竟然主动带了一个陌生男子回家,这是她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

    在外面,她每天都有跟各色各样的男人交集。

    有的男人看中了她的身子。

    有的男人看中了她的长相。

    有的男人看中了她的背景。

    每一个男人,她都在玩弄,但是从未有一个男人,真正的靠近过她。

    但不明是非的人,依旧说她水性杨花。

    “也许我真的是荡妇吧。”她心中暗叹了一声。

    黑暗中,借着炉火的光,她偷偷看向韩青。

    “我为什么带他回来了呢也许是因为他的车技吧。”

    她在心中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烛光闪耀,老人削好了两个苹果,递给了莫心寒和韩青。

    莫心寒摆摆手,她没有胃口吃。

    老人期待的看着韩青,希望他能尝一尝,化解一下此时的尴尬。

    但是韩青却站了起来,突然的。

    “先生”老管家以为韩青要走,心头大急,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小姐的朋友,难道就这样被小姐冰冷的性子吓走了么?

    莫心寒也是心中一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中暗叹自己今天实在太反常了。

    “那个钟表,能不能取下来让我看看。”

    韩青默然指着火炉上方,挂在墙壁上的那台老式摇摆钟表。

    滴答,滴答,滴答。

    钟表摆动,莫心寒和老者却一脸的茫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